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影视改编

首页 > 影视改编

红雪莲

作者:杜文娟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4069      更新:2020-04-20

《红雪莲》
作者:杜文娟
类型:历史•援藏•情感•女性
类别:小说
字数:38万字
建议改编:院线电影+电视剧+网剧 

 

        一句话概述 

 

       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多年来,四代内地人在西藏的工作生活情感,与藏民族藏文化的交融与碰撞,  小说背景设置在内地和西藏两地,  是一部汉藏友谊史,六十年的援藏史。

 

       内容简介

 

       南宫羽是一位水电职工子弟,自小向往繁华都市生活的她,不甘心像父辈一样,在深山偏僻之地终其一生。便蛊惑男朋友李青林南下珠江三角洲打出一片新天地,李青林却遭遇被收容等不幸,母亲去世,本人患上了强迫症。南宫羽的少年同学柳巴松,是父亲柳渡江在藏北羌塘援藏出逃时捡拾的孤儿。来自北京的热血青年柳渡江为了个人前途,与家庭断绝关系,并改名换姓为楼卫东。环境的恶劣,生活的艰辛,理想的破灭,使援藏教师楼卫东当了逃兵,回到内地投奔大学同学郭汉山,隐姓埋名抚养柳巴松成人,最终郁郁而死。多年以后,柳巴松为了赎罪,回到西藏当了一位医生. 受欧珠久美之邀,南宫羽去往藏北,成为青藏电力联网建设大军的一员,为了这一伟大工程的顺利完成,南宫羽、柳巴松、李青林、欧珠久美等,在藏北无人区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演绎出精彩故事,完成了人生蜕变,灵魂得以安宁。

 

         故事梗概

 

       南宫羽是一位水电职工子弟,学的也是电气工程自动化专业,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秦巴山间一个小水电站当值班员,自小向往繁华都市的她,不甘心像父辈一样,在深山偏僻之地终其一生。

      镇子太小了,小得逛完所有街巷,一根烟还抽不完,一泡尿能从街头流到街尾,能够谈婚论嫁的小伙子几乎没有。小学教师李青林便成为南宫羽打发光阴的伴儿,饶舌热情的镇团委书记夏克的如影相随,引起南宫羽的反感,也许因为寂寞,也许因为荷尔蒙的生机勃勃,使她迅速走近李青林。总之,他们恋爱了。

       山乡的原始,李青林家的穷亲戚,愈加坚定了南宫羽逃离逼窄,过上锦衣玉食生活的决心。那个时候全国人民像被施了魔咒,全都热血沸腾,新生事物海浪般打来,开放沿海城市,设立经济特区,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她便蛊惑李青林利用暑假南下珠江三角洲,试图打出一片新天地,自己再随后跟上。

       数月以后,李青林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黄鹤一去不复返,母亲下地窖取红薯时因病倒地,几天以后不治身亡。南宫羽前去吊唁,点燃火纸的当儿,忽然听见棺材中李青林的母亲发出叹息。惊惧中她被赶出家门,被视为李家的丧门星。

       一路追随到南国的南宫羽惊奇地发现李青林变了,至于为什么突变,其间经历了什么,南宫羽一概不知。李青林只将她视作熟人,联系也很少,但依然尽其所能帮助她。南宫羽终于过上了繁华都市生活,但她情无所依,潮涨潮落的东江浮萍一般,艳遇过,一夜情过,小三过,差不多变成了衣食无忧的富贵闲人。时光荏苒,大腿不再有力,乳房不再饱满,得到的玫瑰也从九朵六朵变成了一朵。接玫瑰的方式也从双手单手,变成了两根手指头。

       一个偶然机会,她在东江边看到“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摄影展”。西藏林芝的无限风光强烈地吸引了她,其中一幅作品的作者叫巴松,令她想起少年同学柳巴松。抱着看风景的心态,当了一名支教老师,前往西藏。进藏途中有人原机返回,有人因高原反应进了医院。

