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影视改编

首页 > 影视改编

戏装

作者:青梅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7500      更新:2019-11-21

作者:青梅

类型:历史·村庄·情感·文化

类别:长篇小说

字数:220000字

建议改编:院线电影+电视剧+网剧

 

      一句话概述          

 

       一件血染的戏装(蟒衣),几代人的戏魂乡愁;乡村戏班里,一群爱戏如命的庄稼汉,上演着一场如痴如梦的人际幻变,半个多世纪爱恨情仇和世事变迁,见证从抗日战争到改革开放新时期,三代农民在时代洪流裹挟下的命运。通过戏里戏外的人生故事,描绘出中国农民抗争命运、追求梦想的艰难进程……

 

       内容简介

 

       奶奶花姑留下的一件血染的戏装,是鲁中山村桑园子小戏班的传家之宝。半个多世纪,小山村里几代爱戏如命的农民穷也思乐,富也思乐,把美好的梦想寄托在生旦净末丑身上,笑看世事变迁,凭添缕缕乡愁。寻常岁月,农忙荷锄耕种,农闲唱戏自娱,乡亲同乐,村风清朗;战争年代,戏班拥军支前,奶奶血染戏衣;十年动乱,别样的舞台自有粉墨登场,令人啼笑皆非;改革开放,乡村剧团重整锣鼓,好戏开场……水袖轻舞处,笑谈戏里风流;指点江山中,历经时代变迁。戏里戏外,桑园子斗转星移,生出多少悲欢离合,演绎无数人间故事。分别以花姑、文富昌、常九德,文志仁、王月环、常三斤、钱四和田茂顺、文青桃等为代表的三代桑园子人都在小小的戏台和人生的大舞台上扮演着不同角色,抗争着自己的命运,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创造并见证着乡村文明的进程……

 

       故事梗概

 

       桑园子是一个美丽迷人的小山村。村口那株百年老柿子树见证着桑园子人的苦乐年华与爱恨情仇。

       70多年前(1937年),民间艺人花姑为避战祸,带着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文富国、文富昌流落至此,在接生婆于大脚和乡绅公德贵帮助下在这里安家落户。起初,母子立足未稳,常受欺负。为示好乡邻、表明心志,一日,花姑兴起,身著戏衣,一唱惊人。先是山上爱戏如命的羊倌常九德高声应和,继尔众多乡邻聚拢过来。大家听得入迷。从此对这外来一户刮目相看。

       桑园子人爱听戏文。在花姑支持下,富昌与常九德组建了戏班,村里的吹鼓手吴大用、李银行、公德贵等都加入进来。戏班农闲唱戏自娱,乡亲乐此不彼,桑园子遂赌毒渐除,村风清朗。文家兄弟也与公德贵的儿子公长俭成为好友。

       然而,桑园子并非世外桃园,战火也烧到了山里。那年,八路军一个排的伤兵在桑园子休整疗伤,战士伤愈准备归队,戏班子在村口柿子树下开戏送别,花姑也亲自登台。不料,鬼子突然来袭。为掩护乡亲转移,排长侯东江凭借柿子树与敌英雄作战,身负重伤;富国一命归西,花姑也血染戏衣,直到县大队赶来救援方才脱离险境。

       戏演人生,人生如戏。戏里戏外,共圆梦想。花姑临终前,将血染的戏衣当着五岁孙子文志仁和弟弟文志义的面郑重交与儿孙传承下去。

       文志仁便终生有了戏瘾。渐渐长大的他,成了戏班的班主。常九德捡来的儿子三斤、马秀花(后艺名小月环)、钱四、田小柱、李家羊……这些农家子女农忙披笠荷锄,农闲粉墨登场,一时成为佳话。

       为逃避给傻弟弟换亲而跳水轻生的秀珍姑娘曾暗暗喜欢志仁。被志仁救起后,住在了文家,终于赢得志仁的心,而与志仁青梅竹马的大伯文富国之养女云英只能退出,嫁给田小柱,开始了另样的人生故事。暗恋秀珍生出祸端的文志义离家出走,无了音讯。

       在岔河大集与各路戏班子斗戏, 因戏生情,三斤深深爱上了摆摊卖草药的小修。可他并没有将她娶回桑园子,她鬼使神差地嫁给了桑园子的浪子田刚子。三斤将爱深埋心底,若干年后,在小修意外身亡之后,他彻底崩溃,在孤坟一伴数月,成为戏痴。

