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终于打完了covid疫苗第一针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384      更新:2021-01-08

       如今每天上班都在侥幸:比如这周二下午收到电话,紧急通知我一个我固定周三上午探望的病人刚她的护工exposed, 叫我暂停这周探望,昨天周三上午我打电话去问护工,结果护工病人双双已出现咳嗽!护工一边咳嗽一边和我电话说话!你说公司不周二紧急通知我我不是就跑去探望这个疑似病人了吗!这俩周二就双双猛烈咳嗽, 还订在明天周五才查Covid testing, 病人还换了另一个周末的护工露西娅顶班,让在教会exposed给Covid 的护工玛丽亚在家隔离,这不是害死人家露西娅吗?玛丽亚即已知在教会被exposed 给了Covid 确诊的人, 她为何还要去上班传给我的病人呢?这下好玛利亚和我病人双双猛烈咳嗽,我病人一边不让玛丽亚来一边又叫好好的露西娅来照看她,我若不是公司紧急通知我暂停探望我不是周三就直接跑病人家去了?!好险呀!

       四周前的周五,我例行跑去新港滩A去探望两个病人,通常,新港滩是我比较远的一个点我通常是放在每周五去新港滩A的,所以这就是说说,我上一次探望这俩病人是一个星期前了。

       我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迈进facility 后先不去病人房间,而是直接去找facility nurse戴泽尔,听戴泽尔给我一个简短update, 因为我知道这种高级长照中心都是一周查一次Covid testing的, 我直扑戴泽尔的目的,就是单刀直入问她一句话:这俩病人这周是不是还是negative ! 

       结果戴泽尔那天没在办公室,我只好按门铃准备进去memory care unit先看第一个病人玛丽,M unit是用密码锁开锁的,因为里面住的都是失智症病人,需要total care的。

       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我一眼看见里面的护工阿格丽穿着白色从头罩到脚的国内那种密封防护服,面罩戴着,n95口罩戴着,全副武装了都,完全不是上周五来时看见的只是和我一样简单穿着护士制服戴个蓝色外科口罩的样子了!

       怎么回事?阿格丽一边放我进门我一边问,你们这改了code吗?现在M unit是最高级防护了?

       我的病人玛丽这周如何了?我一边问,一边朝着玛丽的房间走。

       阿格丽说你还是先等等问了克莉丝汀先吧,你就站这等着,她马上就出来。说完阿格丽先钻进了一间房间。

       克莉丝汀是med tech , 负责派药的但不是护士,她边打工边上着一家护士学校,所以是有一些护理专业知识的,可以负责在facility 派药,通常都是她来给我做一个简短的报告。

       我站在走廊上着等了好久,也没看见阿格丽或是克莉丝汀钻出来,不禁有点毛躁起来:我这下面还要跑好几家呢这可让我白白浪费时间等到何时啊!

       阿格丽,我喊了一声,阿格丽又从哪钻出来了,我说,我没法等了,不然我还是先去看了玛丽,回来再听克莉丝汀的报告吧。

       呃这个,我还是建议你先听克莉丝汀的报告再说。

       怎么了呢,关于我的病人玛丽,你也可以跟我说啊?

       看着阿格丽吞吞吐吐,我有点不解:那这样吧,你先放我出去,让我再去找你们护士戴泽尔问问,不然,问你你又不肯告诉我,等克莉丝汀我等半天也没看见她啊要我等多久呢她什么时候回来呢?给个时间也好啊!

       哎哎,你可别说是我不肯告诉你呀,阿格丽以为我要去找戴泽尔告她的状有点急了,连忙说等一等,等一等!

       说完她推门进了隔壁的一间房间。

       嗨,急个什么呢我不是要告谁的意思,我不就是想找个人给我个简短报告吗:到底我病人玛丽怎么了?

       还没一秒钟,克莉丝汀从隔壁的房间钻出来了,一看啊她也是穿着黄色隔离袍子面罩n95口罩!

       克莉丝汀看见我来了,没等我问先主动开口就说:我的病人玛丽昨天刚刚查出了Covid 阳性!昨晚911拉去了hoag 医院急诊,结果等了一晚都没等到床位,连夜又拉回来了!现在只好把人先隔离在自己房间里呢!

