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菩提宴

作者:李沛杨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0161      更新:2020-02-17

 

1. 刹那

 

       尝过夹着薄脆的鲜鱼派和绣了银丝的芙蓉鸡片,乌发的红唇女郎用餐巾轻拭唇角,目光飘向窗外。

       外面斑斓的光照起舞,安插玻璃的悬柱子立在这座城市之上,笼罩着不多不少的领土。房间里的人正在聚餐,女郎又看了看周围溢满丝绒的窗子:她能细嗅到血色花朵的味道——那味道来自于坐在主位的关总,令她几近窒息。

       “Lively?”关总淡然开口,打破了在座一杯杯餐后绿茶的安然。

       “关总?”听到关总叫她的英文名,女郎礼貌地露出微笑,空留住眉宇之间的紧簇。她是Lively,中文名叫蒋澈,是个摄影师出身的编辑。

       “不愧是时尚美食的总编,这间餐厅非常有格调——名字也好。”眼角的皱纹已逃不脱她独裁的覆盖,在此时却成功挤兑了蒋澈那张光滑的幼嫩脸蛋。

       “关总,不敢。入云餐厅风格独特,老板招来了全国名厨,西餐的主打是墨西哥菜,还有米其林厨师加盟的……”在座的人们有的在她说话时看手机,有的表情异常默然,除了名叫一棠的男人对她投来的柔情注视之外令她有些出戏以外,这一切更像一场过于成熟的戏码。

       “呵呵,Lively小姐长得漂亮,谈吐如兰,真想要我们公司出一个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关总系好桃红色与孔雀蓝撞色的手工丝巾,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叫一棠的男子,涂了桃色口红的唇瞬时减淡了冷峻。

      “谢关总夸奖。”她简洁地说。转而看向坐在隔壁的一棠旁边戴着细框眼镜的棕发女子:“易兰,之前听闻您与关总即将合作……”她的话好像没有说完,但询问似的挑衅语气却撂下了。

      “哦,是的。Lively的消息真灵通。”棕发女人看上去只不过比蒋澈大过三四岁,此时像一只深黄棕色的高级猫看着蒋澈浅浅的笑。 “

       “Lively,这件事是我没有早些通知你。”关总替咬着下唇的易兰说话。

       “只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关总,您撤吧……”她突然觉得好笑。她说这话时拿出随身带的一根烟,在人们或厌恶或怜悯的注视下痛快地点燃。

       “把我的一切痴心,一心赤诚都吃干抹净,再去名垂青史吧,关总。”说完这番话之后她猛吸一口。

      在座的三男四女都被她的话惊呆了,其中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需要吃净你什么?”关总皱起眉头,火气上来。

      她压根没有回答关总的意思,只是把背靠在椅背上,看着易兰转过去半边的脸。

       “易兰,是你先做出选择。我不怨你,可是却永远不会再给你一分福利。”她接着说,盯着易兰僵直的半边脸。

       “我蒋澈自打大学毕业打拼整整七年,从来行的正坐得直,只是现在看得真实的人心,果然和乌鸦一般黑……易兰还有莫记者,我在此提醒你们一句:放肆玩随你,可是世上还有一样东西——叫规矩。”她的脸仿佛刚从冷柜中拿出来。

       说完她拿起包就走到了玄关,浑身上下对这个宴会感到恶心至极。

        “Lively,我喜欢你的率真与胆识。”关总一笑,远远对她离去的身影说。

        “只是我请求你再坐坐,因为我的这位小公子似乎还有话对你说。”她指指一棠的脸,他用愤怒的一个眼神回敬她。

        “是吗?”蒋澈回头。

       那双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睛望向她迷人的双眸,里面的坚定意味无需蒋澈揣测。

        “Lively小姐是景先生钦点的明日之星,这样撤就撤了,关总您觉得是不是欠考量?”一棠收起脸上的怒火一字一句地对关总说,只是目光永远在蒋澈的脸上。

        “那依你高见?”关总把他对她的柔情尽收眼底,抿了抿嘴,不着边际地起身,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Lively.”关总捏了捏蒋澈的肩:“先坐下”。

