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2020的两次回眸

作者:赵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44      更新:2020-05-18

         
下楼真好 


  周日,阳光灿烂的午后。静寂,听得见窗外大风的喧炫声势:似乎有怒意,是向所谓新冠病毒的吧。真不喜欢“新冠”这个名字,似乎带着一种得意洋洋的骄横。不过这几天总算疫情向好,全区全市已经好几天无新增病例,大家似乎都稍做轻松,可也难免紧张,怕一朝再次反复,又难收拾。这些日子,倒也不是完全宅家,也上班,只是基本单位和家两点一线,连老习惯每天午间去母亲家也变成难事:
       原先四通八达的小区都围管起来了,只留一个出口,四五个人轮班站岗,每去一次,各种盘问,登记,测体温……当然本小区居民们都办了通行证,本来觉得办个通行证不成问题,可是开车办证还要出示行车证,人家一看地址不符,立马不允。好在只要登记好了还勉强让进,也只能每去一次就详细登记一次,麻烦之极。有次登记时负责给我登记的女孩正巧接电话,应该被电话分神了,她顺手就拿起一张空白通行证,一边听电话,一边问我,就把信息都写好了,然后对着话筒笑吟吟地都没再看我一眼就把这个通行证交给了我。我大喜过望,抓过来赶紧上车一溜烟跑出好远,生怕她回过神来反悔。自此,我才又正式通达了走娘家的路。那一天到了家,赶紧向母亲报喜,母亲听过,也连连指着电视机像要表达什么,起初我还以为她要看电视节目,后来看见电视机上有个红色卡片,原来弟弟也费尽心力给我办了一张步行的通行证。这下好了,双证了。
       继续说证,我们自己小区出入也得走各种手续,开始是汽车通行证,后来又加上班出入证,后来又强化,加了单位介绍信。想想这段时间社区工作人员也真够辛苦的,日夜轮流值班,疫情当前,限制人的交流真是重要的环节,我想每个有责任心的人都是赞成这些举措的。也更加明白,在所有静好岁月里,缺不了每个社会角色的值守。
       好在,小区里场地也算不小,闷坏了可以下楼走走,帽子口罩各种防护,也够麻烦的。索性连散步也减免次数。瑜伽垫重新铺展,每天晚上沐月光做拜月式,几周下来渐渐适应,长肉之势也慢慢抑制。
  还有一个地方得三四天去一趟,那就是超市。年假女儿回来,说她爸是易感体质,最好少进超市等公共场所,所以这个原先他的工作,就由我接任了。闺女的建议,她爹一向认真执行,这次也不例外。其实我也赞成,总觉得他在防护上比我粗放一点,所以也就责无旁贷了。其实呢,进超市更有满满防护措施,像是仪式感,量体温登记不说,在我们小区的超市里,还加一个向你的手上喷消毒水的程序,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喷和被喷的都觉得有点可笑,但是却没有一丝马虎的意思。好吧,匆匆去买一圈,油盐酱醋茶蔬果,好在物资也不缺,价格也稳定,我想这是挺重要的一点,让宅中的人们保持安静。
  再说宅。虽然还上班,但是不出去锻炼,看电影,逛街,吃饭,聚会,毕竟在家的时间多多了,一天早晚餐在家吃,我倒也不操心,做菜一向是孩爹的乐趣,看着他每每在厨房里荤素搭配,我点点菜,挑挑毛病,倒也别有一番乐趣。当然,他红案还行,白案可是我的乐趣了。这段时间像我这样在家做面食的应该不少,包子,饺子,面包,饼干……抖音上众人都在交流,大家好像借着这些社交软件团结成了真正的社会大家庭。某次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女孩拿着大麦克站在楼下唱起《我和我的祖国》,宅家的人们从各层窗户里探出身来拍照挥手……一时让我热泪奔涌。
      可是,春天已经来了,多诱人啊,最早的花儿已经开了。昨天下楼去水边看了一会迎春花,还即兴整两句词儿:宅深初见千朵秀,一地黄金自流光……可惜偌大的花园里鲜有人至,周围真的是静如太古,我专心拍了几张照,抬头远远的有一家三口走过小石桥,猛听那五六岁的孩子一声大喊冲出口罩:下楼真好!