       哎妈,好险!我差一点就推开玛丽的门。

       我连忙谢谢了克莉丝汀,问了一下病人的近况,有气喘,呼吸急促,咳嗽等症状,我于是告诉克莉丝汀,今天因为我没有PPE, 今天就不进去看玛丽了!

       克莉丝汀放我出了M unit 的密码锁门,告诉我说,这个unit好几个阳性的病人呢!我留下了包包里的一瓶消毒洗手液给她,有点无奈地和她告别:保重啊!

       公司的规定,是确诊了阳性的病人一般不探望,因为,我们每一个护士,都要负责看不同的病人,比如我,就出出进进3个大型长照中心,还有一些住家的病人,我若是不当心exposed 自己给了确诊病人,不是一祸害就一串子的我病人,好几个大型长照中心吗!

       所以,我这肩上的责任巨大,我能不万分小心吗?

      又比如上周三,我去到CM的一家连锁长照中心P, 这家我固定看三个病人,其中两个是在失智症unit.

       这回,我上司说横竖你是周三去P, 不然就看多一个病人玛汀娜,她反正也是在失智unit, 我说好啊!

       一走进P, 我还是按老习惯先来找med tech 璜来摸个底细。

       直奔med tech 办公室,上周我带了不少圣诞节礼物过来,一人一个装着车用旅行杯,挂历,台历,小笔记本的小袋子,分送了前台,护士,med tech 以及几个护工的,大家高兴得直呼今天是Santa 来了吗特意送圣诞礼物来了呀!

       所以这周刚过完圣诞,我一走进来,进门就收到前台妹子的热情问候,一路来到med tech , 帅哥璜见了我立马站住,巧了,省的我四处去找他了!

      璜,你好吗,又是一周没见了现在你改成上full time 了呀, 祝贺!

      璜是个英俊的西裔帅哥,口罩蒙住的脸上露出的两个大眼睛听完我祝贺他半工改成全职,开心得笑成月芽儿眼:

      对呀特丽莎!谢谢谢谢,怎么,今天又来看这三个吗?

      我说,是呀是呀,这三个还是老样子吧?still negative , all three of them , right ? 

      对了,还有一个新的今天才签给我的新病人玛汀娜,这个怎么样?

      噢,这三个呢还好,这周还是negative, 不过这个玛汀娜,前几天她查出了Covid 噢!

      哎吗,这个玛汀娜的房间就在我另外俩病人隔两间的对面。

       幸好,我有这么一个走进facility 先去找护士问个简短报告的好习惯,若是我没这个好习惯而是一来就推门而入,那不是到expose 我自己给感染的病人好几回了呀!

       这周三,我进了P探望另一个病人,本来是没有安排这周探望失智unit的这仨病人的,不过我心一动:来都来了,不妨也进去失智,unit 看一看吧。

       进了unit一看啊当班的还是高挑苗条的护工黛西和一个小乖小乖的妹子凯西两人在当班管这个unit, 自从圣诞节那个周三来充当了一回送大堆礼物给护工们的Santa 之后,戴西凯西对我都特热情,有问必答: "艾琳和苏都还是老样子,不过艾琳从昨天开始咳嗽了,我们已经报告上去了,安排了她周五做Covid testing ."

       周五才做吗?我看看这俩妹子,有点担心,万一她是确诊了,戴西凯西接只穿着普通蓝色护士制服, that’s it ? 这点防护措施怎么够呢?

       你们口罩是facility 发的吗?我看着凯西还戴个黑色纺织布可以反复洗的布口罩,这一层布能过滤掉什么!

       哪里有,凯西说: 他们发还是发的,一个口罩用三天,就这样,这个布的口罩是我自己的。

       你自己的?为什么?防护设备他们应该都提供的呀?我听了有点无语。

       戴西说,他们提供手套,不过你看,这么薄薄的这种很cheap的手套,很容易破的。

       玛汀娜不是都上周确诊了吗,即有Covid 病人你们有面罩吗?我问。

       戴西摇摇头,没有。

       隔离袍子呢?