       她没说什么,压下情绪,坐了下来。

       随即炙热的一道光在诸座的注视下划下。

        “你干什么!”一棠先站了起来,把关总搡开,人群立马混作一团,惊呼声中易兰和一同来的刘助理扶住关总的身子。

       再看蒋澈:细长的一道划痕掠过她右边眼底的肌肤,血慢慢渗出细密的几滴。

       “你怎么样?”一棠旁若无人地查看她的半张脸,声音颤抖。

       “Lively小姐。”莫记者平日里漠然的态度尽失,赶忙递过一张面巾纸。

      “谢谢了。”蒋澈接过餐巾,自嘲地笑笑,同时挥开一棠的手,用纸巾往脸上印了一下。

       “呵呵,关总,竟恨我至此?”她看了看纸上的一排细小血迹。

       “我要和你谈。”关总醉醺醺的指着蒋澈。她被两个女人搀着,墨镜下的眼睛泛着水光,“蒋澈!为什么最近这一系列事都和你扯得上关系,你把我们搞得乌烟瘴气,会遭报应的!”

       “你有什么脸跟我谈报应?”蒋澈攥紧了手,一棠紧紧地把那只手握住。

       “Lively,关总喝醉了,你先回去。回去……”易兰反应过来。

       “我看你是疯了,疯了!”一棠指着关总的鼻子,在场的人除了蒋澈无不尴尬,

       “你谈啊,贱人。”蒋澈随手抄起手边的玻璃水杯往远处的墙壁狠狠砸去,碎片四溅,惊叫声四起。她急红了眼睛“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胆给我谈报应!”

       “你会付出代价的,付出代价……我才是你长辈!”关总恶狠狠地指着她。

       “什么代价?是我的才华压过你几个山头,还是因为我骑了你的这匹漂亮的小马?”蒋澈绽放出邪恶的笑容。

        一棠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当着众人说话依旧如此直白。关总的脖子气得在丝巾的包裹里,短促地颤抖了一下。

        “关总。”她站起身,又说:“您伤了我,我不会伤回您……不是因为你还不够可恨,而是因为我相信世间万物,老天自有定数。望您,好自为之。”她的脸不带任何温度,拿起包,大步伐地走向玄关。

       一棠看着她慢慢远去。

       她站在那个大得不像玄关的玄关,认真地系好鞋带。她的右眼底下面很长的一道细的血痕还在泛血珠。

       “Lively?”出乎意料,赶来的是莫晴。

       “嗯,怎么?”她敏感地抬起头看他的眼。她那双眸蕴含的凛冽让他联想到此时窗外的大风,会吃人的。

       “想与您认识一下,主编。”此时露出的一口颤颠颠的牙齿,笑得他自己都恶心。

       女人直接把双足套进了绑带长靴里,长指甲很灵活地把名片接过,行事如机器一般迅速、干练。

       “谢了。”她没看他的眼睛,身子掠过大衣架取来她的加绒大衣。

       女人淡淡的香水味,夜幽型,大牌,茶香调。他深深地把这只落难凤凰逃跑时的气味嗅进脑子里,庆幸自己的鼻子有时候比狗好用。

       门很快被关上,至于女人为什么要说那一句谢谢,他已经不在乎了。

        “荨麻。”他突然惊叹道,这人的气味都好像长着牙齿,好凶啊……”

