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遁世

作者:林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1525      更新:2020-09-27

  人的一生總該有一段時光是完全屬於自己的,與世無爭﹐安寧詳和而平靜的片段…

  她默默獨坐海濱,雙眸如淡然寒星。她凝視遠方一望無際碧海青天,寧靜心湖如倘開明亮小窗;無絲毫愁緒,沒任何牽掛,甚麼也不用做,甚麼也不用想,只有自己淡淡而寧謚身影與呼吸。此刻﹐她靈魂長了翅,如翩翩舞於花叢的蝴蝶;如盈盈翱翔海面的海鷗。此刻﹐她思維浮了根,如斷線失控的風箏,自由自在的飛翔馳騁﹐塵俗的煩瑣與痛苦都暫時離她遠去…

  她踽踽獨行﹐來到那個遠離塵囂的小島,尋找寧靜;只有影子伴隨著她。從清晨,到黃昏;在風裡,在雨中…

  她暫時切斷世俗透不過氣的緊張日程,擺脫了別人艷羨的身份;卸下往日沉重的心靈包裹,盡情享受著自己安排的隱居生活;她從南半球飛越子午線﹐來到北半球。故意營造環境,掉換時空;轉移季節﹐作個遁世者。暫時做個與世無爭安謚寧靜的小島上一個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旅客。她想起鄭板橋的道情﹕“那老漁翁, 一釣竿,靠山崖﹐伴水灣﹔扁舟來往無牽絆,沙鷗點點清波遠,荻港蕭蕭白晝情。”那可真是與世無爭的至境啊﹗

  如今她獨個兒並非來此垂釣,但覺人生如孤舟一葉,載著無形名利枷鎖;沉重的叫人無法喘息,恍如千萬縷絲愁,纏得人透不過氣;的確啊﹗“人生如浮蝣,繁華似春夢”;那死後帶不走的虛名與錢財,再多又如何?

  遠處,山無盡,雲萬里;看海面那滿載風的船,滿載雨的帆,她多麼想自己能化做一葉扁舟;肆意在正常航道中出軌,她被迫做個家庭叛徒。除此,她無法解脫內心痛苦…

  歸家路遠,千愁萬緒情何在?她無語問蒼天,可蒼天也無言!

  是誰說過:人與自己最美的距離是對話。的確,此刻,除了她自己,還有誰與她分擔苦與樂?看天邊堆雲綿白,看海裡銀浪翻騰,她只能獨對蒼天暗悽涼!
  那凡人的苦惱訴說不盡﹐問世人誰無痛苦傷心事?

  她盡情享受著隱居樂趣,她肆意釋放久囚靈魂的梏桎。

  她獨自孤坐到殘日西沉,新月初升,遠處歸帆亮起點點漁火,小島又投進黃昏懷抱,她突然想起遠隔重洋的家,那裡﹐有她的至愛,也有她的痛苦… 她多麼想投入家的懷抱﹗

  於是她終於明白,隱居小島,逃離塵囂的自己,只不過是為了證明自己實在離不開家--那個曾經叫她歡笑,流淚,不講理也讓她難得片刻安寧的地方。

  她獨自孤坐到星疏月落,雙眸如秋水寒星,只聽那昏鴉歸林,宿鳥回巢;一彎殘月暗淡;伴著幾點夜星,對岸孤燈疏落;依稀照著歸途。

  秋色已深,夜霧更濃,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她內心深處,將永遠記住那段完全屬於自己的,與世無爭的,安寧詳和的遁世片刻…

  她獲得"傑出婦女領袖獎", 頒獎典禮當天﹐也正是她十八歲獨生女兒因運毒被判坐牢五年的日子。為了避開傳媒﹐她決定暫時遁世。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