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梦里家乡那盏灯

作者:石文娟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336      更新:2020-03-05

       广州的夜晚因霓虹灯的装扮而绚丽多姿。这座东方的不夜城涌动着超时代的浪潮,矗立在珠江江畔。记不清有多少回,踱步在美丽的珠江堤岸,望着波光粼粼的江水,怀思着我遥远的家乡,那个矗立在山西晋中偏南,吕梁山南段东侧的县城——汾西县。确切地说,汾西是个小县城,唯有一条不算宽阔的大马路,西门到东门是这条路的准确起止点。如果步行,最多半小时走完。地方虽小,出了名的文人骚客并不少。赵正雄就是其中最瞩目的一位。他写过很多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也正是因他的影响,确定了我的理想,坚定了我文学的道路。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一直是一个内向、羞怯、沉默寡言的女孩子。“十句话问不出一句”,这是所有亲友议论我的话题。为此妈妈经常流泪,她经常跑到学校找我的班主任,诉说她的担心,她可能以为长此下去我会变成哑巴。想到这些她会更为内疚,后悔不该为了工作将我一出生就送给别人喂养。我是农村长大的。至少,我还在襁褓的时候在农村实实在在生活了不到4年时间。如果讨论到一个孩童的记忆时间,那么3岁多回城的记忆已然使我刻骨铭心。那是我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都不愿面对的事实。是一种情感与肌肤的切割,那种痛是习惯了饮一种奶,闻一种熟悉的体温,嚼一种软硬适宜的口香糖……当这些东西突然间消失的时候,内心发生的恐惧。这种恐惧完全改变了我的性格。崭新环境中的各种生活规范使我犹如惊弓之鸟。惟恐说错话、做错事。我变得敏感而脆弱。我一直孤独生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随着我一天天长大,妈妈哭得更凶了,她絮叨着:“我的孩子,这里难道是旅馆吗?我才是你的亲妈呀,你怎么就不肯张开口同我说一句话呢……”我将头深深地埋在胸前,我的泪将我胸前的衣服湿了个透,摆弄着我的手指,心中五味掺杂依然吐不出一个字。我将更多的时间把自己放进书堆里,小人书、连环画是我最喜欢看的。爸爸经常会买回来这些读物给我,每次都是厚厚的一摞。看完一本又一本,看完一遍又一遍,只要有时间,我会与书为伴,走路也看睡觉时躺在床上也看。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现在我戴1100度的高度近视眼镜。因为太爱美,白天戴着博士伦,周围的朋友们都不认为我眼睛近视。
       真正影响我性格与人生的是赵正雄老师。我读小学五年级时,初识赵正雄老师,当时他和另一位作家赵金彦一起采访我的妈妈,妈妈当时是县工会副主席,因公务繁忙,做事非常认真,经常超负荷工作,在汾西久负盛名“女铁人”。当时赵老师采访妈妈时诙谐的谈吐与夸张的手势深深吸引了我。于是我找来他的著作仔细阅读,也经常会从收音机里在线听他写的小说连载。我上初中后,他已是汾西县城赫赫有名的作家,县文联主席。和父母的友谊很深厚。两家几易搬迁,最后竟然成为近邻,仅隔一条马路,几乎每天会遇见赵老师。他和父母常聚一起讨论政治、经济、新闻、人生。有时,我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听他们精彩的辩论。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在我的印象里,赵老师俨然一位艺术家。略长的长发向后梳拢,高高的鼻梁戴着一副玻璃茶镜,后面闪烁着一双睿智的眼睛。他的声音洪亮,谈吐幽默诙谐,每每谈到兴致时他会手舞足蹈,洒脱地像个指挥家。
       我从未见过如此性情活跃,谈吐非凡的人。由于内心对文字的追求,对文学的喜好,自然对赵正雄老师产生仰慕与崇敬!
  初中二年级在《小小作家报》发表了第一篇小小说《大约在冬季》 。收到报纸的第二天下午放学回家,爸爸和赵老师坐在客厅沙发里,赵老师手中正拿着那张报纸仔细看着,见我回到家,他笑着叫我并挥动手臂:“文娟放学回来啦,快来,过来坐叔叔旁边。”我放下书包,低着头慢慢走过去坐下来,他轻轻拍拍我的头:“这是棵好苗苗,一定要好好培养!”父亲在旁听到赵老师这样一说,立刻爽朗地笑出声来:“老赵,这孩子就交给你了。以后写作方面麻烦你多指点教导!”“那是一定!”赵老师坚定地点了点头。爸爸又转向我:“孩子,快谢谢赵老师!”我憋红着脸,冲赵老师点了点头:“谢谢赵老师!”声音细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楚……赵老师接着问我平常读了些什么书?有什么心得?我轻声一一回答着。他和我谈了很多写作技巧与写作时必备的心理素质,给我讲了他的文学成长经历,让我感触很深。又鼓励我多读一些文学著作,多做笔记。当时我自己都很惊讶,怎会突然间开口同赵老师讲了那么多关于写作的心得与体会。
  妈妈由衷地欣慰,她认为我会变成哑巴的担心经过这次谈话后终于从心头卸了下来。她开始忙前忙后想法子做好吃的饭菜给我吃,她不知道我最爱吃什么,因为一直以来我的沉默寡言致使我在饭桌上从不挑三拣四。这也养成了我至今从不挑食的习惯。
       追逐文学的梦想使我的性格渐渐开朗起来,我变得爱笑,爱说话了。之后,我每有一些写作习稿都会交由赵老师点批。他会很仔细地用红笔勾注圈点并在一些病句或在一些措辞错误的地方修改纠正。有时他会与我谈论文章的中心思想如何再更深层次地挖掘。“就像是钻石油,钻的浅,你只收获皮毛,钻的深,你将会获得整个汪洋。文字苦旅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有时候一篇好的文章是在无数次的修改删剪,几易其稿之后才出炉的……”在赵老师的指点下我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当时汾西县城唯一报刊《汾西文学》是由汾西县文联和汾西县企业文联主办,汾西人自然的报纸,汾西文化的象征。赵老师将我的一些作品诸如《恶性循环》等推荐发表于此。一些作品也陆续获得全国奖项,诸如《读你》、《生命的色泽》等收录进《如梦人生》、《青春心痕》等大型书籍。
       赵正雄老师对我的帮助一直到大学时期。1993年8月,山西省汾西县文联授予我“汾西县文艺创作先进个人”的荣誉,赵正雄老师亲自颁布发证书给我。这是对我文学创作一种莫大的鼓励与对我作品的肯定。2000年7月,赵正雄老师引荐我加入了临汾市作家协会。那天赵老师到我家将证书递到我手心的时候,我感到无比荣耀,却又感觉沉甸甸的。他右手拢拢长发,向上推了推茶色眼镜,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文娟,你很有灵性,一定要坚持写作,要习惯利用好生活的碎片时间写作,随时随地只要灵感来了就赶紧做记录。”我重重地点点头,心里清楚我将永远会为这个梦想奋斗下去!
  后来,因为一直工作在外,又由一个城市辗转于另一个城市。思乡之情每每油然而生,总会想起赵正雄老师对我文学创作的谆谆教诲。虽然经商了,每天拼搏于尔虞我诈的商场,不过文学梦始终未间断过,每每有闲暇时光,总是会坐在电脑前敲打一些文字,创作一些作品。获得全国文学奖项越来越多,在各大报纸杂志发表的作品也越来越多。2012年如愿以偿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记得2010年7月出版了诗集《让时间在爱中消失》。同年10月16日由汾西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汾西县作家协会、汾西县音乐舞蹈家协会、汾西县玉丽舞蹈室协办,北京市朝阳区京客隆文萍工作室赞助,在汾西文化中心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名家荟萃助兴演出的“石文娟诗歌朗诵会”。回家乡后,我特意去拜访了赵正雄老师,多年未见,只见他发已花白精神依旧矍烁。接过我递给他的诗集,并听我说明此次回家乡的本意之后,他当即拍板:“叔叔支持你的诗歌朗诵会,我助兴演奏二胡《众手浇开幸福花》,还有《子弟兵与老百姓》。”他高兴地拢拢长发,挥舞着手臂,就像是他自己获了奖一般。我被他高兴的样子渲染着:“赵老师原来您还会拉二胡呀?”“可不,我可是一位资深二胡演奏家呢!”赵老师笑着打趣,接着说道:“走,我带你去见汾西的几位作家,今后你们就文学方面可以相互多多交流。”那天,赵老师引荐我见了十多位汾西作家,大家一起品茶、聚餐,相谈甚欢,酒过三巡,慢慢熟络了起来。