       年少时期的柳巴松蓬头垢面,好出风头,长相与其他同学迥异,经常被骂作丑八怪。从小到大,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只有整日佝偻着腰,沉默寡言,年龄模糊,头发稀疏,胡须银白的父亲。有一次触景生情,跟父亲要妈妈,父亲的脸由白变青,那青色一直持续到父亲去世。父亲去世以后没有像常人一样土葬,而是火葬以后将骨灰撒入江河,这条江河最终汇入长江,流向江南。

       按照柳巴松自己的愿望,初中毕业以后上高中,高中毕业考大学,最好学体育,带一帮小子嘻嘻哈哈,轻松快乐。但父亲武断地让他学医,而且越早自立越好,他自然不清楚父亲的良苦用心。这期间,他对仙女般的南宫羽有过好感,但因各种原因,只留下一段青涩回忆。

       父亲去世的时候,柳巴松已经是一名实习医生,为了解开父亲生前之谜,他去找父亲的大学同学郭汉山,父亲当年逃离西藏,投靠的人就是他。世事沧桑,郭汉山已经神志不清,思维紊乱。柳巴松父子为了生存带给郭家诸多麻烦,郭伯母并不待见他。柳巴松与外科医生师子伊结婚,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天伦之乐,愈加怀念郁郁寡欢的父亲。柳巴松一家对郭汉山夫妇关怀备至,也大致了解到父亲柳渡江的波澜往事。

       革命家庭出身的柳渡江,自小在满目葱郁的江南水乡长大,考进北京一所大学师范专业,红旗漫卷年代,热血青年柳渡江为了个人前途,与家庭断绝关系,并改名换姓为楼卫东。积极响应伟大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青年模范楼卫东主动申请到西藏,到最偏远的藏北羌塘一个县城工作,在县完全小学当了一名教师。

       身临其境以后才知道,这里长冬无夏,氧气稀薄,茫茫无人区,方圆几百公里以内没有高过小腿肚子的绿色植物。环境的恶劣,生活的艰辛,理想的破灭,喝水一般平常的死亡威胁,使他最终当了一名逃兵。逃亡路上相逢一对朝圣的母子,母亲在抛撒完手中的风马后悄然离世,楼卫东只好把幼小的男孩领回内地,这个男孩就是柳巴松。回到内地的柳渡江,隐姓埋名抚养柳巴松成人,最终抑郁而死。

       柳渡江在藏北数年,并非一事无成,他与校长扎西结下了深厚友情,使扎西的汉语水平快速提升,培养了以欧珠久美为代表的优秀学生,将汉地生活习惯,现代文明带给这片亘古荒凉的雪域之地,同时也得到了土丹卓玛等人的关照和帮助。

       多年以后,柳巴松为了赎罪,回到西藏当了一位医生。

       支教老师南宫羽在喜马拉雅河谷与柳巴松邂逅,遭遇了从天而降的泥石流和溜索渡河,相互救助的生死经历,使俩人的心走得更近,彷佛还产生出些许向往。前往雪莲花小学途中,具有超凡专业能力的南宫羽,帮助一个水电站避免了水淹厂房的事故,赢得水电专家欧珠久美的信任,欧珠久美就是柳渡江援藏期间教过的一名学生。

       支教期间,南宫羽见识了藏区医疗卫生的落后,请求医药代理商李青林为西藏做点什么,通过电子邮件,终于知道了李青林当年南下淘金的细枝末节,由于没有暂住证,被送到采石场做苦力,以换来遣返原地的路费,种种苦难使他死无藏身之地,患上了强迫症,也无法面对南宫羽的一腔热情。