       席上: “哈哈哈,关总……”名叫一棠的男人诡异地露出了笑,走上前去。

          “小棠,你看……”话没讲完。

         “哈哈,关总,这样是不是您就酒香四溢了?”周围的惊叫声与责怪声交融。

        “我他妈是不是说过蒋澈是我的女人?”一棠大声喊叫,疯子的行径却没有伤着关总一分。

       她镇静地接过旁边的姐妹递来的披肩擦了擦被红酒浸润了的脸。易兰赶快递来热毛巾,她点头接过,在人们惊讶汇聚的目光中擦过比她高出不少的男人的脸。

       “我划的是她的右脸。”她入神地用毛巾一遍一遍擦过男人的左脸,再到左眼睑,然后是鼻梁。

       “宝宝别闹……呼,呼。”她的手掌似乎有魔力,令他变成了心甘情愿的十根套着小石头的漂亮手指。不知对他吹了什么仙气。

       一棠凄惨地一笑,竟然平静了下来。

       莫晴幽幽地飘回座位,看见的就是一个脸上毫无血色的一棠,卖笑的样子像极了皮影……

 

2. 浮屠

 

       第一次见到蒋澈她还是个真正的孩子。

       七月的风吹进低矮的小窗子,小姑娘颠颠地走过来。 

       她那时还并不漂亮。五官小巧得有点过头了,肉嘟嘟的小嘴巴,圆圆的脸惹人怜爱。

       她是她家的一位小客人,她的母亲那时还是自己的学生。

       她们被她安排在那个小客房里,蒋澈的母亲是一个苗条的小个子女人,头发带点自来卷,脸上总是带着笑。她为人热情大方,让其他人误以为她是一个没头没脑的开朗姑娘。

       关总从前也是那么认为,作为新培育的对象,她对蒋澈的母亲很看好,直到某次自己的顶头上司来家里做客。

        “小关,听说你们家里来了客人?”男人长得肥头大耳,乐呵呵地接过关总泡好的小青柑。

        “是的,尹总。我学生和她的女儿暂住在我这里。”关总客套的笑,伸手递上一碟开心果。

        “听说这女孩儿很有才华啊。”尹总抿了一口热茶之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啊,是的,姑娘从北方过来很不容易,人是很聪明伶俐。”关总给男人添上热茶。

        “哎呦,那敢情好!晚上一起吃个饭啊……”男人一拍关总的大腿。

       女人不着痕迹地往椅子背后靠了一靠:“好,尹总。不过好像孩子下午要上课,她们现在正在午睡呢。”

        “上课?今儿个不是周末?”男人大口喝下热茶,放在关总腿上的手收了回去。

        “是的,现在小学的孩子们都在补习了呢。”

        “补什么?女孩子……数学?”男人抚摸着自己的下巴.

        “补英语,这孩子数学考班级第一名,就是英语差点儿。”关总温柔地笑笑。

        “哦”男人说。“要不咱就约到晚上吧,同事老跟我提到你学生呢,正好等孩子下课了一起来吃饭。”

       关总神色复杂,最终点了点头,说出一个好字。

       晚上的聚餐有很多人,蒋澈背着书包跟在妈妈后面。

         “来,孩子。”尹总笑眯眯地对小姑娘挥了挥手。

       蒋澈那时还很怕生。

       “爷爷好。”她看着尹总,微笑了一下。

       “小澈,叫伯伯。”蒋澈的母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哈哈,没事。这孩子真可爱。”尹总摆了摆手。

       酒桌上都是蒋澈没见过的陌生人。她的母亲相当健谈,很快就与在座的人熟络起来。

       她见惯了这场面,自然而然地屏蔽了他们的干扰,认真地吃饭,不想和任何人讲话。

        “尹总,你还有什么吩咐?”酒后人群散去了大半,关总命人换了新茶。    

       “小关啊,你这学生长得不错啊,人又这么热情开朗,呆在你那儿可惜了。”尹总若有所思。

       “尹总,您的意思?”关总的心跳不自觉加速。

       “她,聪明不?”尹总捏了捏关总的手腕。

       “尹总,这姑娘挺好的,待人接物都挺妥当的。”她和尹总对视了一眼。

       “她……”

       “尹总,她颇有见识,家境也殷实。别看她表面好说话,其实很有自己的脾气。”

       “啊……”男人感到很遗憾。又想到:“小关,你就和她说,愿不愿意来我这边吧,愿意的话就周三晚上……你叫上你那帮人,咱一起吃个饭。”

