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椰汁炖鸡

作者:姚筱琼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07      更新:2020-06-24

  小郑开车把我接到名门广场,告诉我,这个广场位于海口市蓝天路中段,东为海府路、白龙路,西为西沙路,北有五指山路。海南省会城市的核心枢纽大都集结于此,一派盛世繁华景象。

  关老师在龙泉集团下属的连锁店“龙泉人.家乡味”饭店宴请我,这里椰汁鸡汤盛名远播,琼菜风味很有特色。

  我早上还没来得及吃东西,现已饥肠辘辘,看见桌子上摆有一白色陶瓷钵,就忍不住拿眼睛盯着不放。关老师说这是火锅汤料,汤是椰子汁,你打开看看。我打开一看,清汤寡水,底下沉浸些许袖珍野生马蹄子(荸荠),汤上飘着切细的椰子肉,不由分说,拿起勺子就舀了一勺清水往嘴里送,然后笃定地说,不错,是原汁原味的椰汁。

  大家都被我这个动作弄得有些诧异。我也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按照文明法则,汤勺是不能直接进口的,何况在座的多是陌生人,好在我没有立刻将勺子放回去,遂叫服务员再拿一把勺子换掉。关老师反应更快,笑着朝对面两位先生说,我们常年来吃这道菜,也没想过要试试汤是不是真的椰汁,来来,我们也试一下。说着他拿起自己面前碟子里的小调羹舀了一点品尝,另外两位却没有响应。正好服务员拿来新勺子,他又从汤锅底捞出几个马蹄子给我品尝,放眼整个大厅,没有人吃火锅汤底,他这样执意为我遮掩,“抬举”我,让我莫名感动,也让服务员忍不住笑。反正豁出去了,人在饿极了的状态下,见东西想吃是无法克制的本能。

  作为东道主,关老师给我介绍客人,指着对面那位骨骼面貌清癯的先生说:潘琪,湖南岳阳人,自由作家。我问:是三点水的潘吗?他说:潘金莲的潘。哈,潘先生说话很湖南啊。我仰头一笑。

  据介绍,潘先生和关老师曾经同在海南当兵,又都在政治部搞文字宣传,结下牢固深厚的战友情。潘先生喜欢创作,这与他在湖南的职务有些冲突,遂提前退了休,常驻海南从事文学创作。

  潘先生言谈举止洒脱,声音中气十足,又带几分岳阳口音,自然、亲切,他说海南气候非常适宜养老,他大部分时间住这边,房子也屡屡与关老师买在一处,每天下午都约在茶馆喝老爸茶。

  他的话给我提供一个信息,让我从中得到不少启示和感悟,甚至有些羡慕和嫉妒男人之间的情分可以如此追随相约一生。 

  我与关老师在博客上相识十年,他曾经帮我校对过三部长篇小说,其中一部看出很多错处并提出修改意见达数千字。中国文化传统讲究一字之师,所以我从内心深深感激他,尊重他,把他当老师。关老师说话声音轻柔,海南音比较重。我语言识别能力弱,总不太明了他的话,这已成我们沟通障碍,但它并不影响我们的缘分。

  缘分这种东西是上天注定的,很神秘,有人把它看成男女一见钟情的因素。可在我看来,就是人与人之间心灵相通、人与大自然相互接近的一种感应。比方说你看到一个人感到欢愉,然后与之倾心,想象你们之间明心见性,彼此理解,但这其实就是人所经历万事万物的机缘,有不有闪亮的一瞬间,不能说明什么,即便经历一片森林,一万棵树,你也只能对其中的某一棵产生独特的感觉,从它身边走过,看它一眼,这棵树给你带来愉悦和感知,也是一种缘分。

  小郑自己配制蘸水去了,我也跟过去,看他怎样配制。林黛玉初进荣国府的时候一举一动都看着别人,跟着别人学免得出错丢丑。我本是个率性之人,但也自小懂得在某些场合注意细节。小郑一连挤了四个青橘汁,我拿起一个犹豫,这些天,我一直在喝青橘茶,知道那东西比柠檬还酸,挤那么多酸汁当配料,我受不了。我只挤了一个,外加香菜、蒜蓉等,又特意放了一勺小红尖椒,回头看别人都没放辣椒,特意问湖南人老潘,你咋不放?他说最受不了辣,到湖南最怕就是所有菜里面放辣椒。我很惊讶,我们通常说故土难移,其实是指很难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吗?他在湖南土生土长,成年后才来海南当兵,然后又回湖南工作到退休,为什么一点不沾辣椒呢?

  服务员端上一盘生切的鸡块,一看就知道是土鸡,而且是老土鸡。我看网上有人评价他家鸡肉老,吃不动。我想老鸡慢慢炖,也是有滋味的。谁知他家老鸡不用慢慢炖,下锅滚开就叫吃,我一连吃了几块,连雪白的鸡胸肉都吃了一块,肉感有韧劲,肉质甘甜,完全不像“吃不动,或者柴”的传说。  

  椰汁鸡汤一直都清澈可鉴,大火煮开后转文火熬煮,直到煮干汤,还是清汤,后来店家来加汤,我问加的是啥,她说:是天水。天水就是椰子汁。但加过之后汤就有些甜了,我再舀了半碗,只喝一口就没再喝。

  他家小菜红豆酸菜煲也不错。刚来海南,在广州生活多年的小龚告诉我要喝红豆汤,不然到了回南天骨头会酸痛。他说得对,这两天还没到回南天,我浑身骨头就酸痛,以为是打字久了的原因,昨天在床上练了一会儿瑜伽,稍许好一点,今天还是很痛,现在看到这道奇怪的菜肴,我抱着治病的态度尝了一口,没想到酸酸甜甜很爽口,还有淡淡肉味,原来是用五花肉丁爆出油,慢火煲出来的,难怪红豆酸菜都串了味儿。

  另一道菜我在云南吃过,它就是白贝煮芋头杆,只是云南没有白贝给你煮。我表姨在云南西双版纳开餐馆,很会做这道菜,加了肉末勾芡,百吃不腻,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叫什么,我们老家叫广合,有些像芋头的植株,但绝对不长芋头。怀化当地在八月中秋吃鸭子的时候,喜欢和鸭肉一起煮,味道厚重,很受欢迎。海南白贝炖广合,是一道清暑解热,益气美容菜,尤其清淡滑腻,软乎乎的实在太好吃。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