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中尉笔记:皇帝也开玩笑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416      更新:2021-01-10

       房玄龄是唐王朝开国元老,有智多星名号,在秦王李世民晋级太宗皇帝后,也跟着当上了国务卿,群臣合力将大唐侍弄出新模样——“贞观之治”堪称封建社会一朵奇葩,是与汉朝“文景之治”相媲美的历史大景观。

       但就是这么一个历史人物,偏偏有个悍妻卢氏,发起泼来令房玄龄头大,就连老东家李世民都咋舌。李世民在历史上是有名的和气皇帝,私底下与大臣开个小玩笑什么的,以示亲近,即便有笼络属下之意,总比整天绷着脸儿好。

       没大没小尤其在酒桌上很常见,皇上与平民的差别在这儿缩小了,这是酒的甘醇味道。一天,李世民在宫中宴请群臣,老哥们借酒劲开始吹牛,有人拿房玄龄怕老婆打趣,不料他拍着胸脯道白,自己乃好汉一条,惧内那都是瞎说。

       坐首席的李世民也在兴头上,一听爱卿豪言壮语,不觉童心回还,老没正经样来了,立马赏给他美女二人,领回家做小老婆,皇帝无戏言,房玄龄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房家主妇卢氏何等人物?河东狮吼级别烈女是也。屏风之内岂容野花开放,说到做到,母老虎发威,一路小粉拳打得夫君叫苦不迭,无奈之下,老房斗着胆子赶跑了皇上赐给的尤物,叫别人闹心去吧。

       这下,李世民可不乐意了,丧着脸传令房玄龄夫妇,到皇宫里来说事。二人诚惶诚恐等待发落中,见皇上给了两条路选择,要么带俩美女回家过日子,要么卢氏喝下御赐鸩酒自我了断,省得给老房添堵挡门槛。然而,叫李世民大跌眼镜的是,卢氏不顾夫君劝阻求情,竟一把端起毒酒,咕咕咚咚喝个满盏净光,而且连眼都不眨一下。

      嗨,完了完了,房玄龄暗自叫苦不已。待他缓过神来,看李世民走下金殿,冲自己狡黠一笑,又见老婆卢氏安然御前,并无中毒迹象,他这才长吁一声,接着,赶紧谢主隆恩。皇上的抚慰词是,惧内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原来,李世民给卢氏喝的是山西老醋。

       健康的幽趣在提升幸福指数时,也拉伸了生命长度。三国时期,东吴国主孙权,就是一滑稽头,活到了七十一岁年纪,在古代帝王中算长寿者了。

       孙权既玩鹰啄食圈外米粒,又是脱口秀行家,因而在君臣隔墙透进一缕光,消淡了伴君如伴虎的疑云,使得朝堂气氛如风拂柳,柳在疾风中,亦舞出各自的姿态。他甚或于宴席间也不苟闲,叫人牵头写有“诸葛子瑜”字样的毛驴,来戏弄大臣诸葛瑾。

       诸葛瑾字子瑜,乃诸葛亮胞兄,长得驴头马脸,被孙权相中收在帐下当差。诸葛瑾膝下一男丁诸葛恪,时正年幼,也在夜总会玩耍,见老爹受戏谑,上前挥毫,在“诸葛子瑜”后面加上“之驴”二字,也就成了诸葛瑾家的驴子的意思。

       接下来,顽皮少年诸葛恪拉着缰绳牵驴回家了。老顽童孙权伸巴掌掴在自己屁股上,暗喊吃亏又私里称奇。

       在这幕喜剧中,孙权是主创,主角诸葛瑾做了观众,而看客诸葛恪,现身舞台成主唱,不仅得了彩头,还博来童星称号,为以后仕途做了铺垫。可是,晾在一旁的诸葛瑾老眼不花,断言儿子拿聪明显摆,无疑给诸葛家族坟地打上了伏桩。一语成谶,诸葛恪长大当了国防部长,因暴虐不内敛,被乱兵杀害,祸及家人,这是后话。

       唐太宗李世民与吴大帝孙权相隔四百多年出世,都是历史上数得着的皇帝,又都曾是马上将军,开国王子,两人相似之处有很多,“五百年间有圣人出”说辞,或是真谛吧。

       孙权继承父亲孙坚遗志,接管了大哥孙策开办的军阀公司,挎走了大半个江南地区,把家族事业做到了极致,在光大门楣后,寻个风水宝地石头城安家乐居,是有今日南京称谓

       李世民跟随老爹李渊造反起家,与其兄弟李建成、李元吉一起打拼数年,不断收购其它公司,大搞土地开发,终于创下李氏龙头企业。岂知,生意好做,伙计难搁,兄弟间动起了刀子。李世民一枝独秀,当上总裁后兜揽了万里江山,尽纳一草一木于旗下,从太原搬家到长安定居下来,也就是今天的西安城。

       西安又叫西京,与南京同属帝都范畴,一个背依秦岭龙脉,一个虎踞龙盘,可谓福祉之地,无独有偶,而孙权与李世民两个不同朝代的当家人,德亦配位,施民以宽松的政策,着重三农建设,积极开展海外贸易,拓展了生存空间,在爱民如子上端的挑不出啥毛病

       可惜是君王范儿李世民,后来由于迷恋上玄道,口服炼丹药以延寿,致使自己慢性中毒早逝,年仅五十二岁,给他自己开了个不该有的大玩笑,也给历史留下一份遗憾。不然的话,我们阅读到的大唐,又是一番鼎盛模样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寒窑守望者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