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蝉死蝉生燕子掌

作者:孟庆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390      更新:2020-05-22

  自从来到日本后,燕子掌是我家养的第一株花。

  当初选择养它,主要是因为它好伺候。它只需要喝水,无需施肥,就能长出肥肥厚厚翠绿色的叶子来。一年四季地供人欣赏。因为那时候我要打工,正没白没黑地在东京拼命地奔波着。

  这一养,它便跟了我近二十五年啦,我们如今也真的是成了老朋友啦。

  在东京最初的那几年里,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搬过多少次家了,每次搬家,都要狂扔一场东西,这燕子掌自然也逃不出被扔掉的东西之类啦。

  只是对它我还是网开了一面的:往往是小心地剪下它的一个肢体来,带到新家继续插养,其余的主干就只好扔掉了。

  可惜当然是非常的可惜,但是也真是毫无办法,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因为日本住房有限的空间,早已经让我们养成了断舍离的习惯。

  在我们最后这次搬进新家后,终于是天如我愿,不但熬到了东京最好的地段,三间宽敞明亮的住房,还有个宽大朝南的凉台呢。

  于是我终于下决心带着硕大挺立的燕子掌,堂堂正正地入住进去,我们一起堂而皇之地当起了新家的主人。

  我担心它的寂寞,也同时请进来很多其他植物,例如葡萄树,金心巴西铁,仙人球……它们站成浩荡的一排,并让它们雨露同享地成了这个家的主人。

  我的新家,从此整个凉台瞬间变成了一片翠绿。

  衣食无忧的燕子掌,从此在我们家更是茁壮起来,它墨绿挺拔的身姿,每每都会成为我的最爱,也是最吸引我的目光的,我还常拿它来说事,在先生面前多次炫耀过自己的功劳。

 

  转年的四月,我无意中发现,这株顽强的燕子掌,没了往日的朝气,显得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当时还以为它是缺水的缘故……可是,几日耐心地伺候下来,它的脸面不但没有恢复,反而更加地接近土灰色了。

  我纳闷的同时,禁不住怜惜地弯下腰来,伸手开始抚摸它的肢体……

  一向硬挺的燕子掌,此时灰踏踏的,感觉就像重病中的人一样,毫无力气东倒西歪的样子。我一触碰,它就无力地摇晃起来,好像随时有倒下去的危险。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又故意地触摸了它几次,这下它更像是醉了一般,脚下无根地大摇大晃起来……

  咦,这是什么情况?我养它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一刻真的是有点发慌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忙找来朔料布,把它连根拔起,将花盆中的土倾盆而出,本意是想为它诊断出个究竟来。没料到的是,刹那间我被惊呆了,惊呆过后,就是头皮发炸,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我的天哪,我不由地惊呼:可怜的燕子掌,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这些蠕动着的害虫,是从哪里来的?天降的不成?它们正在贪婪无耻地啃食着我的燕子掌,几乎把它的根全都给啃光了!

  我心颤颤地疼了起来。恨这些可恶的白蛆,也恨我自己的粗心大意。

  原来黑黝黝的泥土被倒出来之后,在灿烂温暖的阳光下,土中有十几条肥肥胖胖的白蛆一样的幼虫,由于不适应突然到来的阳光,在光天化日之下,慌乱地弓着身子,扭动着肥臀四处逃窜着。此刻,它们在沃土中尤其扎眼。

  我急忙唤来先生,我俩认真研究一番之后,才敢断定:这些肥硕的幼虫,一定是蝉的幼虫。不知它是何年何月在我家的花盆里产下了它的卵,这个可恨的蝉,至死都是这样的挣扎,这样的诡计多端!

  最初的一闪念是:我要杀死这些蝉虫,为我家的燕子掌报仇。

  我气哼哼地急忙从袋子里拿出新土来,刮净瓷花盆,把奄奄一息的燕子掌重新小心翼翼地栽进去,细心地扶正后浇水。

  边干边祈愿它能够躲过这一劫。在我与它这么多年的交往中,我已经深知了燕子掌的脾气秉性,知道它很顽强,相信它会安度过关的。

  正在我满怀着仇恨想把那些藏着头,露出尾巴的大肥虫杀死的那一时刻,我先生求情般蔫蔫地对我说:“你看,咱家里又不是没有多余的花盆……我看还是算了吧,它们也是一条命啊,还是不要杀死它们为好……”

  我双眼冒火地死盯着他,不解地问:“你说什么呢?难道你要养这些害虫吗?”