       没有。戴西说:他们管理层预算很紧的!她双手反绞,做了个拧干衣服的动作:very tight! 

       笑死了,真是形象哈!笑完我又有点感慨:这个P比起另一个长照中心新港滩A, 提供员工防护设备上可比不上噢, 新港滩A提供给里面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无论前台还是送饭的,打扫卫生的,每一层的护工,人人都有Kn95口罩戴, 失智unit的克莉丝汀告诉我他们也有黄色隔离袍子的。

       哎,我于是告诉戴西和凯西,你们等等啊,我车上有一些口罩,拿来给你们,等着啊我马上回来!

       回到车里,找了个塑料袋,装了10个外科口罩,一个新的防护面罩,一瓶消毒洗手液,拎着塑料袋又走回了失智unit.

       两个妹子还在门口站着等我呢,一边接过塑料袋子一边千恩万谢,我说:不用谢,我的口罩也是朋友们捐给我的,知道我是护士,他们捐给我口罩,面罩,可惜今天车上只有这几个了,面罩呢你们用了不要丢,清洗干净后还可以再用,千万记得,进去Covid 病人房间你得戴噢,因为他们都是失智的,咳嗽的话可不懂得特意转过头避开你的脸咳,他们可是会直冲着你脸咳嗽的噢你没有面罩怎么行!

       戴西说,对呀我们也是很怕啊。

       不用怕,我笑着安慰两位妹子:马上疫苗就要轮到我们打了,没事的,我们大家都会没事的!

       这不,今天周四,一早快中午了,突然收到公司通知,叫我周四开始就可以去打疫苗了!

       这不,赶紧出门去排队打针!

 

       终于打了疫苗的第一dose, 排队打针的大多都是图三穿着医护制服的或是像我一样脖子上挂着医护工作ID牌牌的医护人员。

       打完坐在旁边椅子上休息观察了15分钟,给大家报告一下打的左上臂一点不疼,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打完坐椅子上观察时隔壁的女孩就迫不及待打电话汇报给家人了,布拉布拉几个电话唠嗑完她的15分钟也观察完了,拍拍衣服捞起包包就走,还像我一样图二举起手机自拍一张留念!

       我的第二针是2月4日,打完第二针我是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呢

      话说, 这covid目前没有特效药所以疫苗还是有的打早打好, 比如这两周我每周都去新港滩A探望病人, 该上药上药该干活干活, 上周我见了美丽的戴泽尔就还是关心地问一下我病人玛丽的情况:

       戴泽尔说, 两个星期过去了玛丽还是没有住进医院, 床位还是没有, 玛丽只好还是待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她情况很不好已经上了氧气,而且是不间断吸氧, 她没有子女她的社工已经把她改成临终关怀了, 所以, 她不再是我的治疗病人了!因为临终关怀这种order是另一种无关治疗, 只着重舒缓疼痛和提供身体舒适的一种, 通常, 转入临终关怀的病人, 一般存活期几个月的样子吧。

       所以呢, 不打疫苗就是有感染的风险, 感染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弄到要吸氧,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到我不少的朋友,尤其是护士同行好友至今还在犹犹豫豫, 说不想现在打疫苗,想先观望观望再说, 可真是有点替你们着急呀:

       我都替你们当小白鼠打了疫苗了,你们还犹豫个啥呢!

 

       这么快就有朋友来咨询了统一答复:

 
       1,诊所是公司通知注册的,注册必须有employee code, 也就是说你没有code给你link你也注册不了; 
       2,此次是只对四类healthcare workers 开放:HHcare; FQHCs; 洗肾中心;癌症中心。这四类都是tier1A, 就是最高风险级。 
       3, 朋友做物流,这个是tier1B, 据说是二月会轮到,现在拿了我给你的link也注册不到。等等吧很快的。 
       4,排队等候时有四处反复检查我的healthcare worker ID 工作吊牌的, 一共检查了四次,老公说纽约有新闻报道说有富人企图拿钱插队提前打疫苗,看来在加州这有点难,我家老公娃儿也得乖乖和普通人一起排队几个月才打得上疫苗的。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