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我与尹曙生

作者:苏斐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1434      更新:2021-02-02

 

——小警察与警界前辈的忘年交

 

       1月10号是中国的第一个警察节,过去的同行们纷纷在朋友圈秀上昔日的戎装英姿照片,我也秀上一组照片,这张打靶照片被大家评为“帅呆了”。

 

 

 

       女孩子穿上警服都很帅,除去这些表面风光,我一向觉得自己进入警界是个意外,30岁调干到森林公安,主管市辖范围内的森林防火、野生动物和乱砍滥伐案件等等。看周围的同行们总觉得自己是秀才遇见兵,明明是个文人却跑到全武行里来了?当文化局长的同学鼓捣我,说我应该调到报社或电视台去做编辑记者写文章才不糟蹋人才。最终舍不得这身警服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想当一个警界作家,因为我喜欢看安徽省公安厅长尹曙生的小说和文章。

  尹曙生是1983年任安徽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我正好是1983年入警的。科里订了一份省公安厅内部刊物【警探】杂志,上面有尹曙生的长篇小说【时代的悲歌】连载,这是一部以反右及文革为背景的小说,这篇小说是一幅历史画卷,作者写实显示出来的悲剧力量令人震撼——这竟然是现任的公安厅长写的!【时代的悲歌】获全国金盾文化工程一等奖,秒杀了当时所有专业作家的作品,对于我这个文青来说多么激动人心!我迫不及待地等待期刊的连载,生怕错过了每一集。

  林业公安隶属于省公安厅第6处。尹曙生当时是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兼省公安干部学校的校长,于是我们就有了一起开会、拍照的机缘,不过当时尹曙生都是坐在主席台上,并没有在意属下的一个小女子。

 

1991年我在省公安干部学校结业时,全班同学与省公安领导合影,第一排右起第6人为尹曙生,右起第3人为本人。

 

我的公安干训班结业证书上的校长签名是尹曙生

 

     一次,尹曙生到省林业公安局来参加工作会议,林业厅的王文副厅长喊我上主席台给尹曙生等人斟茶,我一激动给尹曙生的杯子里抓上了一大把火青【中国皖南泾县等地有一种绿茶叫“火青”,外表和铁观音茶颗粒有些相似】,茶泡开后杯子装不下,害得主席台上一片混乱,尹曙生只好用另外的杯子把茶叶分出来。王文副厅长当众批评我:“亏你还是泾县人?”【后来得知王厅长的父亲和我父亲是皖南新四军的战友】,王厅长当时并不知道我为尹曙生斟茶时的心情,粉丝看到偶像能不激动吗?!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退休以后我专心读书,在《炎黄春秋》杂志上拜读了尹曙生的系列文章,2016年8月1日,我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八一建军节,我这个公安老兵,向我的老上级、原安徽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尹曙生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尹曙生不仅是警界高官 而且是作家,是一位敢于直言、反思历史的特殊身份的作家。

       八十年代初我偶尔看到尹曙生的长篇小说《时代悲歌》,截取的是1957年到1967年这个特殊的十年为历史背景,写一对青年男女悲欢离合的故事。我这个文青被老厅长的作品震撼了,不仅仅是他的文学才华,而是他敢直面过去的那段历史。

       后来我在《炎黄春秋》杂志上,陆续拜读了尹曙生的系列文章。

       尹曙生用自己的经历和大量资料解读了那段真实的血淋淋的历史,把安徽省大饥荒时人吃人的一千多起案件披露于世,对那些企图掩盖历史甚至欺骗后人者,无谛是一枚重磅炸弹,把谎言击得粉碎。

