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那个叫做“禹王宫”的地方(续)——我们四人帮

作者:侯瑛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464      更新:2021-01-13

       在九零二我的最大收获可能还是与蓉儿(杨蓉), 芳芳(淳小芳) ,梅梅 (王小梅)之间的友谊了。这一份情谊可能是我们自认识到贯穿一生都不会改变的纯粹和纯真,不会受时间和空间的转移而有所改变。可能我们不需要刻意去提及,也不会时时放在口头去做多余的渲染,只是心里一直会默默地牵挂,寄放在心上。
       我们是怎样从陌生到熟悉又结下如此情谊的呢?那应该还是得从排座位说起。可能那时候我们几个个头差不太多,头发又是短发极其相似,赵洪波老师排座位时候就把我们几个排在一起坐在中间第二或者第三排的位置。
       我们几个当中的蓉儿最是活泼可爱,她嗓门儿大,长着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一笑起来似乎整个空气里就弥漫着春暖花开。那些年金庸武侠小说很是流行,《神雕侠侣》里面的蓉儿与靖哥哥的故事风靡校园,蓉儿也被同学们调侃成了校园侠女。芳芳也是一位大美女,刚好那几年流行一首歌曲《村里有位姑娘叫小芳》愣是把小芳唱得颇有名气。我是属于慢热型,梅梅是内秀沉稳型,我们几个性格迥异,却因为少年青春,因为坐在一起成就了一段学堂佳话。行动走一路,我们还给自己按四季排序起了别号,面对同学间的打闹自然而然地结成了坚不可摧的“四人帮”。
      梅梅的家离镇上不远,但是她还是有一段时光选择了住校,蓉儿一开始也住学校宿舍,芳芳与同乡英语老师赵晓丽老师住一起,偶尔也到宿舍借住。我偶尔住宿学校应该就是钻进了她们的被窝。后来梅梅住进她在镇上居住的干妈家里,我们几个竟也跟着跑去凑热闹,在晚自习后跑去她干妈家看电视剧,还享受干妈给的小吃,还能蹭热水用热水洗脸泡脚。这些相对于住学校宿舍大冬天用井水洗脸洗脚应该是一种最奢侈的享受。
       去到同学家住宿我也被同班的张雪丽邀请过,她家离学校稍微远点,家里还有一个小弟弟。张雪丽生得清丽出尘,细长的柳叶眉,眼睛明亮有神,一笑起来眼睛眯在一起,脸颊上两个深深的酒窝。现在的她有时候跟着老公一起跑长途,据说敢开那种吨位很大的货车,这让我很是佩服,她娇小的身躯与那庞大体积的货车想起来都有一些视觉落差感。
       我们几个结伴做的出格的事可能有一起在午休时溜出校园赶场逛街,晚自习后偷偷溜去电影院扫尾看不完整的电影,还有就是午休时间跑去另一位同学罗琼家吃李子。这些事情有一些发生在我降级去九一级时候,她们每遇见好事儿仍然不忘记跑到我的班级教室门口来通知我。那会儿我在二楼,刚好在她们的头顶上。
       梅梅话语少,声音也小,这些特征与我那时候雷同,我们两个在一起似乎有更多的话题。有些话题似乎就远离了学习,校园的范畴,我们两个有一次背着一口小锅子在礼拜天不回家而是走路跑去好几公里外的烟峰山野炊。别人去烟峰山上求神拜佛,我们两个坐在那一棵歪脖子松树下听风谈禅,在一块小石头上刻下一行字,把那块小石头永久地留在了那个被称为有神灵的烟峰山上。
       九零二毕业时候除了毕业照,为了纪念我们“四人帮”,梅梅、小芳、蓉儿特意叫上我一起照了一张合影,这张合影照保存至今,留下了我们学生时代的友情的见证。
       她们离开校园之后的暑假我们轮流着把几位小伙伴的家跑了一个遍,那时候都是用双脚丈量土地,走在路上就差不多要大半天时间,我们却乐此不疲。芳芳很快就成家了,我们另外几个还跑去当伴娘,蓉儿成家时候应该我就不在老家了没赶上。梅梅一直刻苦学习,上高中,上大学,她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有韧劲,在严寒里绽放,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
       我们在生活的浪潮里沉浮,毕业以后也就渐行渐远渐无书,直至杳无音信。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QQ,微信社交软件的流行给了我们找回曾经的便利。记得我刚刚开通QQ号一段时间后,我常常在电脑上打出来这些熟悉的名字一遍遍搜寻,傻傻的我忘记了QQ名字都不太可能是真实名字,在一串串毫无结果的搜索中失望和怅惘。
      找到老同学们得益于QQ群,搜索不到同学,却能搜索到以地方命名的QQ群。我在姐姐的一个同学群里遇见了一位高我们一级的何军学长,被他拉到以白驿命名的“白驿公社群”里。这群里集中了许多有QQ号的我们那个地方的老乡,也被同在群里的同班同学张雪丽,赵伟认出才得以在同学群里找到昔日的老同学,好朋友们。这一年大概是二零一六年了,离大家校园分别已经二十几年了。相逢网络很是欣喜,说不尽的唏嘘叹惋,九零二的温暖与同学情谊更是让人倍感温馨,里面许多同学生活在成都让我这个远离家乡的人是既羡慕又向往。