       “尹总……”她很惊讶。

       “就这样,上面现在缺Hr,她很适合。”男人不容置疑地挥了挥手。

       关总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阳台的灯亮着。

       客房的门已经关上,母女俩应该已经睡下了。

       她拔开洋酒的瓶塞,倒到玻璃杯里喝了一口,走到阳台准备把灯关上。

        “小澈?”她看见小姑娘正拿着一只笔在写东西,听到她这一声,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关阿姨……吓死我了。”蒋澈的小脸红扑扑的。

       “在写什么呢?”关总摸了摸小姑扎着的小马尾,发现她在抄英语单词。

       “这是老师上课布置我背的……”她的脸红了,说话时总是害羞,仿佛自己的努力被发现是一件丢人的事。

       关总一边抚摸着她的头边觉得这个孩子奇怪有趣:“你妈妈也舍得让你这么晚还做作业呀?”

        “我让她先睡了,反正我也睡不着。”小姑娘放下笔,把手掌安静地放在桌子上。她的手看起来比同龄人的手要大出很多,关总发现她的小拇指格外纤长,甚至比她的无名指只矮上一点点。

        “小澈,这么小就失眠啊?”关总不禁想起她的母亲,内心泛起一阵酸楚。

       “关阿姨,我没有失眠。就是我睡前要喝热牛奶……”她嗫嚅着看着她,粉红色小嘴唇像两片饱满的果冻那样晶莹。

       她端着两杯牛奶和小姑娘面对面地坐下。

         “小澈啊……”她看着小姑娘一勺一勺的喝牛奶,洗过的发丝还散发着馨香。

         “嗯?”小姑娘喝过牛奶之后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圆圆的笑眼令人心生爱怜。

        “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她也喝了一口热牛奶,来自俄罗斯的纯牛奶新鲜中蕴含着醇香。

        “下个星期吧,他每天都要和妈妈通电话。”小姑娘笑盈盈的看着她。

        “哦,是这样。那小澈想不想到这附近来住啊?”她假装不经意地问。

        “嗯……我不知道。”她看了看杯里还剩下的一点牛奶,“那为什么要搬家呢?”她想了想,问。

        “因为妈妈要有新工作了啊。”她笑了笑,有些急迫地把鬓角的发背到耳后。

        “为什么要换工作啊?”不出她的所料,小姑娘挺惊讶。

        “因为可以赚更多的钱,住更大的房子啊。”她把双手交握放在桌前。

        “我不喜欢钱。”小姑娘明显不太高兴了。

        “哈哈,为什么不喜欢钱?”

        “因为钱很脏,又很臭。”小姑娘哼一声。

        “啊?”关总忍俊不禁。“是爸爸妈妈这样说吗?”

       “我闻过,一块的、五块的、二十块的、十块的、还有五十块的,都一样,臭死了。”小姑娘像是想起了什么厌恶的东西,皱起眉头。

       “哈哈哈。”关总忍不住大笑。

       “那好,小澈长大了要把赚来的钱都给爸爸妈妈哦,他们可不会嫌钱臭的。”她跟她开玩笑。

       “嗯,好吧。”她认真地点点头:“我要交给爸爸,因为妈妈数学不好。”

        “好啦,孩子。”她笑着拍了拍小姑娘的肩,“乖,去找妈妈睡觉去。”

        “嗯,阿姨晚安。”她很有礼貌地对她笑了笑。

       她的手经不住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要是你妈和你一样多好。”她的眸子射出的光让孩子讶异片刻。

        “阿姨,你说什么?”她眨着大眼睛问她。

       她笑了笑:“没事。”

