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阔别十年回家乡日记(一)

作者:侯瑛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1340      更新:2021-02-04


2019年2月7日(正月初三) 小雨转阴

         

 出发

 

       规划了一个冬天,我们终于踏上了归途 ,这距离我上次回老家已经整整过去10年了。上次回家是2008年地震过后,公公因病去世,我与三毛仓促奔丧,心境说不出的悲伤与难过。中途因爷爷奶奶去世三毛又两次回家,而我却因种种原因作了留守。
       这次出行也是我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同行,小三毛从启蒙前的暑假我带他回家看望生病的公公至今却是离开家乡13年整了。回首这些飞速而过的日子,老家于我是物非人也非了!
       早在电话里听说过一些老家的情况,而我还是忍不住期待。忐忑,兴奋,又或者说百感交集吧。
      十年,每一处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现在的无锡候车大厅,宽敞而又明亮,又或者正月初三大伙儿都在过年,整洁的大厅看上去出行的人并不是很多。没有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种拥挤,我们从容不迫地踏上了去往西安的252次列车,在西安,我们将换乘通往成都的高铁。由于抢票不易,这是三毛权衡之后最快捷的回家方式了,我与小三毛只需乖乖地跟随就好。心无挂碍,安心享受一段回家旅行吧。


2019年2月8日(正月初四)阴转晴

   

   人在旅途

 

       列车在小孩子的啼哭声中醒来,日行千里,夜行应该是几千公里了。出江苏,过安徽,走河南,到陕西,晨曦中我们离西安很近了,与我们同一个房间的是陕西人,一家三口,他们的小女儿大约7,8岁。可能是离家近了,兴奋得早早从上铺翻下来熟练地找到充电插孔充电。而我家的小三毛或许是觉得自己是大孩子了,除了抱着手机,其余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8点左右我们在西安下了火车,以前路过西安,偶尔会看到一段古老的城墙。我们四川人常常会说“看,那就是城墙倒拐的地方”然后哈哈大笑,这个俚语大约也只有四川老乡懂得其含义。这是我第二次在西安作短暂停留,一出火车站,一段城墙却是真实地矗立在面前。我与三毛相互打趣“快来,快来,给你与城墙倒拐合个影。”
        由于得去西安北站赶乘高铁,我们匆匆去往5路口搭乘地铁前往。途中许多售卖西安特产的店铺,惹得三毛想要停下来买肉夹馍,买陕西特色小吃,却给我催促而没有达成愿望。相对于三毛的欢欣雀跃和我的急切心情,我们的小三毛却是闲庭信步,戴着耳机听歌。这孩子,怎么显得这样的沉稳和少年老成呢?这可不像平时的他哦。
        十点左右我们搭上了开往成都方向的列车,和谐号快速而又平稳,似乎十来分钟我就看到了延绵起伏的山峰。这就是秦岭山脉了,看到大山我就不由自主兴奋激动起来,在山里长大的人大山于我们有特别的亲切感。火车在大山的腹地里穿行,偶尔钻出山洞,高山耸峙,危崖笔立;或者透过两山之间,远远有村落寥寥,炊烟隐隐,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这些美丽的景象撞击着我的视角,让我忍不住想要用手机留下这些美好的影像。而飞速行驶的列车总是在我拿起手机就又钻进了隧道。我竟然没能留下一张满意的图片,只能把这些美好储存在大脑里。
        翻过秦岭,汉中平原却是一马平川,这个“三国”中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地方是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水的源头,陕南地区最大的城市,是西安到成都的必经之地,一眼望过去俨然江南模样。而列车广播里一个柔美的声音正在播报“汉中是两汉三国文化的主要发祥地,素有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的美誉。”说起广播,我来来往往坐过许多次火车,似乎就数秦岭到广元这一段的路程里列车广播最好听,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管介绍地理物产,还是播放音乐,声音都美好得让人心醉。
        离开汉中,火车在一个大山里的小站停留了几分钟。“朝天站”多么有趣的地名,从站台上望过去树木杂草清晰可见,群山苍翠,绵延起伏至迷蒙的云雾里。这已经是我们的大巴山了,贪婪地呼吸一口家乡湿润的空气,我们收拾好行囊准备在下一站广元下车,如今的高速度,西安至广元仅仅只需2小时了。

 

 新农村

 

