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我的大海情缘

作者:齐亚蓉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418      更新:2020-03-06

       题记:河边长大的缘故,对于大海一直没有太大的向往,即使与之亲密接触的好多好多年里依然固执地认为小河比之大海不知要美多少倍,真正爱上大海是今年年初的事……

 

(一)狮城的海岸

 

        二十一年前那个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那时对“母亲节”还没有任何概念),炎炎烈日下第一次站在了海边——这个“花园城市”的东海岸,刺眼的阳光自头顶照射下来,眼睛几乎无法睁得开,眯缝着双眼眺望着眼前的大海,一艘艘亮闪闪的大轮船挡住了视线,也挡住了所有的想象空间,“波澜壮阔”、”烟波浩渺”、“一望无际”这些美丽的词汇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岸边既不见波涛汹涌亦不闻惊涛拍岸,并不怎么清澈的海水有气无力地兀自荡漾起伏,几棵略显高大挺拔的椰树自顾自描画着南洋星洲的别样风情。

       “感觉怎么样?”见我毫无惊喜之色,多吹了半年赤道风的身边人殷切问道。

       “比想象中的差太远。”我脱口而出。

       “这一带都是围海造田而成,跟自然形成的海岸当然无法相比,过些日子我带你去圣淘沙,那里是岛国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你一定会喜欢的。”他面带喜色。

       但其实,对一个地方的喜爱与否,除了自然风貌,其中的感情因素可能更为重要。

        “你会慢慢喜欢上这里的。”他轻声说道。

       四五年后,同样的话他又说给首次前来狮城的他的岳父,亦即我的父亲,父亲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看大海。那时临近春节,天气十分凉爽,父亲手扶栏杆迎风而立,直视远方,双目炯炯有神,泪光闪闪,衣服被风吹得旗子般摆动,但他始终昂首挺胸,气宇轩昂。

       “大海真的太美了!”父亲的感慨绝对发自内心。“我们做人就要有海纳百川的气度,不然是难以成大事的。”父亲俨然一位充满睿智的哲人。

       那天回家的路上父亲依然不住赞叹,他的脸上泛着红光,难以掩饰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终于看到大海的父亲想必这辈子没什么遗憾了。

       而此时的我虽然在这条海岸线上来来去去不知多少回,但自始至终却无法对它生出多少热爱来,尤其觉得那蓝不蓝绿不绿的海水跟家乡清澈见底的河水根本无法同日而语,至于大海的波澜壮阔,看得多了也就没有了什么特别的感觉,即使来到名闻天下的圣淘沙,登上“亚洲大陆最南端”那个古色古香的瞭望台,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内心装着的依然是家乡的小河。

       但其实河与海并没什么相互抵触的地方,为什么就不可以即爱小河又爱大海呢?生活在岛国而不爱大海这不有点儿说不过去吗?更何况这些年来内心的淡泊宁静都拜岛国所赐,难道这一切与大海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连串的疑问罗列出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都说日久生情,难道自己生就一副铁石心肠?

 

(之二)民丹的海滩

 

       第一次踏足民丹岛纯属偶然,大概五六年前的事了,那年八月,高中老同学夫妻突然自京城打来电话,说过两天想来狮城游玩几日,惊喜之余些许惶恐,因岛国可供游玩之处实在不多,想着不如带他们去邻国走走,但因时间关系,北上显然行不通(签证需要时间),那就只有南下了(落地签),经朋友推荐,民丹岛成为了首选。

       那天下午,我们四位几近半百的高中同窗自丹娜美拉轮渡码头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即抵达民丹渡轮码头,其时对于这次民丹之旅并未报太大希望,想着只不过跟老同学找个僻静之处叙叙旧,故而一路上任何景色都未曾入眼,直至入住酒店后来到附近的海滩,方慨叹真的来对地方了。

