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杰顿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507      更新:2021-01-13

       自打我到了澳洲,我一直给中国客人做西餐,澳洲客人做中餐。我用此招请客,回回都得以蒙混过关,还赢得了中澳客人同声称赞。

       其实中国人还是认定中餐好吃,但中国人讲面子,表扬实属客气。但澳洲人真的喜欢中餐,也没有面子一说,赞誉倒是实心实意的。我先生鲁道夫不明真相,却兼几分得意,以至于大肆吹嘘:“中餐馆做的是澳式中国菜,我妻子做的是真正的中国菜!”这对我一个根本不喜欢、也做不出好菜来的人而言,实在是太合算了。

        而更合算的,不是日常的江南饭菜,咱们的淮扬菜系,却是北方人拿手的饺子。北方人夸饺子,说“好吃不过饺子”;还有一句“饺子饺子越吃越有”,是说饺子越吃越好吃,越吃生活越好。

       大概五、六年前吧,我到澳洲总有25年以上了。一天先生的女儿丽萨来电话,说她儿子杰顿和她聊天,回忆过往,他说:“妈妈,我童年里最美好的记忆,就是到外公家,吃苑做的饺子!”我哑然失笑,然后听丽萨继续讲,他说“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伤心欲绝(my heard is broken)”——男孩子十六七岁说的伤心事多半指女朋友分手之类——“你就给我吃饺子。”

       这真是完全出乎我的想象——我这个最不上心厨艺的人,能被后代记住的,恰恰是出自我手的马儿虎之的饺子!我既好笑,又庆幸,觉得像中了六合彩。于是说给儿子听,儿子对我最了解了,相信他能够看出此中的滑稽。不料,儿子不但没有笑,反倒认认真真地点头,说他听到其他的几个侄子,也就是鲁道夫血脉的孙辈,都有类似的说法。我更惊得瞠目结舌——我的饺子竟然早就在Hrotek家出了名!老天爷也太偏心了吧!

       杰顿是丽萨的小儿子,我自是喜欢的。我弟弟说他小时候调皮无比,而我还真没什么印象,印象中是胖乎乎的样子。但记得有一次,那时候杰顿大概五六岁,到我们家来;从后门冲进来,见到砧板上包好的饺子,他问也不问,一把抓起来就往嘴里送。那可真把我吓得不轻,吃下肚可不要出问题!

      杰顿在我心目中的奇特,是他和外公的长相惊人地一致。鲁道夫五岁的照片,放在杰顿五岁的脸边,那活生生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初中里的减重。小家伙一下子减下去20斤,从此一直是个标准身材的高帅小伙,尤其是那双取自外公的碧蓝的眼睛,在那张轮廓清晰的面孔上,对你调皮一笑,实在迷人。

       自从丽萨告诉我饺子对他的重要性之后,我是常常想到请他吃饺子的。年轻人忙,我有时候会送过去。一场世界瘟疫让社交活动大大降低,也让家人往来大大减少。时至年底,阅读书单上的最后一本《罗密欧与朱丽叶》,牛津教学版的,有每一场,每一幕的简介,有与台词平行的注释。尽管如此,400年前的英文到底不容易读。我预备新年前夜可以读完,但在12月28日就完成了。我高高兴兴放下书本就同丽萨联系,说我们现在可以安排见面了。

       今年圣诞午餐在丽萨同母异父的弟弟家,以海鲜为主,辅以沙拉,往年最受欢迎的饺子没了用武之地。所以我说我们还是吃饺子吧。丽萨一听到饺子,就高兴地说,那放到30号吧,因为30号杰顿要回来。杰顿没出席我们的圣诞午餐,我又没有参加杰顿他们的圣诞晚餐。所以能见到杰顿,我也很高兴,更何况他又特别喜欢饺子。

       30号傍晚我带上家什到了丽萨家,就我们三个人。半小时不到做完,十分钟不到吃光,连浇汁也一滴不剩。丽萨很是开心,说这让她想起往日里欢乐的日子。她指自己二三十岁的时候,那时候她还不识愁滋味。

