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一个加州医护的封城手记(2):你最近啥时候回过武汉啊?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486      更新:2020-03-24

       话说,1月21日友友姐到底在第二天坐公交去了我认为病毒满天飞的汉口没有?而1/19日我尽力相劝我的武汉一帮子三十九中的同班同学聚会出去乡下玩,他们到底1/22号出门聚会了没有呢?

       前者是不知,我至今都不知,也忘了问友友姐这个要命的问题:你到底在1/23武汉封城前一天去了汉口没有?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在1/23日武汉封城之后过了好几天,到了1/29日终于有了个几乎问问震宇:“ 还记得我1/19日劝你们不要聚集一起出去玩的吗?打脸了没?”

       震宇几乎是秒回,什么是秒回你懂?唉,真不该当初没有听你的话呀!他叹着气,说后来我退群之后大家都在说指责我传谣造谣的J同学,尤其是武汉封城以后,四处聚会快活的同学们更加怀念起我这个第一个在同学群里大放厥词的吹哨人了!可是,说啥都晚了,悲剧就是谁让我一介小民的话这么不如政府的辟谣有公信力呢?你和政府说的不一样,你就是假的还用说!这,就是无论是我同学,还是武汉普通老百姓的共同认识,不管我贴出什么报道,不管我说什么,我吹的哨子没人信,可是,我这个小人物说的真话它就是传谣造谣,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人们信的就是他们电视里看到的东西,时隔两个月,武汉人也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      

       至于封城,我在被1/23日武汉史无前例的封城轰炸得完全懵了!记得1/23那天下午在教会的小组群里突然看到湖北老乡老张冒了句:武汉封城了!

       啥?封城是什么意思?不准出还是不准进啊?我有点懵,拼命地想搞懂为什么,这么一个超级庞然大物的大武汉,咋听上去像麻风病之乡一样被关了起来!

       我在小组群里问,没人答话,也许大家是都被这个巨震撼的新闻砸懵了吧!

      接下来一整个下午我都盯在电脑前,拼命地搜索英文的,中文的各种有关武汉的新闻,毕竟,这可是我出生生长的地方,我的父亲,一个成都人在这里住了五十多年,骨灰撒于东湖的第二故乡,我的母亲,继母,姐姐们,哥哥们以及许许多多的同学,好友们都居住的地方,有这么多我牵挂的人住的城市突然间被关了起来,搞得我千头万绪都涌上心头:封城了我老娘可咋办,还是一个人住?吃喝谁来管?继母也快九十了也是一个住,而且前几年就记忆力不太好了,这些老人家的生存问题让我变得焦躁不安,脾气都大起来了!

       翻到1/19日那天的朋友圈,又让我想起一个有趣插曲了:1/19这天,应了尔湾的闺蜜娇娇的邀请,我带了刚刚从凤凰城搬来尔湾的静玉一起去娇娇家吃她做的春节聚餐,记得娇娇那天的春节大聚餐是以她夫妇俩的华南理工大学南加州校友会会长副会长的身份办的,逢年过节,热情好客娇娇和孙师哥夫妇每年都自掏腰包邀请华南理工的师弟师妹们来自己尔湾的大宅聚一聚,给这些大部分单身的孩子们准备好丰盛的上海家乡美食,为人豪爽热情又好客的娇娇夫妇,自从2015年组建华南理工南加州校友会以来就一直把照顾校友,关心师弟妹的重责一手抗在肩上,又出钱又出力,每个大的节假日都不辞辛苦地自己揽起这种召集,组织校友会活动的活动,我自己在2014到2016年也当过自己母校的校友会头头,深知兜揽这种吃力又不讨好的照顾校友的工作最是烦人,耗费大量精力,时间,和钱,而娇娇夫妇却把这种苦力活儿一直扛着做到了今天!

       记得那天1/19日带着静玉去得有点晚了,到的时候华南理工的校友们大部分都散了走了,只剩下位娇娇的师妹一位戴眼镜的斯文女和她女儿在此,眼镜师妹自称虽是娇娇师妹可我也不小的哦!然后介绍说那个清秀妹子是她女儿,专门跑来美国生孩子的,刚生完还在这边月子中心坐月子呢。

       哦哦,我一边寒暄着一些客气话,一边把娇娇的水饺和她煲的汤都喝完,欣赏了其他人带来的酱牛肉啊几个上海菜都吃了,一边觉得既然这师妹是难得从上海来的也许她自己有些梯己话想单独同娇娇说呢?毕竟我和娇娇都住尔湾地区相见不难,还是把聊天的机会留给这位师妹吧!

       再一看,静玉也吃得差不多了,于是决定和静玉一起向娇娇道谢,告别。

       前后就在娇娇家呆了一个小时吧,哦对了,吃饭的时候,静玉坐我左手边师妹坐我右手边,不过稀稀拉拉中间彼此隔了一个椅子的样子。

       转眼,风云突变,自1/23武汉封城以后,侥幸逃出城的,或是刚刚好那时候不在武汉的武汉人,立刻变成了全国通缉的风箱老鼠!一时间,各地人民统统武装了起来,看见鄂A牌车就喊打喊杀拒绝入住,我每一天都在网上看见一个个悲催故事说着武汉人被撵出饭店,取消宾馆,连餐馆的堂食也不让只准丢一袋子打包赶紧走!被脸带厌恶像赶苍蝇一样被四处驱赶,有的武汉人本来是利用春节假出门外地旅游结果封城以后被到处驱赶,连高速路都不准下,只好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睡车里好几天!每天看着这一个个悲催的故事心情真是太不好了!我大武汉人何辜呢,被当成麻风病人一样四处嫌弃!震宇唉声叹气地说如今武汉人在全中国都成了风箱老鼠,人人喊打了!

       那段时间,经常和教会小组里的几个武汉老乡唉声叹气地分享一个个故事,看见武汉老乡被到处驱赶,到处喊捉拿武汉人、难过的哭了一次又一次!

       结果就到了1/29日这天,下午我正开着车奔跑在尔湾大马路上呢,就接到了娇娇的电话,寒暄两句之后,娇娇有的吞吞吐吐地说,是这样哈,前几天呢你还记得你带了你一个武汉老乡来我家吃春节聚餐吗?

       记得呀,那是1/19号正好春节那会嘛,所以日期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你还记得在我家碰上的我那个师妹吧?

       记得呀。

       是这样哈,她呢今天打了个电话来,紧张兮兮的,问我说她记得你说过你们俩都是武汉人的,她想问你和你朋友一下,你们俩呢最后一次回国回武汉是什么时候啊?

        因为她吃饭时候不是坐你边上吗?嘿嘿是有一点神经过敏了,我呢是知道你去年是没有回去武汉的夏天你去了台湾,不过,你那个武汉的朋友~~~

       娇娇吞吞吐吐地终于问完了她想问的话。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