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佳怡

作者:王晓尘      阅读:2014      更新:2018-10-10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佳怡。

       那是三年前春天的一个早上,天空蓝得令人发晕,路旁的蒲公英,一簇一簇地绽放,黄灿灿的,闪烁着金光,望去好像一堆一堆的碎金;吐放着野草花特有的那种芳香,让你闻了陶然心醉。

       我起了个大早去赶集,在回家的路上和一位邻居,柳女士打了个照面,她身旁走着一个女士。她向我介绍说:“她叫佳怡,是我的朋友。”

       我注意到,佳怡望着我,嘴角洋溢着甜甜的微笑,眼里透着自信、好奇、和善、友好和愉悦,神态像时刻在探索周围世界的天真可爱的孩子。她约莫三十七、八岁,中等身材,体格健美,身着半新旗袍,白底兰花,素雅合身,衬托出她浑身柔美的线条,透出东方女性特有的那种秀丽端庄、温柔可人的气质。我冒失地说:“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柳女士说:“她家也住在我们社区,说不定哪天你和她碰过面,只是你没留心罢了。”

      我略加思索,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熟悉的名字,眼前闪过一张年轻的面孔,凝视着她那双闪烁着灵光的大眼睛,说:“你长得和我的一个学生模样很相似。”

       佳怡脸上现出了不易觉察的红晕,眼里闪着疑惑的光芒,向我友好地笑了笑,说:“我很少在家里住。”

       柳女士接着说:“她这几年常在老家,专心照看着她的两个孩子,是地道的职业妈妈。她的命好,有福旺夫,有个爱她的好丈夫,为她赚了很多钱。”

       佳怡没有接话茬,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抬起一只脚,踢开路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灰白色石块,动作似乎下意识,但透出几分耐人寻味。

       打那以后,我一直没有看见佳怡,但没有忘记她,一来她长得和我的那个学生相似,二来她抬起一只脚踢开石块的动作不止一次在我的脑际闪过,我觉得她的动作有几分粗暴,和她优雅的气质有些不大相称。

       我几乎每次见到柳女士,都谈及佳怡。她开玩笑说:“看来你和佳音有缘,要不你咋总是惦念着她呢?”

       我笑了笑,辩解道:“她和我的一个学生长得很一样。”

       从柳女士口里,我得知了佳怡不少逸事。一次,她说,我和佳怡两口子是同一个县的老乡,也是中学同学。他们读初中时,就恋爱了。她老公长得虽说不算魁梧帅气,倒也很机灵。他家境很穷困,因此佳怡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们的恋爱,但佳怡死心塌地要跟他。她读完高中就和他结了婚。佳怡父母不承认这门亲,一度和她断绝了关系。婚后,他们离开家乡,进城打工,吃过的那苦呀,我们难以想象。他们曾经在严寒的冬天,身上没棉衣,肚里没食物,在露天过夜。为了活命,他们只要能合法挣钱的活儿都去干,捡过破烂,倒腾过蔬菜水果,贩卖过衣物和宠物,等等。有一年年根儿,他们做买卖把一年挣得血汗钱全被骗光,不得不返回老家。可是,亲人不接纳他们,外人讥笑他们。在喜气洋洋的春节,他们住在村外的窝棚里,没吃没烧,两人抱着痛哭,觉得天昏地暗,凄风苦雨,好像被世界抛弃了。可以说,他们吃尽了人间的苦,尝尽了世态炎凉,但没有屈服,又走出家乡,来到北京打工,经过多年的打拼,开了个宠物店,收益很不错,置了房买了车,日子过得很滋润。他们养育了一儿一女,儿子在读高中,女儿快上小学了。真是令人羡慕!

       柳女士是个单身妈妈,有一个儿子上初中。她三年前因为老公出轨离了婚,弄得精神很不好,一度患了忧郁症。谈到佳怡的幸福家庭时,她眼里总闪烁着羡慕的光彩,赞叹道:“佳怡命好,也旺夫,真羡慕她。”

        当时,我正在写一部农民工进城打工,凭智慧和勤劳富起来为题材的长篇小说,佳怡的故事无疑会激发我的创作灵感,丰富小说的故事情节。我想深入了解她,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去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我在社区静园里遇见柳女士,她对我说:“你不是总想着和佳怡聊聊吗?”

    “是呀,”她一提到佳怡,我就兴奋起来了,急着问道,“她从老家回来了吗?”

     “是的,她儿子今年高考,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她高兴得啥似的。我真为他高兴。”柳女士眉飞色舞地说道,停了片刻,眼里突然现出了阴云,接着说:“唉——真想不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她出了啥事?”我担心起来。

      “她的婚姻出了问题,真叫人难过,也叫人吃惊!”

      “出了啥问题?”我追问道。

      “她离婚了!”

      “啥侍候的事儿?”
       “三年前。”

        “啊?你不是总赞美她美满的婚姻和幸福的家庭吗?咋突然婚变了?”

      “看来,婚姻爱情这种事儿和别的事情一样都是无常的。她昨天才告诉我。”柳女士说话的语气透出了无奈、惋惜,夹杂着几分惊异,“她真能为自己保密。三年来,她的亲戚朋友没有半点发觉。她一直像往常那样乐哈哈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脸上连半点忧愁沮丧的神色也没有。我真服了她。看来她并不是没心肺,而是大智若愚。她离婚比我还早半年,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放下。她的心劲儿和承受力对我鼓舞很大。”

      “你不是说她和丈夫很恩爱。她丈夫很能干,很会挣钱。婚姻破裂了?”

      “男人有钱就容易变坏。她丈夫也没有逃脱这个逻辑,钱挣多了,人就变坏了,吃喝嫖赌,包养情人,感情转移了。她发现后,毅然提出解除了婚姻。她说:‘婚姻是两人互相成全的过程,该放手的侍候就放手,这样既成全对方,也解脱自己。’为了不影响孩子学习,她一直为自己保密,直到儿子高考完,拿到录取通知书,她才把离婚的事儿告诉了亲友。我真佩服她的胸怀和度量。”

       听到这儿,我不禁想起佳怡抬起脚踢石块的动作,明白了她意味着什么,于是不假思索地赞扬道:“她做人的格局令人赞美,她是一位普通而又伟大的女性,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佳怡,可是直到最近,才有幸见到她。她身穿半新红色旗袍,浑身充满了活力,还像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嘴角洋溢着甜甜的微笑,眼里透着自信、好奇、和善、友好和愉悦,像个天真的孩子望着我。我打量着她,开玩笑说:“你真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她脸上泛起了红晕,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说:“是吗?我咋没觉得呢?”

       我话峰一转,说:“你做人的格局值得大家学习,你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不影响孩子学习准备高考,你三年来严守婚变的事儿。”

       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这么说,我的朋友把我的事儿都告诉你了,是吗?”

     “是的。”我不失时机地说:“我想和你深入聊聊。”

     “没啥聊的。我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女人。只知道疼爱自己的孩子,不能影响他们成长和学习。个人的烦恼一转身就会忘掉。”她的语气顿了顿,接着认真地说,“爱情往往能经得住困苦的熬煎,但经不起富裕的袭击。在艰难中,互相恩爱携手打拼创业的夫妇,在事业成功后鲜有恩爱如初的,更难白头偕老。”

      她这一席话很经典,震撼人心,像立春后的第一声惊雷,震醒了沉睡的万物;又像悬崖边缘上立起一块警示牌子——写着:面前是万丈深渊,行人止步!——警示路人。

 

                                                                                                                                    2018年6月28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柳叶儿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