       当年受侯东江影响公长俭参了军。后来复退回乡,一直担任桑园子村长。他圆滑,风流,是桑园子不可或缺的人物。

       重返故地的侯东江已经成为县文教局长,他给桑园子的戏班带来了新文化的讯息。然而,时光如梭,文革开始,戏班的戏装理所当然作为四旧被焚,奶奶的戏装却被志仁精心保存下来。

       县豫剧团也解散了,当年红极一方的演员王月环来到桑园子劳动改造。当看到花姑当年血染的戏装,终于揭开了一个秘密。王月环的母亲也有这样一件绣有“文”字的戏装。原来,月环妈当年曾在河南一带的文家班学戏,文班主因为宣传抗日与国民党特务结了仇,戏班惨遭灭门,只有年轻的老板娘花姑带着两个孩子与月环妈逃离出来。不幸的是,花姑与月环妈失散之后便失去了联系。月环妈一生不再唱戏,但把戏传给了月环。在乡风纯朴的桑园子,月环收获了村民的友情,找到了艺术的真谛,更给这群爱戏的农民播下了艺术的种子。

       文革之中,村里再无正经戏文。戏班子被弄得面目全非。在排演样板戏和语录歌的日子里,戏班子上演着许许多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公德贵与于大脚《老两口学毛选》,勾起一段凄婉的黄昏恋;小月环与钱四《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引发一场恩怨情仇……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桑园子的东山西山,桑园子却年复一年面貌依旧。公长俭倚老卖老,无所作为;文志仁他们不甘心,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以云英的儿子田茂顺、文志仁女儿青桃为代表的下一代却满腔抱负,立志振兴山村,奔向小康。先富起来的常家上门女婿何金生看中桑园子资源,为私己之利也想竞选村长,田茂顺他们在乡亲们支持下与之较量,最终担当大任。

       当年离家出走的文志义带着妻子秦小凤终于叶落归根,回到桑园子。面对奶奶留下的血染的戏装,秦小凤又揭开了这件戏装的另一个秘密。戏装,不仅完整地讲述着一个传奇故事,更成为文家和桑园子人心目中的一种神圣的寄托。

       桑园子人“戏”心不改,文志仁重整戏班,成立了农民业余剧团。

       水袖飘舞处,笑谈戏里风流;指点江山中,历经时代变迁。穷也思乐,富也思乐,以戏为媒,桑园子斗转星移,生出多少悲欢离合,演绎无数人间梦想。有了一种文化底蕴和一个执着信念,文志仁、田茂顺、文青山以及侯冬梅、赵黄岐等桑园子人伴着戏班子的锣鼓吹打声,在山村巨变的大舞台上一幕幕上演着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最终,一个贫穷闭塞的小山村走向了富裕文明……无论小舞台还是大舞台,几代桑园子人为了一个梦想,合力演出了一台人生大戏。戏里戏外,渐入佳境,高潮迭起。

       为讨好县长侯东江以揽得更多工程,何金生与城里不法企业勾结,在公长俭默许下,将桑园子村口的柿子树作为一件政治贡品,偷偷移植到县城市政广场。作为桑园子的一种图腾,村口的柿子树是“祖宗树”、“英雄树”,见证过古老乡村几百年世事苍桑,却被毁之一旦。县长侯东江怒不可遏,退休之日,他自己掏钱请县剧团在桑园子唱戏谢罪,将全部退休金捐献给桑园子购买树苗,愿将自己骨灰化作肥料再育一棵参天大树。

       县剧团与桑园子农民剧团同台演出。王月环再次穿上奶奶的戏装。桑园子的大戏唱了三天三夜。大剧团小戏班,老戏新戏,喜剧悲剧,好戏连台,轮番上演——为柿子树,为桑园子新一届班子的诞生,为山村美好的未来……

 

      思想主旨

 

       通过一个农村小戏班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展现传统文化与无尽乡愁对几代人的影响和熏陶;描绘中国农村发展进步的世俗画卷;讲述台上台下、戏里戏外的人生故事;探寻时代变迁、改革开放与乡村文明的艰难进程;歌颂中国农民对梦想的执着信念与不懈追求。

    

查看详情
下一篇:长河长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