       广元站,一样的干净整洁、气势恢宏,广场上一只凤凰的造型展翅欲飞。是的,这就是我的家乡,“女皇故里”。而我们的老家还在大山深处,三毛的小姑姑,小姑父已经开车来接我们回家了。
       小姑姑,小姑父没有多大变化,他们比我们也就大十岁左右。许是近几年生活无忧,岁月眷顾竟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广元至苍溪早就通了高速路,而小姑父生性沉稳,谨慎行车所以选择不走高速。一路上惹得小姑姑嘲笑他胆小,亲切的乡音中陈年旧事与新鲜出炉的家族琐事围绕着我们。
       三毛与小姑姑闲聊中,我抽空把手机对准窗外一路乱拍。08年回来时路上那些由于地震而掉落的滚石、损毁的山坡路基早已没有了痕迹。山上植被丰富,林木茂盛;路面宽敞硬化,坐在车上也没有了早些年那种颠簸摇摆的状况。嘉陵江沿着公路蜿蜒曲折,水碧绿碧绿的,沉静得看不见它在流淌。青山倒映在水里,似乎是安静的,又似乎隐藏着无数喧嚣的生灵。我这会儿只想手机内存大些,更大些,把家乡的山山水水都装进我的手机里。
       车至青龙(青梓崖)拐向地干、烟峰方向。这里不再看到嘉陵江了,公路也狭窄一些,两车道沿着山脉走向蜿蜒,公路边一片片新修的小洋楼让人眼前一亮。这应该就是家乡推行新农村建设的成果吧,楼房大多两层或者三层。白砖红瓦或者白砖绿瓦,没有千篇一律,完全雷同的模式。有的是敞开式,有的是用金属栅栏围成一个院子。有一家完全用了金碧辉煌的黄色作为主色,愣是把一个小型宫殿搬到了这大山深处。家乡人在用自己的审美把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这片生养我们的苍山峻岭之中。房屋周围有蔬菜小麦,有雪梨、李子、柑橘、柚子树,也有成片的猕猴桃架子。由于是冬季,果树还没抽枝发芽,如果是春夏季节,白墙红瓦、绿树环合 ,各种花儿绽放馥郁芬芳,那肯定是一副绝美的人间图画。
       看我啧啧赞叹,小姑姑,小姑父不无自豪地给我们介绍起家乡的发展变化。早些年他们都是远赴新疆、兰州从事建筑行业,这几年光是老家的活儿就干不完了。支木、砌砖、粉水、装修,这些活儿早已经是驾轻就熟了。我的乡亲们以一双勤劳的双手在祖国各地为美化城市做出重大贡献,以勤劳换来财富,以勤劳美化生活。我相信家乡的房屋才是他们最杰出的代表作,他们把自己的房屋当成一件艺术品来塑造。有的还在醒目的位置喷上了彩绘图案,有“旭日东升”;有“吉祥如意”;有“感恩主题”……各种寓意丰富的图案寄托着乡亲们善良、朴素、美好的祝愿。
          行走在这样一个崭新的乡间路上,我被一种积极的、向上的氛围感染。是的,我们的国家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追求美好的生活,而那些勤劳的,努力的人总是离幸福最近。

 

新·旧

 

       四点左右我们就回到亮垭村婆婆家了,婆婆新修的房子也搬迁到了公路边上。两层楼房,主体部分贴上了浅绿白底图案的瓷砖,横竖三开间,底层外表看上去是六间房屋哦,后来进去我才知道大厅里还有两个小套间呢。厨房后面带上了干净整洁的洗漱间和厕所,还有农家必备的猪圈。三根仿罗马柱撑起二楼,婆婆说还需喷上颜色或者贴上瓷砖,而我觉得就保留原色反而显得古朴而又典雅。三毛与哥哥讨论以后还需完善一些什么,而我总体上来说很满意。
      婆婆的老屋也就是我刚嫁时曾住过两年的地方,在离公路稍微远点的下面,她还有一些粮食杂物放在里面。沿着小路往下走,杂草丛生,几乎要与人比肩了。老屋显得颓废而又破败,以前下面的田地果园也被荒草占领而成了小动物们的栖息之地。路过以前我抱着不足一岁小三毛采摘柑橘的蔬菜地上面,一只野鸡扑楞愣地从草丛里飞出来吓人一跳。而小三毛却是对过往没有了一点儿印象,他摘下来一株野草的种子呼呼地吹起来。他以为是蒲公英的野草种子也如同蒲公英一样飞散开来。说来惭愧,我这个山里人也把许多植物叫不上来名字,不知道这种植物到底叫做什么名字。
       哥哥嫂子与侄子在年前就先后返家了。由于侄子与婆婆曾一道去过无锡,所以倒是与小三毛很快熟悉起来,临近天黑骑上摩托车带着小三毛不知跑哪去了。
       侄子幼时顽劣调皮,我刚嫁时他才读幼儿园,种种糗事历历在目似乎还在眼前,一晃眼却也是二十多岁的一个大小伙儿了。由于哥哥嫂子长时间在广东打工,他跟着公公婆婆在老家长大。刚刚大学出来实习的他还有着孩子的稚气,听婆婆和乡邻介绍他却是成长为懂事,懂礼貌,感恩孝敬的好孩子了。谁又能说留守农村,农村的生活不能磨砺人成才呢?
       晚饭后我们一大家子围着火炉烤火,二叔二婶儿一家子也过来聊天。如今大伙儿房屋都比较集中修建在公路两边,房前屋后抬抬腿就可以串门儿了。大家彼此感概时光飞逝,几位长辈先后离世,而孩子们却是茁壮地成长起来了,都唏嘘不已。二叔二婶儿早些年也是到处去打工,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他们去过吉林种植人参,到过新疆、北京、山西、兰州等地做过建筑,他们与四川许许多多的乡亲们一样,哪儿有活儿,哪儿能赚钱就跑哪儿去。辛苦一年总是能赚回十几或者二十几万,当然有时候可能也有跑错了地方而收益甚微。近些年他们有了一定的年龄,加之老家新农村建设也需要大量的人力,他们才停下了外出的脚步。
       新农村建设也把一些前些年去往县城市里或者外地买房子的人们再次吸引回来。人们向往外面的世界,而住过一段时间又忆及家乡的邻里亲情、绿色蔬菜、还有干净的空气是城市所不能给予的,因此纷纷再次回来修建新居。如此说国家补贴农民,鼓励大家在自己长时期生活的地方建造属于自己的、漂亮卫生的、水电气都很方便的居所是一件多么惠民的举措。而我也再一次理解有许多房屋喷绘上感恩字画的意义。乡村的人们见过了外面的大世界,对自己的生活质量有了更高的要求,但是淳朴的知恩感恩的心一直都在。
       其间侄子与小三毛回来却是去了乡镇上买回一大袋烟花爆竹,这难得的相聚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一件多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三毛堂兄弟家儿子也已经十几岁了,几个小孩加上我们这几个中年大小孩把又会响又炫丽多姿的烟花送上夜空。流光溢彩的烟花照亮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这一刻大家的脸上都满溢着轻松的、欢快的、肆无忌禅的笑意。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