       接受欧珠久美的邀请,南宫羽去往藏北,成为青藏电力联网建设大军的一员,在风雪飘摇的那冈措之畔,采撷到了千朵一红百年一见的红雪莲,受神秘力量的招引,陷进银色那冈措。柳巴松和欧珠久美被盘旋不去的斑头雁吸引,并及时现身,用歌声和鹰笛唤醒了她。而那优美的旋律,正是多年以前楼卫东进藏途中创作的歌曲。

       那冈措中间的孤岛上,必须得建起一座电力铁塔,挖掘机搅拌机等现代化机器无法抵达孤岛,为了保质保量完成艰巨任务,冰湖上从此多了数条由草木灰撒出的哈达般小径,如果从高空俯瞰,应该是一朵盛开的格桑花。施工人员只能肩挑背扛从小径上涉足孤岛,燃烧羊粪和枯草融化终年冻土,以最原始和坚韧的方法,成功竖立起这座千里电力天路上的特殊铁塔。随着火苗的跳跃升腾,柳巴松瞬间回到幼年,回到与养父楼卫东日夜兼程茹毛饮血的逃亡时光,与雄鹰抢食羚羊的胎衣,与狼共食一只黄羊,直木钓鱼生吃。当柳巴松第一次吃到煮熟的面条,以为是虫子,习惯性地用两根手指刨食。

       在电力联网工程标段驻地,南宫羽倍受耄耋老人秦姨的关照,这位追随丈夫老秦一路西行的老人有着恢弘经历,明知道丈夫已经在修建青藏公路的时候牺牲,还抱着一线希望,幻想能与丈夫团聚,执意在埋藏丈夫忠骨的地方生活几十年。她的住所,其实就是病人死人收容站,给病人热炕的温暖和及时救治,给死人体面的临终关怀并送上西天,不管是犯人还是旅人,不管是藏族人还是内地人。而与秦姨一起生活的离休医生老白,则是楼卫东几十年前进藏时同行的旅伴,也是建国初期,较早一批进藏工作的医疗人员,由于是中央政府派出,被当地人称为中央医生,老白年轻的时候,不仅在国民党部队服过役,还留洋过苏联,曾经与秦姨的丈夫老秦是患难战友。

       在秦姨和老白的收容站,南宫羽与冀苗苗已经去世的父母同处一炕,冀苗苗的曾祖父是解放阿里的一位烈士,祖父和父亲总是前往西藏寻找先辈遗骨,最终把自己丢在了寻祖路上,冀苗苗在藏北见证了人间大爱,后来,也走上了慈爱之路。几十年前,模范青年楼卫东翻越昆仑山前往西藏时,与冀苗苗的祖父有过一面之交。

       这片荒芜残酷的不毛之地,或许就是楼卫东多年以前援藏和出逃的地域。楼卫东出逃之地,正是南宫羽、柳巴松、李青林们最终抵达的地方。他们像稀世珍品红雪莲一样,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演绎出别样故事,完成了人生蜕变,灵魂得以安宁。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几代内地人在藏北无人区最终汇聚,以内地与西藏电力联网重大工程建设为桥梁,表达出藏汉相融相通的历史延续和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 杜文娟,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著有长篇小说《红雪莲》《走向珠穆朗玛》,小说集《有梦相约》,长篇纪实文学《阿里 阿里》《苹果 苹果》《祥瑞草原》《岩兰花开》,散文集《绿雪》《天堂女孩》《杜鹃声声》,评论集《杜文娟作品赏析》等十一部作品。在《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十月》《北京文学》《中国作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约三百万字,有作品入选年选和排行榜。曾获第六、七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第五届柳青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解放军文艺》双年度奖,《红豆》杂志双年度奖,陕西文学研究所2019年度有突出贡献小说作家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徐迟报告文学提名奖,第22届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铜奖等。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塞尔维亚文、哈萨克文、藏文等在国外出版,作品随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中国书架”,落户多个国家。陕西省六个一批人才、百优人才、三秦优秀文化女性。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东莞文学院签约作家,成都文学院特邀签约作家。现居西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告别丰岛园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