       那一夜她睡在沙发,客房里两位美丽的客人已经睡熟。眼泪却从那一边的眼角流过这一边的泪珠,再从这一边的泪珠流向这一边的眼角。她不服。

       还好睡意很快袭来。她在梦里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土炕、和永远干燥匮乏的胃。

       她看见母亲还站在路口,穿着自以为很美的的那件褂子,怀里抱着七弟,右手牵着矮胖的五妹。

       “我绝不成为他们。我要吃最好的、用最好的,我的饥肠要用这世上最珍奇的美味补偿……我要拥有最英俊的男人、我再不用那几百块的水货包包,我的高跟鞋绝不带假钻,我的耳环全部都要是水晶的,全部都要是真钻的。”她抱紧自己的一件风衣当被子,嘴里喃喃自语,不知是呓语还是悔恨的咒语。

        “比起她们,我还不够……不够。”她终于放声呜呜地哭出来,又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哭声到底像黄鼠狼还是果子狸什么的小动物。

       “果然吃你们这些贱命的东西就会焦躁呢……”她迷糊地在枕巾上蹭了蹭脸颊,沉沉地睡了过去。

       天明,伤风的她被吹散了眼距。

        “关姐?”蒋澈的母亲习惯了早起,走近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女人的脸,吓得颤了一下:那张脸上的眼睛和鼻子就犹如偏侧过了,歪得不算太多,但清晰地彻底。

       清晨哗哗的风吹进来,蒋澈的母亲瞧了一眼阳台大开的窗子,感到那风中虽然包含了小鸟儿们的婉转歌喉,但是当吹到了眼前还在熟睡女人的脸上,没有一丝怜悯。

 

3. 婆娑

 

       袁师傅回到家已是午夜,今夜关总失魂落魄的样子还倒映在他心上。

       他戒烟了,所以打开一瓶酒。他记起关总曾经爱去的那个饭庄。

       她的屋子后面有座山,她总是约着朋友们去登山,不过晚饭总是不一起吃的。

       菁湖饭庄隐秘地开在山腰拐过岔路的第二个出口,每次看见那个深蓝色的路牌她就一掉头,下了坡就是了。

       她带上干毛巾和保温瓶,钱包都不需要带,一切已经都打点好了。

       她总是挑那个最靠西边的包间,老板魁梧的身影一出现,墨镜底下那张面庞就感到一丝暖意。

         “关总,您来了。”老板乐呵呵的走过来。

        “袁老板,已经订过房间了。”她对他笑笑。

        “好好好。我昨天从老家运货过来,今天的菜全是家里运上来的,都是好靓的货。”那人摸了摸自己的秃脑壳,殷勤地对她说。

        “袁兄啊。”她神秘地进了一间没有客人的包房,示意袁老板也跟上来。

        “我之前问你的方子你有没有去找啊?”她脱下墨镜,皱了皱眉。

        “咦?你看你这边的脸不是好很多了吗?”袁老板指了指她右边的眼底。

         “啊?是吗?我觉得还是没有好太多啊。”

         “关总,您就不懂了。人先要补血益气才能诊治病症嘛。”袁老板似乎运筹帷幄。“我跟你讲,我们家乡那边全部都是天然野生的,你放心,今天还特地帮你订了汤,专门给你做的。”

          “好,那先点菜。”她点了点头。

          “现在有山猫和穿山甲。山鼠也很鲜的,鳄鱼最近卖的很好。”

          “今晚饮什么汤?”她瞟了他一眼。

         “羊胎汤,放心,您一定喜欢。”

         “我喝不了羊汤,膻味太重。”她摇了摇头。

          “不是普通羊汤那种味道的啦,母羊没怀太久,怀太久的就不补啦。”男人神秘地说。

          “好啊,小山雀还有没有?”

            "您喜欢吃那个啊,那就脆炸喽,比较香。”

          “可以啊,那就红焖山猫和脆炸山雀,再炒两个青菜,鱼的话哪种比较新鲜?”

          “娃娃鱼可好?”老板边回答边在纸上记下。

          “娃娃鱼是野生的还是养殖的?”

         “您来,当然是野生的啦……”老板压低了声音。

         “还有什么特别介绍?”

