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中尉笔记:不要再怀念有狼的日子

作者:艾平      阅读:1526      更新:2018-06-23

不要再怀念有狼的日子
艾平

  在浅山闲逛,毋庸猜测村姑由狐狸精换脸而来,也不用担心从庄稼丛里窜出一头野狼,更莫顾忌惊扰林间嘁嘁喳喳的鸟儿,你与它们不相干,它们与你走的道儿也不同。至于艳遇,几率很低,那些采茶女对山歌的故事大都发生在南疆,而中原女子采桑养蚕光景,间或打个俏儿是她们的丰收歌,心劲用在了当下的一事一物上,表演天赋挥洒于劳动之后的舞台上。
    这么说来,巴望是一个噱头了——怀着一丝念想,我先是蹲在一条小河边撩了几把水,接下来挽起裤脚蹚到河心,一任奔流摩擦胫骨生出快意。鹅卵石于脚底滑润润的质感,通泰了全身经脉,激起留恋的欲望,在几度趔趄中,我终于坐上一块凸出水面的乌石,等待一个偶遇。
    胡思乱想生于寂寥,空寂使人窒息,于是有了诗和远方。鬼和神同在一座庙里,得到的享祭不同,于是开始竞抢禅房铺位,出生婴儿哇哇啼哭,擩给一个瞎奶头,便不再喧闹,印证了人性之私不全由生存而起。狼吃饱了肚子,未必不凶贪暴掠,见到麋鹿仍旧捕而后快,其魔性使然,因而遭到人类的棍棒侍候,逃不脱困饿囚死的命运。而今狼遁何处,深山里也许有吧,没有眼见终归是谜,我想知道它的去踪,其实是一首童谣和一个故事的诱惑,在我们老家山区,狼是个恐怖符号,这首童瑶道出了七几年狼与人的关系:
    日头落,狼下坡,
    赤肚孩,跑不脱。
    那时村里的伙伴一看到西天燃起彤云,便放弃手里的石子或柴棒玩具,似唱非唱地吼起这首歌谣,一蹦一跳地回到各自家里,以免被突然窜出的狼吃掉。而加剧内心恐惧则因于街坊邻里的饭后谈资,尤其夏季里的澧河堤上,总有一堆一堆人在纳凉,把关于狼的见闻扩延着说给大伙儿,确也有人在夜间看到过河对岸有绿光闪烁——狼的眼睛如斯。
    一位堂叔在发现河堤下狼粪后,再也不要他的孩子们睡到屋外,因为各家各户大都只砌半截院墙,或用石头垒垛,或由麦秸拌泥夯筑,全村只有一个公社干部家院墙门楼镶了青砖,一般百姓院门,有栅栏挡的,有类似风门样的,也有干脆不设置者,反正家里没招贼的玩意,唯一上心的是野狼袭掠家禽牲畜,贫穷弱化了防御意识。
    村上有个打鱼的汉子,夜间到龙王山潭窝撒网,在山脚石缝捡到一条留有牙痕的羊腿,他估摸是野狼啃吃剩下的储藏品,于是,把渔网当蓑衣披在身上,急急返回了村庄。这个法子民间有说辞,渔网经过猪血牛血浸泡后,在笼里蒸一阵子,有辟邪驱魔作用,狼见了也不敢近前。
    我奶奶听说狼闹得凶,不到酉时便关好鸡圈和羊圈栅栏,接着,安顿我睡下来,有邻居小孩来喊我出去,她老用一句话打发他们:睡啦。
    对山的亲昵,源自我童年的情愫,故乡的山川草木喂养了虫鱼稼穑,虫鱼稼穑哺育了一颗心,肺腑在伸缩中吐纳自然气息,于是长大以后,每当在风景游览地见到抬滑竿者,或是凉棚下摇扇的茶农,便滋生一种亲和力,有种对话的欲望。因而,即使有个把山货郎蒙骗游客,我仍认为那里的空气毕竟污染得淡一些,货与币交易中从来没有丁卯较真,大山的儿子和守护者自然不能免俗——他们在由祖辈农耕到商业运作的蜕变过程里,消磨山霸气而多一份精明,未尝不是一种福音,至少不轻易挥霍掉赚来的钱,用以撑起儿女的脊背走出大山,以大格局经营将来,而不是重复自己的叫卖生涯,他们明白小小店铺同黄土地一样,压根儿长不出传说中的金饭碗。
