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急症室

作者:林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315      更新:2020-03-08

       深夜,H城某醫院的急診室內燈火通明,人流不減;與白天毫無分別。

       H1N1流感高峰期間,進出醫院的人,誰敢不做好準備?患上急性病人或意外受傷者都在家人陪同下﹐無奈的等候著。一副副戴上口罩的面孔,露出一雙雙無助﹑焦慮﹑空洞﹑無奈的眼睛。

       凌晨兩點多,醫護人員從救傷車上推出一名躺在臨時病床上的男人,尾隨著的是一名中年婦女。中年婦女匆忙到急診室四號窗登記好入院手續後,也加入惶恐﹑焦急的等候行列。

       只見她面色蒼白,弱不禁風,憔悴且虛弱;極有隨時暈倒的可能。

       ‘老婆,快點叫護士!快點!我…我…受不…不了…’男人滿頭大汗的喊道。

       ‘你拿的是急診3號,很快會輪到你了!’ 他的妻子在旁安慰道。

       ‘我實在…受不…不了…’

       男人又急躁的喊叫… 他滿臉通紅,癱瘓無力的雙腳,此刻卻在病床上來回搖擺﹑抽搐。

       他不斷輾轉呻吟,浮躁得如熱鍋內的螞蟻,妻子在旁愛莫能助﹐憔悴眼神一直盯著他!

       身經百戰的夜班男護士看了卻無動於衷﹐不久,他輕描淡寫的喊道:‘3號,跟我來!’

       男人不久被安排住進外科病床13號。

       急診室又來了一名中年男人,他雙腳浮腫。一名少婦隨後,旁邊還有個十來歲男孩。

       男人看來很沮喪,少婦卻滿面不悅;男孩在旁無助地看著父母。

       少婦對男人沒好氣地說:‘怎麼了?你又不是第一次來急診室,自己去登記吧!’

        ‘我…我疼得受不了…’男人眼睛往下望著自己那雙黃腫腳,面有難色,喃喃自語。

        ‘媽媽,爸爸一定是疼得走不動了,你就幫他登記吧!’小男孩央求著媽媽。

        ‘哼!他活該,他疼?他去花天酒地時,不知多開心快活?!’少婦悻悻然道。

        ‘老婆,求求你,這裡大庭廣眾,你就別數落我好嗎?’男人自卑的眼神中流露出無盡的痛苦與難受。

       見慣不怪的夜班男護士看了,仍然無動於衷。不久又喊道:‘5號,跟我來!’

       男人不久被安排住進外科病床14號。

 

       手術室內一片青﹑白光﹐醫生﹑護士都穿上綠長袍﹑戴上帽子﹑白色口罩與病人蒼白的臉色互相輝映… 麻醉師叫了兩位病人名字﹐確定他們清醒後﹔再分別替他們注射了一針,兩人馬上失去知覺。儘管他們的思想還在活動著...…

        13號病人是的士司機,要動的是膽結石手術。過去幾年,他經常因接載客人而喝了比一般人少的水。

        14號病人是地產經紀,要動的是肝硬化手術。過去幾年,他總是因應酬客人而喝了比一般人多的酒。

        兩小時後:兩位病人均被推出手術室。

 

         三天后:

        13號病人離開醫院,他的妻子眉開眼笑﹐匆匆趕往出納處繳交住院費去。

        14號病人也離開醫院,他的妻子如釋重負,領著兒子匆匆趕往殮房去。

        十年後﹐地產經紀的兒子成了A市某醫院急診室的見習醫生。

         當年  14號病人的去世﹐改變了他的一生﹗

 

阿兆賞析﹕

       在現代社會,人好像很自由,但實際上,多數人為求兩餐一宿,自覺或不自覺地在特定的職場中打滾﹔生活形態被潛移默化了。作品中兩位病人,患的都是職業病。司機老老實實地工作,盡一己的責任,自然獲得家人的愛護和尊重。經紀為追逐豐厚的佣金而沉溺於燈紅酒綠中,不僅賠上了性命,也失去了親情。人雖然會受到生活環境的制約,但畢竟還可以選擇較健康的生活方式,只要不作金錢的奴隸便成了。作品以急症室作場景,展現兩對夫妻瞬間的情態,帶出了人生的哲理,正是微型小說慣常的筆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陨落的六芒星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