         “还有狐狸和过山峰”

        “嗯。要过山峰吧。椒盐,让师傅用点心,给客人炖鳄鱼汤吧。”

        “哈哈,当然。那山猫红焖,脆炸山雀,野芥菜和菜心蒜蓉油渣炒,椒盐蛇碌,娃娃鱼两吃,原盅鳄鱼汤,还有您的小羊胎养颜汤。”

        “嗯,好的。”她满意地点点头。

        “好好,关总您先喝茶,我亲自下厨。”老板屁颠屁颠忙着去厨房张罗了。

        “好,今晚的客人很重要,你必须亲自下厨哦。”

        “一定一定。”袁老板点了点头,摸出放在口袋里的手套。

       觥筹交错的夜晚,宾主尽欢,关总甚是得意。昂贵的食材更加考验大厨的能力,可遇不可求的野味更是彰显出她的地位。

        “小关呐,今晚的汤不错,清火解毒。”瘦高个的老头赞许地咂咂嘴,喝汤的声音好似吹哨子。

        “这是野生的鳄鱼宝宝。”关总笑着,看老头舀起半个凶猛的小脑袋。

         “主厨姓袁,是我的好朋友。”关总点了点头。

        “想来关总笃信佛法,重视因果轮回……”瘦高的老头喝了大半碗汤,摸了摸手上散发淡香的手串:“总有些欲海浪子每日行苟且之事,却连饭菜都不知安心享用,那才叫傻瓜。即使因果轮回又有什么过不了的心理关呢?”老头子轻蔑地笑笑。

        “是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活在当下即是最好的修行。”关总赞同地说。

        “活在当下即是最好的修行。”袁老板端着酒杯不知何时走到了关总身后。

        “这就是袁老板。”关总回头,举杯。

       “请大家为当下干一杯吧……”众人皆举杯共饮。

 

4. 释迦

 

        一切事情在秋天变得棘手。

        “这次我们是真的逃不过过了。”袁老板在那一年的夏天失去了工作,欠了许多债务。

        “别慌。”关总拍了拍他的背。“袁大哥,要不,就先住在我家附近那套公寓?”

        “这?”袁老板没想到危急时刻这个女人这么慷慨。

        “食材我搞定,只不过你继续做你的饭,毕竟你在这方面是个人才。”

       袁老板给关总干了两年活之后成了她的专属司机之一。

       一棠到来的那一年他对关总才真正开始不熟悉起来。

       那是一个慈善酒会,关总喝多了。

        “袁师傅,开车。”她坐在后排,拉着一个男孩的手。

         “回家。”她又补充了一句。 

       很少用互联网的袁师傅在那一夜查遍了他的词条。他是一个艺术家,搞雕塑的,在市里办过雕塑展。男人英俊,皮肤和女人一样白,手指纤细,声音醇厚。

       在袁师傅与他相处的日子里他总是热心、和善的,甚至对关总也总是和和气气的,直到那次聚会,他第一次对关总推搡、吼叫起来。

        “关总。”袁师傅在这个周末照常为她端上一盅汤。

        “今天用的是时令的鲜蔬煮的汤,食材很新鲜,血已经放过了。”男人淡淡地说。

        “这是什么东西?”一棠凑过去看了看袁师傅端来的炖盅,里面血红色的汤汁散发着腥味和香草混合的奇怪味道。

       关总瞥了袁师傅一眼,袁师傅讪讪地退远。

         “这是血燕,所以是红色的。”关总对他笑了笑,优雅地喝了一口。

        “知道你不喜荤,特地准备了很多蔬菜。”关总见他脸上略过狐疑,给他盛了一碗白果和豆子煮的甜汤。

        “是吗?燕窝是这种味道吗?”一棠看见一层油花在汤勺上久久不散。

       关总顿了顿,大方地掀开盖子,用勺子搅动了粘稠的汤。

        一棠看了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吃着一碗八宝饭,青菜吃了一些,只是一餐饭下来一言不发。