  他不回答我,自顾自地说着:“你知道蝉的一生是怎么度过的吗?…… 夏天,在树底下听见熟悉的声音“知了——知了——知了”,那就是这些卵长大变成蝉了呀。蝉的一生经过受精卵、幼虫、成虫三个阶段。 进入夏天,早年产下的受精卵会孵化成幼虫,他们会钻入土壤中,以植物根茎的汁液为食,通常幼虫会在土中待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呢……往往到 6月末的时候,幼虫就成熟了,它们那时候就会从这土里爬到地面上来了……”

  我有点懵,不错眼珠地看着他,“你说这么多,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觉得它们也挺不容易的……谁都有自己的难处,它们一样也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他避开我的目光,一脸悲戚地说着。

  我脑子里立刻划起魂来:他不是在向我暗示他自己吧?……自打他知道了自己是战争孤儿的身世以后,他变得从不杀生啦,哪怕是一个蜘蛛,一只苍蝇,他也要打开窗子,给它们放生!

  多少次我不解地追问过他,他只是头也不抬淡淡地回我一句:“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可是这令人恶心的虫子,可把花给害惨了……”

  “那倒是,其实你仔细想想,不管是黑暗也好,光明也罢,它们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命苦,更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而是拼命地觅食呢……”他应付着我说完,话题一转,又替那些害虫说上了。

  我一扭头,把他和他的奇谈怪论,扔在了一边。

  先生献殷勤地端来一个闲置的花盆,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戳着湿土和土中的虫子。

  “其实,这些恶心你的虫子也有它极为精彩的地方呢!”

  我不解地用眼睛打量着他,心想:不要轻易地上了他的当啊!看他还有什么新的花招。

  “在闷热难耐的夏天,最卖力的音乐就是蝉鸣了。你仔细想想,是不是真的?别看蝉的体积这么小,它却有让人敬佩的地方呢!……”

 

  那一刻,我欣慰了先生的三寸不烂之舌。也明白了他一遍遍的暗示。

  不由从蝉生联想到了先生的一生,想起他的经历,我无语了。

   蝉的一生即漫长又短暂。 蝉在地下生活是漫长的……其实人生也如蝉生啊。

  人从出生到去世,屈指算来,在红尘中生活仅仅不过三万多天。其间不但要经历四季,经历成长,经历奋斗和苦难,有的还要经历战争,被战争的裹挟中,往往也会让无辜的人变成坏人,变成失去了一切的可怜人,甚至有的还会变成大恶不赦的罪犯……

  在自然界是这样,在人间也是如此,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让生命充满了变数,充满了连我们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局面……

   蝉的一生给我们人类的启示是: 不管是黑暗也好,光明也罢,这些都不是它所能掌控,所能扭转的。它只能在黑暗里,寻找能让它维持下去的养分,抱怨自己命苦也是徒劳的。

  不抱怨命运,不向命运投降,这才是我们应该做到的。甚至连眼前这些让我觉得恶心的虫子,它们虽是害虫,想想这些,它们也确实有它精彩的一面,蝉的一生是如此,人的一生更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我的气渐渐地消下来了,最终也就释然地退了一步,给了那些形象丑陋的胖虫子,一个能够生存下去的就花盆做窝窝……

  一周后,换了新房的燕子掌的叶子上,渐渐地有了鲜绿色的光泽,两周后,燕子掌好像是已经稳了脚跟。一个月后,生命旺盛的燕子掌,从它的腰部又悄悄地生出了新绿色的杈杈来,这说明生命旺盛的它完全康复了!

  我的心也终于由愤怒渐渐地变得平稳,变得开朗和欣慰起来。同时,我也在悄悄地期盼着另一个盆中,那些新的生命们能够早日爬出来,看着它们展开翅膀飞起来,在燥热的夏天唱起来:向人们诉说它们生命短暂而精彩的过程!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