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学漫笔

首页 > 评谈 > 文学漫笔

采摘头顶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作者:白描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1385      更新:2020-09-27

       对崔美兰,我不能说陌生,也不能说十分熟悉。她是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高研班学员,印象中的她,成熟,持重,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平日里不多言,脸上总有真诚的笑容,镜片后边的眼睛显得清澈、干净。在鲁院我们接触不多,也没读过她多少作品,除过上述印象,其余并不了解。她从鲁院走出后,我曾去包头讲课见过她,后来在全国作代会上也与她有接触,但并没有深入的交流。直到她把将要出版的这本新散文集《钢铁之上》寄我,我才算认真读她。

       看到书名,心中即刻派生一串词汇:坚硬、沉重、火红、刚烈、炽热、冰冷;随之还有一串联想:熊熊炉火、滚滚铁流、标志着工业化的烟囱、拔地而起的建筑、飞驰的机车、远航的巨轮……词汇都是刚性的,联想也近似模式化图版,这一切,似乎与诗意都不搭界,那么,这本书能读出味道来吗?

       不错,这是一本写钢铁的书,写钢铁人的书,写钢之魂、铁之魄的书,作者就是一位钢铁企业里的人,她的周边是一个钢铁圈子,这里,没有田园风光,没有小桥流水,难觅“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画面,鲜见“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的幽情,更少“ 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的禅意。她书写的,就是她的生活,她的挚爱,还有用钢骨铁架构筑起来的人生梦想。转念想想,这就够了,有爱,有梦,自然会有诗意。

       正是怀着这种犹疑和期待,我阅读崔美兰。

       这是一些水火共生的文字,有火的炽热,水的清凉;有钢的硬,情的柔;有爱之烈烈,有意之绵绵;有秋潭一般的深沉,有春溪一般的明澈。她引领我们走进一种似乎了解,其实却不无隔膜的生活,让我们结识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钢铁人,结识一群钢打铁铸的铮铮汉子,回望共和国创业者曾经走过的艰辛岁月和拥有的荣耀辉煌,了解在呦呦鹿鸣之地,怎样成长起一座钢铁之城,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怎样用钢骨铁架支撑起新的历史的苍穹。

       在崔美兰进行她的书写的时候,她是自豪的,如她所讲:“当‘ 呦呦鹿鸣’这古老诗句赋予了现代意义的时候,人们听到的是劳动的鼓舞和欢欣。当草原钢城迈开时代的步伐走向希望的时候,人们看到的是创造的喜悦和憧憬。”由衷的喜悦,发自内心的赞美,是她遏止不住的真情流露,由此奠定了贯穿于这本散文集的总基调,即如草原上的空气一样清新透亮,恰似雨后的蓝天一般澄澈湛蓝。与其说我喜欢崔美兰的文笔,不如说我更喜欢她的情感的纯粹,还有文字背后所透现出的那份心志的笃定。

       钢铁之外,这本集子里也收进了她一些行旅文字,书写对象不同,但我们可以分明感觉到,无论看什么,她的眼睛都是那么干净,无论写什么,她的用情都是那么真挚。我甚至觉得,她很多时候更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单纯女子,没有成熟作家的老辣,却葆有赤子般的心愫。在人心不古的尘世中,这份真,这份纯,殊为难得,亦尤为可贵。

       这是一个有梦的作家,她的梦,是采摘采摘头顶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2020年6月11日于泾谷山房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