    河水淌淌,从远山来,流到不知道的地方,滋养了不知道数量的生命,而千万条河流呢?命脉因袭于先祖传递的火炬,大地承载了物化天光和人,以及与他们有关的故事,故事便是一代一代留下来的有趣经历和在经历中凝聚起的精神食粮。喂育后来者,不需要神话,排斥僵尸一样的演绎,秀口秀腿秀姿色,只会误导一颗颗心,迷失美的眼睛,把桂冠当荆棘抛掉,毁弃既有的精神状态,演变理念于不觉中。
    折损的帆,修补耗时耗力,但必须的,因为河床在等待。
    顺河道一条土路,把山岗与河隔成两绺不相连的地域,分呈出葱绿色和湛蓝色。峰峦倒映水里,折叠了山的高度,在溪风中变换着画面,忽而清晰,忽而朦胧,波皱如一层薄薄的轻纱。远方蠕动一个点,有扬尘蓬起,我猜想,不定是个狼外婆出行吧,抑或是飙车的凡夫少年郎,这儿没有交警路规,广阔天地开眼界,也滋生野性。
    在视野里清晰起来的物相,既不是提篮子的花仙子,也不是俊朗的狂生,而是一位驾驶农用三轮摩的老伯。老伯停车在树荫下后,赤着上身来到河边消夏,背上的汗珠从脊椎窝淌到裤腰。搭讪寻开话题,由面生变成熟脸儿在于打破双方的拘泥,一支纸烟如同一道桥梁沟通两岸,我深知它的妙用,于是,老伯与我在吞云吐雾中互问姓氏,互道营生。
    老伯讨厌狼,他们这儿虽说浅山,在六几年和七几年,时常被野狼骚扰得夜里不敢单独赶牲口上路。村上有个绰号黑奎的人,有一天到附近山上割草,感到有软绵绵东西搭上肩头,他偷眼一看原是毛茸茸的狼爪,暗自吃了一惊。黑奎祖辈住在山窝里,毕竟有一定见识,意识到危险时,他不敢回头,因为狼从背后袭击人,要的就是人回头瞬间,这样可以下口咬定脖颈,一招致命。
    黑奎稍作镇定后,悄然背过手里的镰刀,忖着狼腹部位,从下向上划了个一字,旋即朝前跑了几步,只听得一声嗥叫,待回身看时,狼已经没影了。
    一口气跑回村里,黑奎招来几个年轻人一同上山,顺着血迹寻找狼踪,果然看到狼死在一个山洞中,像被开膛破肚一样,血渍斑斑,一窝狼崽还在轰轰打热闹。老伯在山里住了大半辈子,参加过几次捕狼行动,这一回灭掉狼崽,他还真犹豫了一会儿。
老伯一边蹚河,一边撩水洗头,顿时消解了五月的热,话匣子一股脑儿打开了。
    他们村里有家小孩被狼叼走后,大队和生产队都组织过集体灭狼,狼绝迹了,出了个人贩子拐走儿童的事儿。也是从那时起,大人唬哭小孩不再喊狼来了,而把人贩子当狼诈唬,“不听话,叫人贩子把你抱走!”狼外婆恐怖到家家户户。狼化身拐子,不光是村民的诅咒,更是一种对法制力度的呼唤。
    我想要说的那个故事,也是述说狼的诡诈和歹毒。老黄退休后在一家物业公司服务,曾当过下乡知情,落户到信阳固始县青年林场。林场处于固始与安徽霍邱交界地,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在七几年可谓飞禽走兽的天堂。由于林子大路段窄,林场规定分组巡山,每组二人,互为照应,夜间以打手电频次为联系方式。
    入冬后,狼出穴觅食不再猥头猥尾,或因弱肉动物高垒深藏,在一定程度上断了强食者的粮道,闯进人居地是狼无选择下的冒险,在人烟处总会捞到点什么。一夜,老黄与一个知情出门巡山,走出营地不远,发现前面有一团黑,似在慢慢蠕动,疑惑之下,打手电照去,看到一头猪晃动着硕大的身体。
    这不是林场饲养的猪吗?老黄刚想发声,忽然瞥见两点绿光,惊骇得他和队友倒吸了口凉气。原来一只样似驴犊的野狼,贴在猪身一侧,嘴咬着猪的耳朵,不停用尾巴甩打,赶猪往前挪动。