         “那明天见了。”吃完饭,关总向一棠道别。

        “嗯,我们以后都在公司见吧。”一棠礼貌地点了点头,由袁师傅送了出去。

       等到袁师傅返回客厅,女主人没有像平时那样把汤和汤渣都解决完。红色的汁水残留在她的唇角,萎靡的神色透过墨镜光芒的交缠。

        “袁兄,你说他会不会永远厌弃我了?”她的卷发一丝不苟,情绪却像一个病人。

        “关总,我以为他只是您的情夫。”

        “是啊,他的确是。”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是感觉我的年龄是可以当他的妈妈了?”她似乎在憋笑。

        “关总,我不是这个意思。”袁师傅赶忙摇了摇头,观察着她波动的情绪。

        “坐吧,袁兄。”她拉开一把椅子,可却不是她身侧的那一把。

        “你以为我会因为他怎么看就不去吃你做的饭、不去治我的脸吗?”她嘲讽地笑了笑:“这是食疗,我的脸不是被你治的好了大半吗?”

        “是的,关总。”他对她的态度感到意外,但她确实很难受,傻子都看得出来。

        “像蒋澈那种人永远都不会懂我。”她的眼睛变得锐利:“最近我时常在想是不是人的生命里总是会有孽缘,蒋澈和她的母亲都是,都是我的劫数……”

        “为什么?”袁师傅感到不解,心想那个气质独特的漂亮女人除了抢了她的男人,的确没对她做过什么,并且一棠很明显的爱上蒋澈了。

        “我从没跟你讲过,蒋澈小时候在我家住,我给她温了一杯牛奶,我自己也喝了。那一晚我睡得格外熟,沙发上很凉,虽然是夏夜但不知是哪来的风。第二天我的脸变成了扭曲的,从那以后她的母亲好似克我一般把我赶下了台,从此她如日中天……”

        “而蒋澈,从前对我亲近,自从知道我服用汤药之后就开始对我疏远。我知道,她全家信佛,很少食肉。”她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的水,继续说:“我和她妈闹僵之后蒋澈依旧受我照顾,她刚毕业那时是我为她扫平八方障碍。”

        “但是袁兄,你知道吗。我活了五十多年了,划破那个婊子的脸是我做过最痛快的一件事。”她把脖子挨着椅子的背,快乐地说,袁师傅走到她的身后,安静地为她捶肩。

        第二天清晨,关总被电话铃声吵醒:“您好,您的小淮速递已在门口等候,请您查收。”

         “抱歉,请问寄件人是谁?”关总清了清沙哑的嗓子,从床上坐起来。

         “嗯,稍等,让我看看……您好,寄件人是:乱弹琴的小牛羔。”

        “行吧,我很快去收件,谢谢你了。”关总挂了电话。

        “袁兄。”关总拨通了袁师傅的手机:“门口有快递,麻烦帮我拿下。”

        “好的。”

       等她洗漱完毕,门铃正好响了。

       袁师傅搬着一箱东西出现在门口。

       关总拿来一把裁纸刀递给袁师傅。

        “是她送的。”她明白地点点头。

       袁师傅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划开了箱子。

        “这是什么水果来着?”袁师傅拿起一个看起来疙疙瘩瘩的淡绿色水果。

        “是释迦。”她意味深长地看着这摆放整齐的一整箱水果。

       袁师傅蹲下去想把那一颗释迦放回去,却发现一张打印纸折成正方形订在纸箱外侧,就取下递给关总。

       打开,上面整整齐齐的打印着《礼记礼运》。

         “她想说什么?”袁师傅皱了皱眉。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疾苦,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在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

        “她说我惧死惧丑,欲望与贪念吞噬了我的内心,并且我将坏的念头藏在心里,以便不被猜透;实则我的心已经被虫蛀食了,根本不是实心的,而是空荡荡的。”

       袁师傅说不出一句话来,怔愣了。

       她拿来一颗释迦直接咬了一口,然后盯着一言不发的袁师傅:“袁兄你说,我是不是这样的?” 她似乎有些被猜透的喜悦,露出一点雪白尖牙的笑。

 