       那个海滩距离酒店不足百米,由于天色太暗,难以估摸其大小,但清楚知道远远近近也就我们四人,那时已是晚上九时许,海风吹得椰子树呼啦啦婆娑起舞,海浪的哗啦声更是一波高过一波,喜爱唱歌的老同学拉开歌喉,一曲《同桌的你》一下子把我们拉回到了青涩懵懂的年少时代,那种美妙的感觉相信一辈子都会记忆犹新。

       那一晚我们坐在印尼民丹的海滩追忆青春岁月的点点滴滴,徒然间豪情万丈,幸福快乐充盈天地之间。

       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其实那个海滩非常小,长度最多也就两百米,但因为只有我们四个人的身影,加上海面空空荡荡,而我们身后的酒店也就三层楼,几排椰子树就把它们遮得严严实实,举目四望只觉天地空旷而辽远。在这里,人似乎完全失去了主导地位,俗世的喧嚣也被挡在了千里之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棵椰子树,只想静静地伫立大海身边,哪儿也不想去了。

       那次民丹归来对大海有了深一层的认识,也有了再次与之亲近的冲动。时隔不久即伴同几家交往超过十年的老朋友再赴民丹,目的只是为了享受那片清静和安宁。那次大家选择了一处较为开阔的海滩,大大小小十多人离开酒店后哪儿也没去,只在那清澈见底的海水里玩乐了五六个小时。

      “以后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吧。”

       尽兴而归时几乎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说着同一句话。    

       大半年后,第三次来到民丹,这次干脆直接住进了海滨度假屋,落地窗外就是无垠的大海,夜间耳边偶有海水的哗啦声划过,像母亲的手轻轻抚摸着脸颊,酣眠中的香甜无与伦比,第一缕晨曦射出的时候即刻从睡梦中转醒。

       拉开窗帘,但见眼前一片瑰丽,来不及梳洗,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海滩,迎着朝霞伸开双臂,想要把那即将喷薄而出的太阳抱在怀里。

      “太美了,真的是太美了!” 两个年过半百的男女在海滩雀跃着,欢呼着,太阳跃出海面的一刹那,他们跟那沐浴着霞光的浪花融为了一体。

 

(之三)普吉的海湾

 

       对普吉岛的向往有些年头了,但一家人一同前往也只是三四年前的事。之前从学生那里得来的有关普吉岛的零碎线条终于连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

       这是第二次全家一起出游,距离上次同游神州大地足足有六年之久,当年动辄被爸爸背在肩头的幼子个头已跟哥哥不相上下,酒店、行程全都交由兄弟俩安排,做父母的我们只是亦步亦趋跟在他们身后。那日入住酒店一放下行李,就在幼子的鼓动下一起来到了芭东湾,刚刚步入少年的他看到什么都想尝试一下:骑水上摩托艇、乘水上滑翔机,甚至连潜水的念头都萌生了。

       “明天我们会参加皮皮岛一日游,其中有个景点叫做碧绿湾,到那里你可以大胆一试。”大他十一岁的哥哥对弟弟总是有求必应。

       “碧绿湾,这名字太诗情画意了。”我喃喃自语。

       第二天早餐后去附近的码头排队登上小型游艇,天蓝、云白、水碧,乘风破浪,心旷神怡。

       不久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幅熟悉的画面:两座低矮的翠山夹着一湾澄澈的碧水,那水酷似婴孩的眼睛,千般透明,万般纯净,这不就是自己曾经视若珍宝的那张图片吗?原来它就是碧绿湾!内心不由泛起一阵激动。

       此时,两个儿子跟他们的爸爸早已全副武装,跃跃欲试。我自己则因为懒得换泳衣,选择留在游艇上,于是乎,碧绿湾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我的镜头下,其中当然少不了父子三人潜水的英姿。

       接下来徜徉皮皮岛,漫步情人沙滩,脚踩洁白柔滑的细沙,头顶碧蓝如洗的晴空,眼望碧波荡漾的海水,内心时刻感觉不真实,眼睛分分秒秒睁得圆圆大大,生怕眨眼之间眼前的一切突然失去了踪影。