    老郑随手拔出挎腰里的军刺,一边朝狼打手电,一边威吓逐狼,狼却没有一点弃逃的意思,于是,队友发出信号招来了其他巡山员,不料狼突然来个扭身扑卧动作,一下子撕咬住猪的颈部,将它拧倒在地毙了命。大凡开初狼未发威,是怕猪死了弄不走它,这当儿下狠手算做一种报复吧,可以想见狼性的决绝。
    众人目睹惊心一幕,放弃了追逐捕猎狼的念头,而野狼在离去中,还走走回头看看,一副败阵心有不甘的样子,淡定得叫人发怵。老黄在知情群里算是胆子大的一个,体格也强壮,每次巡山人都愿同他搭伴。老黄呢,自打遭遇野狼后,像变了个人似的,总要打好胶底解放鞋绑带,别好他那把军刺,像出征一样踏出林场驻地。
    文艺复兴先驱、意大利诗人但丁,在史诗《神曲》里,把母狼当做贪婪和欲望的象征,与东方文化意向暗合,或然圣人窥透人性秘笈而语吧。
    狼为自己消灭异类,恣肆招摇,被打上自私暴戾的标贴,悲催在于自己的贪欲,因而同情狼其实在蔑视弱小。没有自卫能力的羊和鹿,其生存空间被虎狼挤压,一方面在于它们出身卑微,另一方面是强食者的理念——瘦你肥我。然,老鼠偷吃仓里的粮,养得一身膘,不防被睡醒的猫拿个正着,过把儿瘾。牧羊人赶羊到草茂的地方,等个个肥硕起来,再捉上砧板挨个儿宰杀烹饪,是羊倌修来的功夫。
    野狼生性吃肉,倘如不为贪吃贪喝而丧失基本生存理念,或可免除屠戮之灾,遗憾是狼们没有这个智商和忍耐心。寺庙的火头僧没有瘦子,能传递袈裟的往往却是扫地僧人,贫贱固然不足以宣扬,山中居士甚或荒诞不足效法,而做个有其田的耕夫没什么不妥,我不知道终南山的隐者与购住千万美元西洋别墅的人在作何念想。
    区别或在物质流程不同,或在美帝与我们的空气异样,或在河谷和沟槽运行上的落差,其实都不是,失掉民族自信是根本,心理暗伤实乃一道自戕的血口子。譬如,把一个演戏的包装成国家精神造就者,不啻向上帝撒谎,优伶变淑女只在翻手间。狼外婆穿上嫁衣出闺,颠覆了审美意识,其愚弄民众之害,无异于一颗燃烧弹,具有燎原负能量。
    国家与民族精神,来自五千年文明的提炼,历经尧风舜雨磨洗,殊荣恩赐,社稷有度,不是几只叫蛙就能喊来的,如果加冕也该给那些站在历史塔尖的巨人,而绝不是几个蹦跶于镁光灯下的角儿。由斯,想起英国教育家赫胥黎在1932年的预警忠告:
   “我所担心的我们虽然没有禁书,却已经没有人愿意读书;我们虽然拥有江洋般的信息,却日益变得被动和无助;我们虽然有着真理,然而真理却被淹没在了无聊琐碎的世事中;我们有着文化,然而文化却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人们渐渐爱上了并开始崇拜起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娱乐世界”。
    太阳落山时,回到农家小院,快意于大自然惠顾,是渴望太阳走慢的理由,但夜莺终归如期而啼。徜徉于一片竹园前,抚摸竹节段段,感怀一天见闻,想些老旧日子,夜色也不再叫人惶惑,因而作《竹园》小调,发微信给友人李端阳凑趣。端阳乃我的发小,在本地日报社工作,传文给他亦有求教指点的意思:
    我问春去春不知,蝶儿恋花笑蜂痴。
    头枕月光读李白,竹笛响处夜是日。
    风舞窸瑟伴茶香,夏虫啾叹叹如诗。
    埂上落影入画廊,园主自云行步迟。

     2018年6月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