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一个加州医护的封城手记(3):让人洗手咋就这么难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583      更新:2020-03-25

       听完娇娇的话,我忙不迭地谢谢她替我这个武汉人摘除了染毒的嫌疑,然后赶紧拍着胸脯替静玉背书,说静玉是三个月前才刚从内华达凤凰城搬来尔湾的,至少这三个月来她是呆在尔湾的!

       安抚完娇娇我立刻打个电话给静玉,如此这般把故事一说,静玉也是教会我同个小组的天天我们几个武汉老乡正为着武汉人在全国各地被迫享受着麻风病人的被驱赶捉拿的待遇难过的不行,没想到自己竟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麻风病人!我俩唏嘘感叹了一番,从此决定再也不和任何本地的老中朋友聚会聚餐!

       翻翻我1/30日的微信,看到当时在沮丧心情之下写道:“Coronavirus-phobia变成了China-phobia, 我整个周末门都没有出车子停在driveway 都没动过。今天中午又婉拒了两个曾经的同事邀请我午饭聚聚,她俩一个天津人一个越南华裔,我自从昨日被好友打电话问最后一次从武汉何时回来的以后很是打击了自尊心,我就变成了惊弓之鸟,身为武汉人咱得知趣,我不想再有人绕着弯子问我是何时从武汉回来的话那还是自家关自己,不出门!买菜也让老公去买,省得被问何时从武汉回来的俺也心里不舒服是不是?如今身为武汉人在老中眼里成了瘟神,岂不知咱们老中统统在老外眼里已经是图一的一体了,图一说的是China-phobia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不管你是哪里来的老中!所以同胞们不要再搞地域歧视链了:不想让老外歧视中国人就不要再全中国人歧视湖北人,湖北人歧视武汉人。”

       没错,俺很是知趣的,从1/30日这一天起,我就开始了长达两个多月的自我隔离,我的家乡武汉人被行政命令隔离在家了,而我在美国没有任何人命令我我也把自己关了起来,除了上班,买菜,所有朋友的邀请聚会一概婉拒,再好的闺蜜,比如洛城作家协会的珊珊,说去年洛城诗刊出的诗歌精品集已经出版了新书拿到手上了,里面入选了我发表在洛城诗刊上的十首古诗词,故我也是入选作品最多的几个作者之一,作者得到的赠书很有几本的,诗集主编珊珊说我开车给你送来吧,话说,咱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顺便一起吃个饭好不好?

       不好!我立马一口拒绝,然后好好地跟她解释了一下,我被别人追着问几时从武汉回来这件事,着实有点把我的小自尊心戳到了,为了免得再被人转弯抹角地问我是最近一次何时回国回武汉的呀,我就决定不与任何人聚会现在,虽说珊珊为了想见我,自己都愿意从Acadia 开车一个小时南下来送书,不过,咱身为武汉人咱得知趣,是不是?咱带不带毒都谁也不见,因为,武汉人这个字眼本身,在一月底二月初,就是个在全中国最意像化的风箱老鼠的形象,说是哪里人也别说自己是武汉人!这一点,所有经历过来的武汉老乡们,应该都感同身受吧?

       翻翻自己二月初的微信,原来自己这么早就未雨绸缪,买了口罩不说,还买了6瓶干洗手液,二月三日收到了货之后我在微信记录到,送了两瓶去娃的学校并同时送了一包外科口罩,这剩下的我后来送了一瓶给每天来接娃的校车司机斯蒂文,一瓶给娃课后的下午照看机构boys and girls club, 交给了BNG经理莎拉,并也送她一包50个外科口罩,莎拉接过来仿佛脸都叹了一口气地松下来,推心置腹地说太谢谢了特丽莎,你看我这一屋子的孩子,就这么一瓶干洗手液呢,我看了看,说这得有六十几个孩子吧?莎拉说快100个了!可是我搜遍了所有的网站都买不到呢!电视里每天汇报COVID-19的记者会上总统都让我们用干洗手液洗手,洗手,可Hans sanitizer 在哪里呢?我连忙说不用慌,我还在网上网购了一个单子,只要他不取消我的order 我就再送你一瓶来!

       看到自己在2/9日微信写了一段:“ 保护我们的社区,邻居,社区的孩子们,人人有责,美国是一个讲究自我诚信的国家至今都没有在海关统一拦截海外回来的旅客,连个量体温的都没有就放入海关,全靠自觉申报有没有去过疫区,自我隔离也全靠自觉同雇主申报,要记得我们的孩子们全都没有停课的乌央乌央的学校,大型商场,大型酒吧餐厅购物中心,大家可都是放心大胆没一个戴口罩的!这么傻白甜的社区就得靠我们来维护了!但凡有一个不自觉的老鼠屎就会有不可收拾的后果!所以该举报举报,那些隐瞒旅行地的旅行归来又不主动申报隔离的,大家人人有责打CDC举报!”

       原来,我在2月9日就已经开始发愁了,既然武汉已在1/23就封城了,接着很快大半个中国的所有大城市都封城了,而总统早在2/2就实施了禁飞令,不让除美国公民以外的从中国来的外国人进入美国,可是老美为何一点对这种烈性传染病的恐怖蔓延性的认识都没有呢?唯一忧愁得睡不着觉的是足足看了一个月国内各种悲催视频的,被各种全国封城搞得瞠目结舌吓破了胆的美国华人!所有的老美包括我家老公和娃的保姆克劳迪娅都统统嘲笑我,觉得我大惊小怪神经过敏,come on, relax, girl! 克劳迪娅从我把买来的干洗手液放在饭厅,要求她进门了之后一定要洗手的第一天起,就不停地嘲笑我的胆小如鼠,我的over reaction! 我被她嘲笑着,还的忍着气陪着笑,不断地把手机里的各种在中国的悲惨视频放给她看,希望能引起她的重视:这不是可以不以为然的一件小事好吗?

        可是,克劳迪娅就如同绝大部分的老美一样,坚决地认为这种病毒感染,也只是在遥远的中国,日本,韩国爆发的一种亚洲才会传染的疾病罢了,我每周都在和克劳迪娅来回拉锯辩论,希望说服她,唤起她的注意力,至少,愿意从洗手这一件小事做起,不过,我就尝到了这么啰啰嗦嗦得到的后果:在我家工作了三年之久的克劳迪娅,居然就会因为听我不停地唠叨听烦了,居然撂挑子不干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