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失控的弹弓

作者:汤怀旺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599      更新:2020-12-19

 
1


      橙色的橡皮筋被拽到极限,两杈之间三点一线,指向一只打理狸色羽毛的山雀。“嗖”地射过,雀儿疾突突飞逃,老头应声倒下,长满褐斑的手上,犹攥着一根带血渍的椒木拐棍。
       天边的铅云压来。
       张倔头死了,是亮子的弹弓干的。张倔头的五个儿子蹬脚搓手找上门,要说法。
       亮子爹:事已出,我家亮子也认了。赔庄卖产任凭处置。
       张家老大冷着脸:巴掌大的庄产,值不了仨俩钱儿。可俺爸不能白死,除非你娃给披麻戴孝,拉灵扯板,否则……
逼于无奈,亮子爹重重唉了声:亮子,跟他们去吧……

 

2

 

       黑云布满村头的早晨。
       丧家传话来:亮子不愿守灵,逃出张家。
       张家势大,亮子爹眼见这硬屎屙不下,又怕又急,应下替代儿子,为张家守灵披孝,送终入土。

 

3

 

       苍穹沉甸甸像匝脏布,扽在山梁。
       张家的殡礼,太跩了,千人空巷。
      “出殡!”
       丧仪的叫唤,让殡场立时旋风般乱糟糟的。不见悲调,只闻笑声……亮子爹重孝披麻,手扶引灵幡,脚踹化纸罐,好个稀罕!
       旮旯里呛出个喷嚏,天就降下闷雷疾雨。
       又咳了一嗽,紧接着高穹里甩下一道红闪。
      “快躲开!要打天雷啦!”
       嘎——嘣——
       输电线上蹿起萝筐大小的火球,跳在地上,炸起丈把高的火墙。
      “快跑啊,电杆子要倒……”
       随即,六米多高的水泥杆,山崩一般掼向红漆漆的棺材。
       棺材板发出痛楚的呻吟,猛见棺盖拨棺而起,前空翻二百七十度,翘立棺头。

 

4

 

       该躲的都已远避。当街上,僵立着一男一女。女人发出尖戾长啸,跌倒;男人吐出大口黑血,跪下。
       积雨泛起腥臭味。
       鞭杆子怒雨的冲洗下,又一道红闪,涂映在棺盖背面大字形“站”着一个小男孩,面貌惨白,血目圆睁,舌头又凶又长, 男孩的手心、脚心,被数枚长钉钉入棺板。益显於痕的脖颈下,悠然晃荡着,一把橙色的橡皮筋小弹弓……

 

5

 

       天晴净。
       亮子娘疯了;亮子爹废了;张家兄弟中老大、老三被雷劈死,另三人逃了。
       警方验尸揭示:一是张倔头死于冠心病突发,拐棍上血迹为亮子所染。双方因口角引发肢体冲突……亮子无责;二是亮子被害于蓄意合力谋杀,凶犯系张家五兄弟共同参与……
       又一年,亮子的傻娘偶孕,诞下一子。
        村人讲:那孩子与亮子一般模样,一般聪明。
 
        完稿于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晚  石家庄鹿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困兽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