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黄河的细节

作者:高安侠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791      更新:2020-05-18

       犹如历史,那些生动鲜活的细节总是被淘汰。书写历史的人删繁就简,仅仅留下几个干瘪的人名,三言两语交代一个原本宏大无比的历史事件。这样,历史就被斧斫得线条清晰,脉络分明同时却也面目全非。
       对于黄河的描述也是如此,教科书上说:“黄河呈一个巨大的几字形”。其实,这是省略了许多细节的一种过于粗疏的表述。倒是民谣里的“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近乎于真实地再现了黄河曲折回环的奔流之路。
       乾坤湾是黄河的一个细节。从高空俯瞰呈现一个巨大的“S”型,两岸的山峦恰似阴鱼和阳鱼,各自独立而又水乳交融。黄河迤俪流过,千回百转,而后劈开秦晋峡谷,向南奔去。
       在我看来,微不足道的细节才真正能体现一切宏大事物的本质。

 

乾坤湾的缄默

 

       当我乘一叶小舟轻轻飘向乾坤湾的时候,首先被黄河两岸壁立千仞的悬崖给骇住了,那一层层岩石整齐而均匀,见证着时间的无限。每一层岩石里都埋藏着无数秘密,被时间带入了永恒。而岩石缄默,黄河缄默,风吹过脸庞,同样缄默不语。
       于是,当小舟被奔涌的河水和大风挟裹着顺流而下时,一览无余的巨岩让我好象翻开了一本天书,一切尽收眼底,但什么也看不懂。
       这,难道就是乾坤湾吗?如此坦白,像少年清澈的眸子。
       可是,一切如此神秘,像一只锁得严严实实的箱子。
       该从哪里进入乾坤湾的内核呢?
       我想到了伏羲。
       相传中国第一个哲人伏羲曾经在这里仰观天象,俯察地理,彻悟阴阳太极。乾坤湾便成了中国哲学的滥觞之地。
       先哲伏羲,是乾坤湾的细节。从这里出发也许能读懂乾坤湾。

 

伏羲,第一个仰望星空的人

 

       站在高处眺望,高原峰峦如聚,像呼啸而来的绿林好汉;俯瞰黄河,波涛如怒,不舍昼夜。乾坤湾便安安稳稳妥妥贴贴地被黄河拥入怀抱,群山密密匝匝地守护在四围。
       洪荒世纪,我们的祖先伏羲跋山涉水,从远方走来,在遍照古今的太阳下,褐衣草履,唇焦口燥地走来。
       在乾坤湾,伏羲夜观天象,我猜想他一定是无数祖先中第一个抬起头颅仰望星空的人,这是人类一个了不起的动作。仰望星空,意味着对物质的超越,对无涉自身利益的他者的关心,对宇宙对世界的强烈的了解愿望。
       今夜,立于乾坤湾的高岸之上,我也仰起头来凝目星空。在宁静而辽远的天宇之下,无数星辰闪耀着晶莹的光辉。刹时,心灵如星空一样干净开阔,了无纤尘。
       我想象伏羲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面对着星辰和宇宙。
       在无边无际的星空之下,熠熠生辉的星群仿佛从银河里倾泻而下。
       黑暗而辽阔的大地之上伏羲独自一人,无比孤独,无比渺小,而他的思想升腾飞翔。那一刻,人就被上天赋予了灵光,人活着就不仅仅是作为一种生物而存在。
       我们无疑是伏羲的后代,因了他在那个晴朗的夜晚将探索的目光投向了星空,使得我们的生命浸润在太极哲学的优美思想里,充满着诗意和睿智。
       世上哪里的河山不壮美?比乾坤湾更美的地方很多很多,但是,因了先哲伏羲的灵光点染,使得平凡的山水不再平凡。
       今天我站在乾坤湾高高的山岗之上。山还是千百年前的山,风还是千百年前的风,先哲伏羲已经融入了乾坤湾,成为一个永恒的智慧象征。

 

