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澳洲华人这样爱国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973      更新:2020-05-04

       澳大利亚在控制新冠疫情上,同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相比,是做得比较好的。不仅如此,澳大利亚卫生部长还相当自信,他说现在各国的疫情报告数据并不可靠,而他只相信澳大利亚的统计数据,也就是说,澳大利亚的好,是真的好了。

 

功绩归于华人

 

       同在一个地球上,同是“低效率”的民主制度,同样不肯戴口罩的国民,澳大利亚何以异军突起,成绩耀人呢?我心下想:是上帝的眷顾。上帝在南半球制造了一个大岛,来路只有空中;陆路根本没有,海路遥遥无期。偏偏这个国家地广人稀。他的人口和台湾一样,2,500万,但面积却是台湾的197倍。

       其实我也知道,拿上帝的名头做解释,实在是懒人的做法。就我的所见所闻,政府的组织还是切切实实的。疫情应对有传染病学专业的大面积测试,严格追踪和社交隔离,还有社会管理方面的边境控制,经济援助,以及接回滞留全球各地的澳大利亚人。

       同其他国家一样,此次抗疫都是由国家最高领导担当。总理Morrison平日里的形象,就像俱乐部主任,见谁都是笑脸,说什么事儿都轻松。英语国家特别讲究轻松,因为这表明你自信。年初总理访问遭受森林大火的灾区,灾民对他冷言冷语,他还是心平气和,反倒说:灾民受了苦,当然需要释放一下压力。

       然而战疫拉开,我从3月16号起,就没见过总理Morrison的笑脸。这的确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无疑的,Scott Morrison做了一回战时总理,同无形的“入侵者”的战争。他的确以二战期间英国总理丘吉尔的口气宣战:“我们决不投降!”

       当最暗时刻过去,SBS记者专访Scott Morrison,问及澳大利亚何以抗疫成功,

       总理Morrison一语惊人,说这要归功于澳洲华人。他说因为疫情初期,从中国回来的澳洲华人主动自我隔离,保护了澳大利亚免受大规模传染。

        我着实惊讶,我从中国疫情发生后,一直关注新闻报导,却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是澳大利亚华人帮助了澳洲社会。作为一个澳洲华人,我也着实欣慰。

 

自愿隔离种种

 

       回到今年春节这个时间点上,那是1月25号。很多澳洲华人春节前去中国,春节后回来。而武汉封城是1月23号。“封城”在和平年代绝无仅有,意味着疫情极端严重。中国以外,除了经历过SARS的台湾和香港,都没有特别警觉起来。而当时澳洲的森林大火好像要吞没整个澳大利亚一样,人们还顾不上远虑,只有近愁。

       然而在中国过春节的澳洲华人,已经体验到新冠爆发的严重性。消息在华人社区流传。谨慎的澳洲华人,大大减少了社区活动,包括购物。SBS报道了华人聚居的地区,商场的人流量大为减少,超市的销售减半,餐馆的顾客减少六成。

       华人聚居区的生意下降,竟然还惊动了总理Morrison。为了华人的生意繁荣,总理亲自出场,在电视上呼吁大家不要惊慌,要支持华人的生意。华人的生意也是澳洲的生意的一部分嘛。这叫我想到80年代的中国总理,穿起西装来支持服装产业。

      没有人想像到,这是一个Pandemic全球流行的病毒;唯有媒体,每天报道中国疫情。我的婆母,一向被我认为有世俗智慧的老人,很不屑的说电视上干嘛这么喋喋不休地叨叨。而我的一位白人好友,诚恳地认为这病毒是美国搞鬼:“为什么是中国和伊朗?”意思是说,小事一桩被媒体炒作成大事件,借以打击这两个国家。

       但澳洲华人继续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春节后从中国回来的很多中国人,都自愿采取自我隔离。一位朋友从西安回来,硬是和男朋友指头都不碰,天天隔着门玻璃“见面”,坚持了14天。

       南澳有一个自我隔离的微信群,是自我隔离的人们和愿意帮助他们的朋友组成的“互助组”。他们相互交流信息,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对隔离后不便出门购物的,有朋友帮你去购物,再送到你家,在门口留下物品和发票就离开。彼此不见面。送货人走了,才通知收货人。收货人再出门取货,然后按发票金额汇款给购物人。

       还有顾客和超市的“互助组”。顾客将所需物品,即订单在微信上发给超市;超市按要求组货、送货。同样留下物品和发票,不见面。顾客按发票金额用微信付款。

       SBS记者2月2号就报道,从中国回来的澳洲华人自我隔离,“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并盛赞参与这种保护的250位志愿者。得到志愿者帮助的人们真诚感谢志愿者,他们有的表示14天隔离期结束后,他们也去做志愿者,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者的人。

       事实上,澳洲疫情已经悄然发生。第一例新冠病例于1月25号在墨尔本出现。该病人于1月19日来自广州。距第一例病人的发现已有一周时间,澳大利亚健康部只要求来自湖北的,或同新冠病人有过接触的人做自我隔离。政府直到3月17号才要求所有海外回来的人自我隔离,而3月28号起才开始强制执行。

       应该说,澳洲华人这次抗疫中自觉保护自己,保护华人社区,也就保护了澳大利亚。澳洲总理的华人社区的感谢感谢也让华人加重了在澳洲社会的价值。

 

为母国增添荣誉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公民,澳洲华人不仅对澳洲社会,也对母国增添了荣誉。

