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领衔主演疯子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4397      更新:2020-09-15

       疯子赵真贵的精神病发作后,医院的大汉巫司机一把将他抱进怀里,高喊“一、二、三——!”猛地摔上了车。

       宽巷子还在施工,路面坑坑洼洼。汽车刚到支矶石街,突然抛锚了,医生护士抓紧时间去就餐,留下巫司机独自修车。修了好一阵,无果。他钻出车底喘气时,看见赵真贵贴着铁栅栏,同情地盯着自己。

       巫司机喝斥道:“看什么看!再看,等会儿让你多挨几电棒!”赵真贵严肃地说:“我,是我们公司汽车队大修班的病退技工。你算什么东西!”巫司机惊喜参半。就这样,赵真贵被巫司机解放了。

      “师徒”二人齐心协力,修理工作很快结束。巫司机上驾驶室试车,一切正常。待他高兴地打算请赵真贵上车时,发现这个老儿已经不见了。

       巫司机四处搜寻。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也穿着陈旧的休闲装,一边搓着手背上的鼻涕,一边用软软的目光东张西望着,像是赵真贵。

       巫司机心里一热,立刻飞奔过去,把身上的某个部位跑得坦露在外。猛一看,那人正是赵真贵,细一看,还是赵真贵,更要命的是第三眼。但他不是赵真贵,而是个民工,长得像赵真贵而已。

       巫司机很失望,正要离开,民工开口了:“老板你要雇工吗?我什么都会干,工钱随便给!”巫司机随口答:“什么都会干?吹牛不打草稿!”民工看到了希望,亢奋地说:“在我们村,我的文化高得不得了,高中!还当过群众演员,侧面上过电视,后脑勺上过电影呢!本来报名一心想当皇军,啃烧鸡,喝窖酒,强奸妇女,痛打百姓,结果导演逼我参加了八路军,帮二大爷挑了一天水,因为动作不标准,第二天又接着挑,腰杆都差点累断。气死人了!”巫司机心中狠狠一动,“真的?”“当然,演了八天,一天100元。”“会不会演疯子?”“文疯子还行,武疯子只有试试了。”“就演文疯子。走!”

       巫司机把民工“押”上救护车,马上升职为导演,“从现在起,你改叫赵真贵。别的事,不论谁怎样问,你都不知道。若是问得急,你随时准备昏死过去。行不行?”民工挽高了袖子,拍着胸膛回答:“没问题!”但还是有问题,“一天好多出场费嘛?”巫司机答:“150元。包吃包睡。工资……出场费直接由找我结算。”

       导演结束,医生护士就回来了。看看车里,不多不少还是两个人,很满意,便把盒饭递给了巫司机。巫司机边吃边对医生耳语:“赵真贵说他不是疯子,只是在演疯子,还要让我们给他出场费呢!”医生答:“不要理他。英明领导朱院长教导我们,‘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还会认为我们是疯子’!”

       到了医院,民工果然只回答“赵真贵”三字,别的一概一问三不知,连住址、年龄都“忘了”,配合得很好。“包吃包睡”的待遇倒是享受了,就是那每天150元的“出场费”,始终拿不到手。

        医院安康科像一扇老窗户,条条框框极多。民工拒绝吃药,药便被混进了饭里,而且中西并举;他嚷着要“出场费”,还追问“工期”,遭闻讯赶到的巫司机两只胖拳轮番打来,正中其怀,导致他砰然倒地。他不罢休,蹦起来继续有理取闹,立刻被扭去和电疗师PK,半个回合就夺得亚军。冠军得主,电疗师也。

       从此民工被迫“入乡随俗”,“从善如流”,老实了不少,仿佛病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半年后,朱院长亲自带领医生测试医疗效果。医生在墙上画了一道门,朱院长说:“今天放你们回家,能跑的就跑吧!”

       众人一听,纷纷冲刺,结果碰得鼻青脸肿,像是被阿富汗武装扣压的人质。只有民工站在一边一动不动,嘴角挂着冷笑。

       于是,朱院长和医生们一致认为,“病员赵真贵”的各项指标都已经“恢复”正常,便让他出院了。

       巫司机主动送民工来到宽巷子,接受领导和街坊们的检阅。社区第一领导人牛主任说:“瘦了!黑了!像个非洲小白脸!”王老奶说:“一住完医院,就变得双目生光,精神抖擞,仪表堂堂了。这家医院的医生水平高!我以后疯了,也去请他们医!”

       然后,巫司机又送民工去赵真贵的家。

       赵真贵家,一扇门一开就叫,像是挨了打。一条骨瘦如柴的大老鼠趁机溜出来,眼含热泪,投奔别的小康人家去了。

       进门后,巫司机就把窗帘拉得严严的,像是在防空洞里。接着翻箱倒柜,找到一个小磁卡,以指点迷途羔羊的圣者表情交待道:“这半年时间,你表演得不错,经受住了国家和人民的考验!你是要每天150元的出场费呢,还是要好运?我看应该要好运——从现在起,你真的叫赵真贵了,每月可以凭这个卡,领取社保局的几千块钱生活费呢。”

       民工欢欣鼓舞地吃了一惊,使劲点了点头,在凳子上试了几次,想跳起来,却被高大威猛的巫司机按下不让他表。

       民工忍不住问:“演到什么时候?——这么干净的房子,我住着都害怕!”

       巫司机说:“演到另一个叫赵真贵的人回来的时候。也许两年,也许三年,也许一辈子。我也不知道。——你住着害怕,可以先把房子弄脏嘛。”

       民工接着问:“为什么演赵真贵?他是什么人?你是不是黑社会的?你把他暗杀了吧?”

       巫司机无法,只好告诉民工“为什么”。末了没忘补充一句:“我帮你做的这件大好事,千万不能传出去,这会影响你的前途和命运的!”

       民工听罢,心里塌实了许多。

       当晚民工睡得又香又甜。梦中他流了泪,流得很舒服。梦中他决定,万一赵真贵回来了,立刻假装昏死过去,找机会逃走。梦中他还笑着说:“嘿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