         四

        网络上的相聚又会引发同学们现实当中的聚会向往,由于梅梅与芳芳还有张雪丽,赵伟,冯三,陈琦,董建他们都在成都,他们倒是经常还能聚会娱乐。另外就是春节时期同学们大都会回去白驿,又给了老同学们聚会的便利。我由于移居无锡,父母也随同一起移居,再回去老家的时间是很少很少了。只能看同学们在群里晒聚会照片,除了能看出大家如今的模样以外,就是感慨大家的变化真的是不谓不大。
        女生一个个虽然经历岁月蹉跎,倒是大多都变得自信而更加美丽,而男生大都变得大腹便便有了将军肚,彰显出来他们的日子精彩无忧。芳芳从事美容行业,更是懂得保养,居然一点儿看不出时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蓉儿居然离我好近,她在杭州从事服装生产管理工作,把握时尚跟进潮流,比我这个从事服装销售的更懂得穿衣搭配。梅梅虽然还是低调性格,但是从她的笑容里面也是让我看到了她的自信和面对中年的从容。她如今在成都一个医药器械公司上班,常常出差全国各地这也给了我们“四人帮”江南聚会埋下了伏笔。
         应该是群里相聚不久梅梅公司就有了一个出差杭州的机会,原计划芳芳一起同行却因为不好调节假期而作罢。这一次蓉儿请假陪同梅梅从杭州专程赴无锡来看望我真让我欣喜万分,匆忙的一天一夜我只够陪她们去了一趟三国城游玩。时隔二十多年的相聚并没让我们感觉到陌生,站在南禅寺的大门口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两个小精灵。蓉儿小钢炮一般的健谈,梅梅也比旧时话多了不少。
         夜晚在我家我们又并排躺在一处,那感觉又似乎回到了从前。说起别后种种,不同的酸甜苦辣并不是我们表面所能看到。我们都有经历离别与成长,生活给我们的并不是都是惊喜和一帆风顺。梅梅与我分别的时间应该更短一些,她说起我把一个月的代课工资借给她用,后来一直没机会还给我的事我却一点儿也没有印象了。一夜长谈,我们几乎到凌晨才囫囵睡去。
          成熟的路从来都是伴随烦恼、欢笑、汗水还有泪水,如果我们在经历种种还能欢笑说明我们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我们只有面对那些能给我们温暖的人表露出柔软的一面,而面对社会我们又成了一位无敌战士。交谈中我发现我们几个好在都有一个坚强的后盾,按我外甥女的说法那就是“嫁给了爱情”。有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有一个懂得维护家庭和互相尊重的人相伴,这就是圆满。经历种种我们还能保留一份天真和纯粹,那一定是我们心里有爱而也一直被爱所包围。
          短暂相聚一次,离别又是经年。好在如今的网络不会再让我们丢失在人海,时不时群里聊聊天,问候一声,感觉我们就在彼此身边。二零一九年的五月梅梅又有了一个出差杭州的机会,这次芳芳想方设法匀得一个假期想要和我们完美地聚会一次。
         杭州东站,西子湖畔,我们“四人帮”难得地完整聚在一起,雷锋塔上观西湖,白蛇的爱情故事与我们三十几年的朋友情谊交汇竟恍若梦境一般。夜晚的西湖灯光音乐剧演绎了什么可以不记住,就记住我们四人曾经到此一游就好了。我们几个游玩得开开心心,梅梅却在回到酒店时候忙着赶报表写总结忙到半夜。
         相聚美好,离别匆匆,哪怕是短暂的一天也让我们回味无穷。经过与芳芳,梅梅,蓉儿的再次现实接触我才发现我自己苟安一隅,与现实生活有许多的脱节。比如我独自一人乘火车竟似乎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我们在改变生活,而生活也在改变着我们。那些不曾变化的是我们对纯真与本源的守护,那是我们最值得珍视的青春时光。
         时光匆匆,岁月如梭。离我们短暂相聚又跨过了两个年头,二零二零年的新冠疫情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生活得郁闷,在最初口罩紧缺时候,梅梅免费快递给我们口罩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
         我们的一生会面对不同的情感,每一份美好的情感都值得珍惜,这其中同学情, 闺蜜情能长久延续就更难能可贵了。不需要刻意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亲爱的伙伴儿们,我们的“四人帮”一直都会存在。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