5. 菩提宴

 

       渲染过的鬓发变得憔悴,他的双颊如骷髅那么枯瘦了,可他的生命力却那么强劲,犹如附在结了蜘蛛网的土墙上的壁虎。

       此人中度近视,听说从小就是学霸出身。只是他说话女里女气的,头发又总是不太整洁的样子,多年来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并且早就分手了。

        “您好,莫记者。”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都确认过了,你说的没错。”莫晴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提着包。

        “什么时候能见面?”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

        “我现在在大楼和大厦中间的林荫道。”

        “我现在来接你。”

        蒋澈穿着黑白撞色的长裙,手里拿着手拿包。

         “莫记者!”她礼貌的和他一挥手。

       两人一同下地库取车,蒋澈的好心情难以掩饰。

         “你说的没错,要不是我发现得早,早该被她们几个蠢货拖下水了。”莫晴严肃地说。

        “收据?”

       “全都是姓袁的,和关总没法扯上联系。”

       “已经很感谢了,莫记者。”

      蒋澈握了握他的手。

        “我并不是为了帮谁,我是在帮自己。”

       莫晴显然不想多说。

       蒋澈把车子停在道路右侧,男人下了车。

       回到家她急着打开背包,把那些证据依次拍照备份。

        “亲爱的,几点到?”是男友景瑞德的消息。她顾不及回复,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文件,因为她明白:这是扳倒关总的一次重要机会,成败在此一举。

       “十五分钟。”她回复。她迅速锁门取车,很快开到了关总家。

       景瑞德和莫晴已经到了,看到蒋澈。景瑞德咧嘴一笑,拉起她的手。

       莫晴微微对她点点头,保持着平时对人们疏离冷淡的态度。

        “景先生,欢迎欢迎!”易兰和关总到来,后面跟着戴着眼镜的刘助理。

        “关总。”景瑞德与关总握了握手,面色平静,看不出悲喜,关总坐上了主位。

       一棠随后和袁师傅出现,景瑞德敏感的双眸瞥了几眼一棠。

       一棠、袁师傅和刘助理坐在关总的对面。

          “请大家都入座吧,都入座。”今天特地请厨子做了一些特色硬菜,想请各位品尝、以便冰释前嫌。”

       金色镶丝边的盘子接连呈上,蒋澈的冷汗已经湿了掌心。

         “袁师傅,您来介绍一下吧。”关总皮笑肉不笑,蒋澈感到她的神色特别奇怪。

         “这一道是红烧狐狸,这是炖甲鱼汤,这是刺猬仔。这是椒盐小山雀,还有这一道。”袁师傅顿了一顿,掀开两个小炖盅,红汪汪的果冻似的东西。蒋澈胃内一阵翻涌。

       “这一道鹿血奶豆腐,是关总特地交代为Lively小姐准备的,具有补血益气的功效,希望Lively小姐可以化干戈为玉帛。”说完双手捧上。

      蒋澈没有犹豫,礼貌地接下了。

       关总看了看蒋澈,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吃下去。

        “关总。”蒋澈礼貌地站起身:“感谢您的邀约,晚辈荣幸能得您的青睐。只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间万物皆有情意,哪怕是一株草、一片叶、一只小蚂蚁也有它们的灵性与灵魂。所以在下衷心劝导关总一心向佛,今后再不乱开杀戒,方得心灵一片净土。”蒋澈目光清澈且犀利地扫向关总、袁师傅和易兰。

       “袁兄,你说呢?”关总望了望男人。

       此时,餐厅的门开了,几位身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袁师傅急忙想退进厨房,但为时以晚,通往厨房的门已被紧锁。

       关总面如死灰,跌坐在小叶紫檀餐椅上,窗外的风吹进来,隐约可见院子里栽种的菩提树又发了新枝,叶片更加碧绿了。

上一篇:陨落的六芒星
下一篇:母與子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