       如此这般,以自己的专业才能和道德品行,获得文明社会的认可和尊重,才是爱了自己的国家。

       从这里讲开去。几个月前的2月8号,正是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日本有一个初二的女孩,身穿中国旗袍,向路人鞠躬,为中国抗疫募捐。女孩说,希望中国那里最快速度地战胜病毒,中日两国的人,能够一起过友好的生活。我看到这个视频时,不由眼泪涌出来。我相信,每一个正常的中国人,都会与我有同样的情感。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由衷的敬慕和感恩这个女孩子,也会对姑娘身后的日本心怀敬意。这个女孩让她的国家增添了荣誉。

       或许我有点残酷,自问为什么没有人说她是“日奸”呢?如果情形倒过来,日本发生瘟疫,中国的一个女孩子身穿和服,90度鞠躬,为日本捐款,我不敢想像她会遭受怎样的待遇。而时至三月下旬,我们却有了杨妈妈粥店的“祝贺小日本疫帆风顺”的下流标语。 

       新西兰的护士Jenny,做了英国首相ICU的24小时特护。她当然是因为她是个优秀的护士,才会担任此重任。顺便说一下,一国首相也没有专门的医生,去的还是公立医院,就是那种没有钱买私人医疗保险的人去的医院。Boris Johnson出院后做了一个五分钟的视频,向为他提供治疗和看护的医院和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尤其是在ICU的三天三夜里,他其实是处于生死一线的状态中。

       这个视频流出以后,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为Jenny能够在英国承担这样重要的角色而感到自豪。她说世界各地都有我们新西兰的护士。她们在国外也如同在新西兰一样,以高度的专业技能关心照料他们的病人。Jenny为母国增添了荣誉。

       澳洲的学校里,有中国背景的数学老师越来越多。我们由于在中国受过教育,数学的学习方法很不同。而这个不同与澳大利亚的教育理念揉合在一起,就成为我们的优势。

       这一优势渐渐显著起来。学校的老师愿意把他们自己的孩子放到中国老师的数学班来。我发自内心地高兴,也非常感到骄傲。我当初学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以我的数学能力为澳洲社会服务。数学老师们在数学教学上做出的贡献,为我们的母国增添了荣誉。

       所有这些在他国土地上为他国国民所提供的服务,是以行动珍爱自己的母国,称扬自己的母国。

 

爱不爱重要吗?

 

       我又想起了“爱”这个词。

       易卜生的《玩偶之家》里,当妻子娜拉看清丈夫的自私面目而要离他而去时,丈夫一改之前的态度恳请妻子留下,甚至愿意委屈自己,和妻子“兄妹相处”。他的请求语就是“我爱你”。但娜拉如此回答:“不,你并不是爱我。你不过是爱你和我爱恋的感觉。”我个人以为这句话是全剧最精彩的一句。

       所谓“爱”是人的自然本能。但无论爱人还是爱国,其价值要看能否为对方增添荣誉。如果所谓爱并没有为你所爱的人或国增添价值,而是像娜拉的丈夫一样,只是为了得到自己要的感觉,或自己要的利益,那对方大概会希望你最好不要爱她。

       不妨设想一下,假如你是有点情调的上海大学生,绍兴的无产者阿Q爱上你,而且爱你之深切,之强烈,明明白白向你示“爱”,云:“我要同你困觉!”你大概不会说得出“谢谢你”,反倒觉得大受其辱。又假如阿Q爱上国,旗帜鲜明地加入了革命党,借着革命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也大胆尝试同秀才娘子困觉。如果那个国是个正正当当的,漂漂亮亮的,也是要怕他的“爱”的。

       所以爱不爱不重要,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多优多劣才重要。

       做一个优秀的人,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公民,你就是给你的母国增添荣誉,你就是在爱你的国。

       前两天一位朋友送来资中筠谈爱国的视频,是几年前的。我应当看过,但已经不得其中的观点了。于是趁着准备晚饭的时间,手脑两不误地又听了一遍。觉得资中筠先生的几个观点有启发,特地记录在此。

 

        (1)爱国是自发的情感,首先是爱家乡,扩大而为爱文化、历史、文明,再到有疆土边界的国家。

        (2)把不爱国加到意见不同者身上是中国特色。

        (3)爱国的争议点是:爱国家还是爱朝廷;爱国还是爱民。

        (4)清末以来,爱国总是和改革在一起。

        (5)知识分子最爱国。

 

       对最后这一条,我的解读是,最爱国的不是阿Q们,不是阿金、“茶壶”们,也不是杨妈妈、雷公公们,虽然如今的爱国生意越做越红火。

       写到这里,电视新闻来了。六周以来,第一次看到总理Morrison面孔上有了笑容,因为新冠感染人数累计曲线已经拉平。我们南澳已经持续10天零增长了。

       从本周末起,一对夫妇可以带着孩子访问另一个家庭。也就是说,爷爷奶奶可以看到孙儿孙女了,你最要好的朋友可以来跟你喝咖啡了。但整个社会社交隔离的解除,酒吧和咖啡店开门营业,还要取决于全国运用手机的接触追踪软件的数目,即1千万。这似乎也不大成问题。这个软件4月26号晚上推出,现在已经有300万人开始使用。曙光就在眼前。

       我再次想到我们澳洲华人在这次百年不见的战争中所起到的作用,想到总理Morrison对这一点的肯定,我真是感到蛮骄傲。

        20年4月30日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