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学漫笔

首页 > 评谈 > 文学漫笔

嘎乐是爱我的 它选择了我 ——评渡澜的《昧火》

作者:赵文元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32      更新:2020-01-14

       这是一篇由一系列不合常规的意象组织起来的小说,我称之为逆:羊竟然去纠缠杀羊刀,这是个逆;公羊竟然怀孕,这是个逆;羊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会哭,还咬了人的指头,这是个逆;本来呀呀学语的女儿竟然说开了大人一般的话,这是个逆;还得人抚养的女儿,竟然抱回一个孩子,这是个逆——这一系列的逆汇聚到这里,主题出现了:“‘额吉,我必须把它带回来,否则他们会杀了它的。所有人都怕它,不敢接近它。姥姥肯定也恨着嘎乐,认为是它害死了吉·拉克申。我不想让它死去,它也是个生命。况且——吉·拉克申不是也决定救它一命了吗?嘎乐咬所有碰它的人,但它不咬我,我想……’‘你在想什么,我的好孩子?‘’嘎乐是爱我的,它选择了我。‘’甘狄克,它不属于你。没有什么是属于你的,你只有你。‘’可是,额吉,嘎乐就不咬我。‘”就是说,就凭嘎乐不咬自己,选着了自己这一点,女儿跟着嘎乐逆起来,甘冒天下之大不韪,要救护这个“你看到它的红毛了吗?它会为草原和森林带来灾难的”的魔鬼。这又是一个大逆,但这个逆是对爱的不管不顾的回应,是对选择了自己的信任的竭尽全力!是对我们这个社会早已经失传了的“季布重一诺”的讴歌!最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逆让我思索一个问题——逆的东西就该死吗?这些逆之所以得死,是对已有的约定俗成或者说秩序形成了危险,所以,它们的存在就不合理!就是说,这篇小说就是用这一系列的逆,让读者明白,被选择被信任对一个人的重要性——能让一个牙牙学语的人瞬间成人!反过来也让读者沉思:嘎乐为什么会去选择信任一个孩子,而不是成人?而女儿在大风雪里大声叫喊嘎乐是有深的寓意的,那就是对既有秩序的威胁,会迅速传开。比如一只虎只是露了一下脸,但消息会迅速传遍四乡!所以,那么多人慌慌忙忙地赶往森林救火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只那头在大冬天里活动着熊这个逆,而且是杀死嘎乐和女儿的逆,是个什么东西?要知道它是半路里杀出来的,在文中扮演搅场的角色。作者为什么安排这个角色?这个颇费思量。我以我的经验认为,这个角色忽然闯进作者的脑子里,让作者也束手无策,可又不得不把它安排在小说里,因为”文章本天成“作者没有选择的权力。而姥姥最后摔破猎枪的举动,是不是对这些以正当的理由去杀人的行为的抗议?或者说是一种觉醒?

       总之,这是一篇让人猜想、遐想的小说。虽然作者的文字有时有学生腔,但作者善于用对话推进情节刻画人物的特点还是突显了出来。预祝作者走的更远。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