       我的个人专场诗歌朗诵会如期取得了圆满成功!可以容纳一千多人的礼堂,座无虚席,甚至两边过道都站满了人。诗歌朗诵会如序地进行着,我坐在舞台下欣赏着演员们抑扬顿挫、真挚情感的朗诵,那些诗意的句子在礼堂的上空流水般缓缓流淌着,仿佛时间只在此刻绽放,像莲花一样吐芳纳瑞……当赵正雄老师助兴节目演出的时候,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望着舞台上赵老师遒劲有力地甩手、拉弦,欢快悠扬的二胡声魔性般在他手中淌出朵朵晶莹的音乐浪花,随着节奏晃动的身体,白色长发也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帅气地甩动……掌声雷动,我眼眶湿润,站起身来。多才多艺的赵老师,甘愿为别人做嫁衣裳的赵老师,燃烧自己为别人照亮路途的赵老师,虚怀若谷,谦谦君子……好多好多的词语用在赵老师身上一点都不为过。他的才华,他的为人,足以印证!
  诗歌朗诵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我订好了两日后回广州的机票。期间赵老师赠送了我好些书籍,有《汾西文化》,赵老师编著的《为了汾西的今天和明天》,赵老师主编的《汾西县老中青作家作品自选集》,赵老师女儿的《赵静诗画作品集》等,让我更深层次地了解汾西文化现有的发展与灿烂美好的明天。
       临行前一天的晚上去了赵老师家里小坐,赵老师坐在沙发上头向后仰着,双手拢拢白色长发,再次语重心长地嘱咐我文学创作中可为与不可为的几点要素,其实是在教我如何做一个胸襟坦荡、正直勇敢的写作者。
       飞机起飞了,心却逗留在汾西,千百次梦中回顾的家乡啊,以及梦中那盏明亮的灯,指引我走向文学更宽广的道路……
   珠江的水在灯火的映照下熠熠闪光。涨潮了,拍击堤畔的潮水一浪盖过一浪。每一朵飞溅的浪花都寓含着赵老师对我的鼓励与鞭策……

上一篇:狮城故事
下一篇:富贵竹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