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一个加州医护的封城手记(1):寄口罩回武汉和吹口哨皆不成功!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7810      更新:2020-03-24

       看到敏之写个加州抗疫日记,受启发我决定也写个流水账,把人类现代史上这一段从未有过的惊心动魄大事件,记录一下,给后世,或者明年的我们、来回头看一看,应该是有意义的。

       太多的感慨,还是要追溯到一月份看到家乡武汉爆发出惊人的烈性传染病某冠状病毒说起了。

       我自己往回翻翻一月的朋友圈,真是唏嘘不已,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似乎像上了瘾一样没日没夜地搜索着网上各种消息,各种微信很快被封的截图,各种悲惨的视频,看着我最爱的家乡武汉人突然遭受如此惨货,我哭得纸巾撕完一盒又一盒,把自己关在office里半夜一两点也无法入睡!

       然后的动作都是机械式的,一个个发微信问我武汉的亲人,中学同学,每个人都告诉我:没事的,政府都辟谣了,武汉这么大也没几个人住院,我妈和几个姐姐都安慰我:街上都没有人戴口罩的,不是个大不了的事儿!我妈说你姐还去中百把年货都买好了,店里热热闹闹的都是买年货的人。

       问曾姐姐,友友姐,都说一片正常的,青青你不用担心。友友姐并在1/21日告诉我说,明天(就是1/22)我准备坐公交去汉口照顾一位她的亲戚,汉口?就是那个最早承担了骂名的华南海鲜市场的汉口?那个时候,自抗萨斯英雄钟南山专家盖棺论定病毒是吃蝙蝠的人从华南海鲜市场带出来惹的祸之后,铺天盖地的全国舆论把我可怜的家乡武汉人骂了个遍:说我们又不吃蝙蝠的都怪武汉人吃蝙蝠祸害了大家!

        我一边拼命四处打微信电话发私信问一个个的武汉亲友同学,一边在网上疯狂搜刮口罩,n95口罩,各种外科口罩我统统要,记得那时苗苗,教会的好友,作家协会的好友好几个都私信给我,通知我说发现了新的可以网购口罩的网站,我在Walmart, target , staples, 以及几个从来都没听说过名字的网站都下了单子,最大的四个单子,每个都是$505, 所以这四个巨大的n95口罩单子就$2000多了,加上近$3,400多的外科口罩单子,总之我加起来大约网购了$2500左右一共七八个单子!

       为啥买这么多呢?因为我姐夫是武汉同济医院的,而他们的女儿,我外甥女也在同济医院工作,这同济医院的大名天天出现在新闻视频里,病人每天挤爆!那可不是个病毒满天飞的高危地方吗?我家就有两个家人在这么高危的地方上班,我能不揪心?

        姐姐也说买菜啊什么的都没问题,就是口罩买不到,这么一说我能不急?

        一急就不停地拼命下单子,因为在本地的群里也看到有群友说她的staple口罩单被砍单了,听者有意,我听了更急了,于是不停又去搜不同的网站下单子!不停地买,就侥幸地想着:这个被砍单了还有另一个,就算砍了几个单子,总得有一两个单子的口罩可以寄的出来吧?

       果不其然,一连串的好几天都下了单子,最终,也只有前后100个n95口罩和300个外科口罩收到了。

       n95先来了一个60只口罩的箱子,我立刻在一月29全部寄出去武汉给我姐家,另一个300外科口罩,我2月四日寄了一半150个口罩给在上海刚生完宝宝的侄女佳音,佳音虽在上海,情况比武汉好点,可是刚生了奶娃子,每周都得固定去看医生的,在上海没有口罩那可怎么出门呢?新手妈妈佳音急得够呛!我一听能不急啊!赶紧地把刚收到的300个口罩寄了一半给她!

       不过不幸的是,这两个1月29寄武汉的n95口罩箱子和寄上海的150个外科口罩箱子,统统至今石沉大海了,拿着USPS的快递单子也只能追查到入了中国,然后美国这边的号码就追索不下去了,打听来打听去,都说估计是被中国海关给征用了!

       倒是哦,二月上旬中旬,正是中国国内的各种感染,死亡数据吓死人的光景,那个时候口罩就是战时物资,国家没收来征用,倒也理解,反正,就当也是支援了国内,肯定是国内的同胞戴上了呗!

       我在1/21听到友友姐说明天要坐公交车去汉口那个危险的地方时,心里很是想阻拦她,说现在汉口那边都说离病毒爆发的华南海鲜市场近,姐还是别去了吧,友友姐说那怎么行呢,答应了要照顾这位行动不便的亲戚的啊?

       同样的劝阻我还做过一次,1/19我正和同学震宇聊天问他们那边情况怎么样,震宇高兴地告诉我说很好啊大家都没事,他们汉口那边的病毒,汉口情况有点不好而我们武昌这边都还好,是吗?我心里期盼着说但愿如此,因为我就是个武昌三医院生武汉长的道地武昌伢,自跟随父亲从下饭地汉川一中回到武汉后,我读书也是读武昌的三十九中,当然班上同学们也都是武昌人。

       既然震宇说武昌没受啥影响,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震宇接下来的话,搞得我顿时感觉不好了!

      震宇说他们一帮二十几个同学准备约好了一起去乡下农家乐玩玩,我听了一惊,谁呀都是?

       都是你蛮熟的,震宇说,不然我拉你进群里,也好看大家玩完了发的快活照片!说完他就拉我进了一个小圈子的群,群主是当警察的J同学,

       我一进群,就急忙转发了两个洛杉矶本地的华文媒体报道的武汉病毒急速感染蔓延的文章,同时,尽量用婉转口气看同学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个时候聚这么多人出去玩好像有点不安全。

       刚说完,就看见群主j同学马上更改了群设置,把群友拉人进了设置成必须要他群主批准了!

       跟着, J同学很冷淡地出来打行字,说政府说了,不传谣,不信谣。这种没确认过的消息以后不要误传。

       我一看,顿时感到有点屈辱的感觉,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倒是颇像所谓政府官员应付下民的态度,这么一说,我就听上去像是个莫名其妙紧张兮兮的没头脑的妇人,再加上J同学特意在我发完劝阻的消息后立即更改了入群的限制,很显然,他是不满震宇拉了我进了群又没经他允许,而我一进来就开始煞风景,发些像劝阻他们再考虑考虑的败兴的话。

       得,群主都不高兴了我滚还不成吗?

       我于是说,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了哈,不过,我是真的在这边网上已经看到了很多很糟糕的视频和消息,才担心同学们,想请同学不要再这个时候聚集起来出去玩,有感染的风险的。

      不过,言尽于此,我也不会把同样的话车轱辘来回说,J同学对不起了哈没有经过你群主的同意我就进来了,不过,该说的话我也说了,我这就自己圆润地滚出!

       说完,我就指头轻点,麻溜儿地退出了这个同学群!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