       2017年10月,我的微友网络大V、写手,也是我们安徽省军区大院子弟红二代老S,邀请我去合肥与尹曙生会面,我欣然赴约。

       与尹老见面,问及当年他果然对我毫无印象。

       我把自己当年与他合影的集体照片给他看,扳扳手指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当年我替尹曙生端茶续水并不是想巴结领导,而是出于对前辈的敬仰。当年我非常震惊厅长居然是一个作家,网上称他的作品常常用“一个省公安厅长带血的回忆”字样。尹曙生的系列文章中牵涉到的人和事都是我父母解放后在安徽省委工作所经历过的。父亲在安徽省委计委工作时,1959年被打成右倾下放到安徽泾县劳改,我们一家人在三年困难时九死一生差点饿死,我对饿饭的滋味刻骨铭心。幼时在小县城街上看到一个衣服褴偻的半大男孩,走着走着大叫一声”我饿啊!“狂奔几步倒地不起,县城街上天天有饿殍,路人因为不能自保也熟视无睹;上学路上有个孤儿院,里面全是围着粥桶抢饭吃的孤儿,从三四岁到八九岁不等,一个个眼屎糊住蓬头垢面,那些凄惨的状况一辈子都深深印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聚会聊天中,尹老说起中国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儿子在大饥荒年代的一段家事,让人唏嘘不已。

       尹老说考虑到当事人子女亲属的感受,一直没有把这段故事放在他的文章中。那是1959年的事,朱光潜的儿子媳妇当时都在安徽大学中文系当教授,朱光潜的儿子看到家人子女饿得不行,就偷偷在家里刻了个私章,冒充肉票去买点肉。结果买完肉没走多远就被卖肉的发现肉票是假的,一路追上把他扭送到公安局。朱的媳妇无奈只好打电话给北京的老公公朱光潜,朱光潜通过关系给安徽省公安厅打招呼最后把人给放出来了。可是这件事朱光潜的媳妇心里始终过不了这道坎,认为堂堂的大学教授居然干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非要和朱光潜的儿子离婚,什么人劝都不行终于在1960年离了。

       聊天中尹曙生说起当年因为是分管安保的公安厅长,所以接待过历任的中央领导。媒体上刊登的他与邓小平握手的那张照片,他连拍摄的细节经过都记得清清楚楚,娓娓道来讲给我们听,安保人员包括尹曙生自己是不能靠近首长的,邓楠陪伴在邓公身旁,尹曙生全程一直是和邓小平的侍卫长在一起的,从接站到徐州安徽段保卫工作结束,邓小平临上火车时,侍卫长在前方火车旁大声招呼尹曙生过去,说邓小平要和尹曙生合影,于是就有了那张著名的照片。

 

与邓公握手的左起第2人为安徽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尹曙生

 

       聚会时尹曙生谈笑风生,虽然已年过八旬依然精神健旺,说起往事思路清晰,记忆力判断力超乎常人。交谈中尹老还用年轻人的口吻和我们调侃:我当年可是学霸啊!数学考100分还是学生会主席,1.78米的个头也是体育健将,因为爱好体育运动身体不错,所以在青海严酷的环境中得以生存下来。他说自己是从省重点六安中学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的,当初最向往的职业是文艺界,其次是教育界,阴差阳错地进入了警界,我想幸而有这一差错中国警界政界才能留下特殊身份保留的历史资料。

       很多人以为干公安的都是酒囊饭袋或粗人,尹曙生一辈子爱读书写书不抽烟不喝酒。这样的男人是人中翘楚、国之栋梁,我由衷地敬佩他。

 

2018年3月,我再次赴合肥与尹老见面聚会,获赠尹曙生的新书《冤案是怎样酿成的》及亲笔题字

 

       尹曙生的新书《冤案是怎样酿成的》一共收录了26篇文章,其中前22篇是他从2009年至2016年发表在《炎黄春秋》杂志上的,后4篇文章也是为《炎黄春秋》而作,可惜未能发表,尹曙生把他放在这本书里。

       在与尹曙生的数次见面聊天中,我得知尹曙生与李锐的交情不一般,李锐曾兼任毛主席的秘书,尹老说每次李锐到安徽来都不要组织接待,指明要尹曙生私人接待,对李锐的家务事尹老也有自己的看法,那是老友间的心心相印。2019年2月16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李锐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去世前大约是2018年下半年,李锐知道来日不多希望在生前得到好友们的纪念文章,我有幸替尹曙生和李锐老之间牵线,完成了世纪老人李锐的最后心愿。

       因为新冠疫情,很久没有去看望尹老了,借2021年1月10日中国第一个警察节之际,送上我对中国德高望重的警界老前辈尹曙生的衷心祝福。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