和祖先一起跳舞

 

       这是一个古老的渡口。黄河的另一个细节。
       延水关,名字典雅恬淡,一听就知道是文人命名。
       落日余辉里,大河平静,山峦平静,时间在这里凝固。
       而黄河岸边的生活无疑是艰难而枯燥的,一针一线一炊一饭都是要自己的手去创造。女人除了上山种地之地外,还要做饭洗衣以及与此相关联的拾柴喂猪纺线织布。尽管她们容貌端正,五官秀丽,皱纹却过早地爬上了面庞。男人就不用说了,黄河边的男人个个以吃苦耐劳闻名。
       粗糙的脸和因劳作而略略变形的手是光阴留下的纪录。可是有了秧歌,一切犹如一碗白饭里加了盐,生活立刻变得有滋有味。
       傍晚时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这黄河边的小小村落那么安宁寂静。
       她既不关心世外的热闹,世界也早已忘了她的存在。
       听,是谁擂响了秧歌大鼓?是谁拍起了嘹亮的铙钹?平静的村庄被撩拨得躁动不安,刚刚刷完锅的大嫂来不及解下做饭的围裙,刚刚赶羊进圈的大哥来不及丢下羊铲,人们急急忙忙从四面八方涌向村子中央的打谷场。今夜,他们在这里狂欢!简单的舞步让大嫂扭得妖娆多姿,背着羊铲的大哥却诙谐有趣,他们都已不再是为生活而奔波劳顿的人。有了舞蹈便有了乐趣,让烦劳和煎熬暂且靠边。
       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舞蹈,从汉代的画像石上,我们就看到过这样的秧歌舞蹈,我们的祖先也曾这样如痴如醉且歌且狂。也许因为祖先的遗传,因此我们的血液里才有了天然的艺术基因,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狂欢活动,抬脚便自然而然地合上了舞步的节拍。
       对于祖先,曾经年少的我毫不关心,直到有一天,忽然对于自己来自何处产生了强烈的了解愿望,那时我才开始关心关于祖先的一切。那么祖先是什么样的呢?我隐隐约约地知道他们来自于东海之滨,在某一次灾难中背井离乡来到了黄土高原,那么他们是否在延水关这个古老渡口踏上了黄河西岸的土地呢?
       无数的战乱和饥馑以及国家的号令,使得我们的祖先离开了家园,一路向西迁徙,直到栖息在今天又被我们称作故乡的某个异乡。
       我无数次地想象我们的祖先怎样地颠沛流离,也许我的祖先和你的祖先骑着青骢马并辔而行,在温暖的春天走过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大平原;也许我的祖先和你的祖先那时还很年轻,满怀豪情渴望征服世界,面对滔滔黄河,在一个月明之夜,结伴泅河夜渡,从此结下生死之交;也许你的祖先和我的祖先肩上挑着全部的家当,挈妇将雏,一路彼此照应;也许我的祖先还曾领受过你的祖先一碗薄粥的恩惠,这样一个原本要中断的血脉便延续了下来……
       因此,我要感谢每一个陌生人,因此,我将原谅生命里遇到的伤害,因此,我将满怀感恩之情生活。
       今天,当我站在祖先曾经路过的这个古老的渡口,猜想每一处的河山,细细追究可能隐藏着祖先踪迹的荒径古屋……
       河山静穆,看到了一切也收藏了一切,而岁月将祖先的踪迹和气息深深埋入地下或者化为轻烟,使人无可追寻。然而,今夜的秧歌舞蹈让他们的音容笑貌纷纷复活,他们和我们一样肆意挥霍着生命里单纯的喜悦。
       这一夜,村子里所有的人在美丽的星空下,沉浸在欢乐里,复制着我们的祖先曾经的欢乐。我也加入其中,瞬间,我便成了祖先中的一员,在千百年前,在皓月之下,在群山之间欢乐地舞蹈。尽管生命忽如白驹过隙,但是,此刻我在,我的生命在,我和我的祖先们都在!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