       杰顿虽则年轻,这两年倒是经历了几起大事件。前年摔断过腿,吃了个大苦头,踢足球也受到影响;今年买了房子,本想做装修,但现金不足;年初想读工程,但他的房子离市区很远,对学习增加了难度;小孩子难以应对这些事情,渐渐地忧郁起来。上个礼拜发生了撞车事故。这些事加在一起,可比和女朋友分手严重得多了。

       消灭了饺子,丽萨就问起我要盖的房子,这正中我的下怀。我对浴室里的瓷砖,长方形的,应当横贴还是竖帖没把握,很想问问丽萨。丽萨说杰顿就是做建筑的,你可以问他。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呢? 于是杰顿给我解释:如果浴室很小,横向贴瓷砖显得墙面寬,则浴室大;因为你的浴室不算小,所以还是竖向的好看。我本就倾向于竖向的,有这专业的意见,丽萨也赞成,一致通过,问题解决。

       丽萨又让我把房子的图纸拿出来,他们都认真看。杰顿看了会儿,说等你的房子搭建房架时,我到工地上去给你看看。如果工人哪里做得不到位,我能一眼看出来,我也能立刻帮着改正。我高兴得跳起来,这些正是我不懂而担心的地方啊!

       我真是庆幸,今天做了几个饺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收获!突然想起明天是他生日,我还没搞清他几岁。赶紧一问,原来明天25岁。哎呀,简直还是个孩子呢,却真心真意要帮我忙!

       杰顿中学里就明确要学建筑,高中毕业以后就学了建筑技工。但今年初,他想去学工程。但他不在工程的环境里,心里并不清楚工程的概念。这点我非常理解。我父母不是搞工程的,我就对工程稀里糊涂;小草有我这个学工程的妈妈,选择工程就有底得多。但无论如何,学工程就得有数学,他数学底子不够。所以他打电话给我,我赞成他的想法,也承诺能够随时解答他的数学问题。

       在澳大利亚,孩子一成年,都会独立生活。而完全由个人承担生活的全部责任,其实这并不容易。学习需要全力以赴;打工太分心,太花时间。比较好的状况,就是有家里的支持。孩子不妨打点零工,加强独立意识和责任感。杰顿选择独立生活。若再要读一个学位,难度是极大的。但他内心并没有放弃。我喜欢,也敬重他这一点。

       所以我对他说,等我房子盖好了,你过来跟我住,这样你的数学就不愁了。小伙子很高兴。我看他一脸灿烂,又赶紧把丑话说在前面:你可不能指望我给你做饭洗衣。丽萨赶紧说,他自己会做饭,衣服可以送回来。明知都是玩笑话,大家哈哈一阵笑。我趁机逗他,说如果你想做花园,那我倒是可以答应的。然后丽萨和杰顿又一五一十地说要给我种什么种什么。

       该分手了,我还得去婆母处一趟。我们拥吻告别。杰顿给了我一个大大的长长的拥抱。小伙子一 米八好几,我在他胸前就差没消失了。说起来我比他长了两辈,他该叫我外婆。但我们相处的也像朋友。

        ……….

       第二天,2020年的最后一天。早上醒来,我意识到是新年的前夜,便想起来是杰顿的生日,应当发个信息过去祝生日快乐。这才想起来,我昨天怎么会忘记给他生日贺卡呢?!一时好尴尬,于是发短信对他说:“生日好啊,小伙子!我怎么会这么糟糕,竟然浪费了给你生日卡的机会!”

       我真觉得自己荒唐,昨天同他见面,我给了他圣诞卡,却完全忘记了生日卡!小伙子立即给我回了:“谢谢你!哈,你真傻!不过不要紧,我还是很感谢你昨天的饺子!”说真话,我对他这句话是蛮感动的,他一点也不计较我这个不大像话的长辈。

       我想到了三十年里丽萨对我的好,便说:“你真是好心肠,同你妈妈一样, 对我所有的缺点都原谅。”这次他不再是玩笑的口气:“我相信,你已经做到了最好——在我眼中就是完美无瑕。正因为你自己善良,才看到了别人的善良。”——生生地就是一个男孩版的丽萨。

       2020年12月31日

        Adelaide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