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学漫笔

首页 > 评谈 > 文学漫笔

朴素的物语与灵韵的乡土

作者:房伟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454      更新:2020-08-27

 

       在当下文坛,乡土散文不是一个很好驾驭的文体。过于用力,难以引发情感共鸣;过于轻松,则流于趣味,缺乏深刻。郭立泉的乡土散文很好解决了这些问题,他笔下那些乡愁、乡恋,都转化为具体可感的形象与故事,既有丰富的文字趣味,又有意味深长的深刻主题。散文集《黄河口的庄稼》就是这样一部佳作。

       郭立泉眼中的庄稼并非静默植物,它们每一样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感情。它们像人一样以各种美丽的姿态存活于世,拥有众多美好的品德,在它们影响下,农人们也练就了吃苦耐劳、善良仁义等精神。在《我数数你长了多少只耳朵》《深埋在地下的诱惑》《蛙鸣一直喂着我的耳朵》等篇章中,我们感受到庄稼的“牺牲”精神给农民带来的物质满足,从而获得简单而真挚的温情,姐姐的关爱、嫂子的能干以及她们和庄稼之间的深情厚谊,这些都是再多的物质换不来的。通过亲身体验和细微观察,作者将乡间的野趣、庄稼的特性和人的经历结合起来,谱成了一曲动人的大地之歌。

       《黄河口的庄稼》具有一种朴素之美。有段时间,散文热衷以繁复晦暗的隐喻与不可言说的象征来表现乡土主题,但乡土散文即如乡土本身,表现朴素的含义和直击人心的共鸣,大概更能激发人们对乡土散文更大的阅读兴趣。但朴素不等于鄙陋,简约不等于简单。《黄河口的庄稼》中,那些小麦、大豆、高粱都被作者以生命的名义,赋予了诗意的灵光。郭立泉用朴素的文字切入土地深处的苦痛与快乐,怀着敬意与庄稼对话。他以朴素平等的眼光去看待这些五谷杂粮,有时把他们当作温暖的母亲,如《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暖我一生》,有时又把他们当作倾慕已久的爱人,如《沟边》,这一切都来源于庄稼与人类之间的朴素共情。

       郭立泉擅长描写庄稼,仿佛丹青高手,笔笔精致,将种种庄稼刻画得栩栩如生。他又有着知识考古学般的“博物”趣味,从《诗经》《山海经》《博物志》到《昆虫记》《物种起源》,他求本溯源地寻找大地上的事物的前世今生。作家选取的独特视角也为其散文增加了鲜活可爱,《我想住进你的香囊》中,他会以庄稼的视角去看待人与事物,多层次展现各类庄稼特性。他笔下绝大多数篇章中都充斥着“庄稼人”与“庄稼”之间发生的故事,歌颂庄稼的同时也见证人性的美好。

       从早期“批判乡土愚昧”到“乡土的牧歌”,再到人类学意义的诗意乡土重现,乡土文学其实是人类不断反思自身,寻找“生存灵韵”的过程。出生在黄河口的郭立泉,从小在农村长大,会做各种农活,对于众多农作物的特性可谓是了如指掌。在作品中,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庄稼的质朴深情,对渐渐消逝的农耕文明的怀恋与惋惜。作家真正站在一个农人立场上,对于农村生活作出反映,展现农事的艰辛和收获的喜悦。《蜷缩与守望》《黄河口的庄稼》等深情回忆了爷爷作为“河子西的王”对于黄河口庄稼的守护。他对庄稼的深情,正来自于骨子里的热爱。

      《黄河口的庄稼》是一个满怀赤子之心的“大地之子”献给庄稼和农人的赞歌,充满诗意和温情,令人流连忘返,感慨颇深。作家对庄稼的感恩与敬意贯穿各篇散文,他用细腻而纯粹的笔触、真挚的情感为我们展现黄河口种植的各类庄稼。全书就像是由一首首美妙的诗歌构成,述说着人与庄稼之间的浓浓真情。作家对于黄河口庄稼的忠贞与怀恋更是对年少时迷惘而真切的心事、遥远而热烈的爱情、温暖而感人的亲情的追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