                            (写于2020年2月24日)


记着丝丝春气息 

 

  春节以后,日子潦草,只盼疫霾早散,春事如昨。
  2020年的第一缕春色,是从铺天盖地的疫情消息里,挣扎出来的。那些日子,从手机到电视的消息真的看到窒息。但是谁都不会否认,一丝春天的消息,就会带来无穷的希望。先是迎春花开了,在小区的池塘边,从零星到成片,但是春寒料峭,一波三折,出其不意就是一场雪,迎春花和冰雪在一起,真真是冰凌枝间挂,金花雪里埋。我拍了视频和图片,传给同事当素材做抖音,知道在这个初春,一朵花就是一抹亮色,可以照亮情绪。
  所以,要经常喘口气,看看花,关心一下日程。在走向春天的历程里,每一天的行进都别具意义。
  雨水节气了,窗外朦胧见柳芽。​​​
  办公室的窗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柳,一棵是紫玉兰。柳叶新裁,玉兰挂苞,在接下来每个暖洋洋的艳阳天里兀自顺时而长。往年春天,好像并不能引起我如许注意,觉得这叶与花湮进了旧楼空隙里,与嘈杂芜晦的忙乱一起沦落,我的春天只在野旷天低的清风朗月里……可是,那几天,我却突然发现它们是报春使者了,它们似乎是善解人意的,尽职生长,却隐忍含蓄并不邀请,仿佛知道对于这个春天,我和周边所有人一样是隔着一层小心翼翼的,是泥足观望,迟迟不前的……是的,春天渐进,可是这个春天却真的不可以肆意,那些美丽的芽与花,也许要忍受不被观赏的寂寞。一如躲在室内不敢外出与聚集的人们。
   惊蛰日。打算有点仪式感。于是下午下班到家后换上跑鞋又下楼了,也要出蛰,重返一下“跑坛”。倒也没耽误锻炼,每天在家瑜伽,也算认真,但是室内运动和室外运动是两个概念,所以今天要重试身手,当然还要戴口罩,所以怪怪的,呼吸不通畅,跑步也失去大半意义。没有勇气摘,也不单纯是还需继续小心,更在意的是求同感,当戴口罩成了一种公众行为的时候,不戴真就成了异类。楼间绕圈跑半小时,迎春花都快开败了,梅花在对面院落里,一周前就零星开了,现在也不知何况了,想去看看,还得上楼去拿通行证,算了。即使我不看,花一定还是要开,只要花在开,那就是开在心里的,可以带来美好和温暖。是的,微信上大家都在说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就是这样。
   即使天气依旧寒冷,但很多天的午后的阳光好得不忍辜负,就下楼逛逛,出来才知,如我想法者不少,大家三三两两开始遮面出门了。虽然只在小区内,活动范围有限,但是看树,看水,晒太阳,也挺满足了。遛狗的,闲走的,洗车的,一派春和景明。洗车的大叔被路人夸勤快,他回说:在家实在憋的慌,下来活动活动,也能多吃点……真的是啊,想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活动活动筋骨。劳动是一种需要,经过这次蜗居后,也许很多人都会这么想。我继续跑步半小时,跑完去看水,看水中楼与树的倒影,柔波似镜,照出一幅美画,看了很久。看完又去寻花树,好几样都含苞待放了,海棠叶也冒了尖。还是喜欢看柳,春柳是多么值得细看啊,春从柳处始。春风有形,先上柳条,春光有色,先映柳叶。在灰色的枝桠间,那一点鹅黄轻绿,是寒尽微曦,一切都由那一丝丝绿意,慢慢缠绕,理顺,润开。特别是在一天的伏案后,这傍晚的远眺里,是柳色如烟。想想,我的感动,通常都在这青黄相接处。 ​
​​​  随后的几天,花事渐繁,看,那一丛丛橙黄复瓣小花,不是哪家的,大概自己长出来的,每年此时开,累累绵延,一直到盛夏。很大一片,无比繁茂。棣棠,去年初见,百度始知,今年寻址又见,若重逢,不胜喜。
​​​​  转眼就是四月底,人间四月,是盛大的宴,人人都是被款待者。今年的感觉尤其如此,冬意坐实慢慢过去了。4月26日,中午去母亲家,看见路边蔷薇开了一朵,第二天就连篇累牍地开了。办公室南望,树色,也由鹅黄青翠,已然蔚然深秀。下午下班路上,忽觉花香袭人,原来路边是一片槐树林,夕晖映照,槐花琳琅挂了满树,赶紧摘了口罩深深呼呼吸,然后放下窗玻璃,载着满车芬芳到家。看啊,各种果树,繁花开过,青果初见,天气扎扎实实暖起来,晚饭后还有长长的傍晚散步时光,走过一家家的花圃菜地,看见每一株植物都在与天地会心微笑。
  三个月前期待的疫去春来不就在眼前吗?一丝丝春天的气息,终于汇聚成了稳稳的春天,向着更加强大的夏天走去。这一切得来多么不易,让我们珍惜眼下的每一帧风景且深深感恩。

                               (写于2020年4月28日)

上一篇:永坪 永坪
下一篇:随感三则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