       虽然这一带属印度洋的安达曼海域,但身临其境时楞是没办法把它跟海连在一起,觉得那水明明就是山涧的溪流,直到多年后的今天似乎还能听到叮叮咚咚的流水声。

 

(四)恋恋南中国海

 

       真正死心塌地爱上大海是今年年初的事。

       应姐姐之邀,丁酉鸡年腊月二十九那天携幼子飞去了海南,原计划跟姐姐一家相聚海南文昌月亮湾欢度春节,这也是移居狮城的二十余年里第一次回国过年,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但临近启程之际姐姐一家却因故取消行程,飞抵海南过春节的就只剩了我们母子,心中的失落不言而喻。但是,当我们沿着海滩栈道站在位于海南岛最东端的海湾——全长11公里的月亮湾之际,内心的阴霾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惊叹、惊喜、感动、感恩。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辽阔无边的大海,海面上空无一物,海抱着天,天拥着海,海蓝蓝,天蓝蓝,蓝得彻底,蓝得纯粹,蓝得醉人。一波一波的海浪卷着洁净的细沙向我们涌来,澎湃激昂而又深邃悠远。

       此时的海滩完全属于我们母子,雪白的浪花撞击着我们的腿脚,也撞击着我们的心扉;清澈的海水冲刷着脚下的沙粒,也冲刷着我们的五脏六腑。每一寸肌肤都光洁可鉴,每一个毛孔都舒畅服帖,两颗柔软而宁静的心轻轻地飘飞起来。

       “妈妈,这里实在太美了,我们来对了 。”被儿子拥进怀里的当儿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明天我们去海边看日出吧。”那晚临睡前跟儿子约定。

       查得文昌的日出在早上七点一刻,六点半就跟儿子迫不及待地赶到了海边,四周一片水雾迷蒙,但涛声依旧,零星的几个人站立沙滩,看海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等水雾散去。

       “今天应该看不到日出了。”儿子多少有些失望。

       “没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就这样在海滩走走,听听涛声看看海浪也不错啊。”

       大约 一个小时后,似乎就在一瞬之间,水雾突然散去,天地间一片明丽,四周的云彩绚丽缤纷,远处的高楼若隐若现,海市蜃楼般。站在沙滩上跟儿子环顾四周,看大朵大朵的云彩欲走还留,漂浮不定,母子二人兴奋得涨红了脸,惊呼连 连。

       “真的是太美妙了,仿若置身仙境啊!”

       “妈妈,我们哪里也不去了,就在这里好好享受海景吧。”儿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这一天是大年三十,同样的情景于第二天早上再次上演——戊戌狗年大年初一的早晨,我们母子沐浴在一片霞光里。

       那天海边归来收到住在同一小区的朋友发来的信息,邀我们下午一起去淇水湾放天灯。

       淇水湾比之月亮湾规模小很多,但更精致美观,更具观赏性,据说是这一带最美的海湾,也是人气最旺的海湾,加上大年初一的缘故,远远近近游人如织。

       放眼望去,一块块形状各异的礁石散布海边,礁石周围的海水清澈见底,人们涉过海水站在礁石上摆出各种优美的姿势,落日余晖中大朵大朵的云彩低低徘徊头顶,每一个镜头都成为了经典。

       “抓紧时间放天灯吧,不然天黑了。”不知谁一声吆喝,大家手忙脚乱地选出自己喜爱的颜色,并在灯笼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红的、黄的、蓝的、绿的,各色天灯带着大家的美好祈愿徐徐升空,海面上一片璀璨,一片祥和。

       大年初二本打算跟朋友一起去攀登月亮湾西边的铜鼓岭,据说从那里俯瞰月亮湾可以看到一个白色的“月牙”,这也是月亮湾名称的由来,来到月亮湾不登铜鼓岭无异于入宝山而空手归。但当我们兴致勃勃驱车来到岭下准备登顶之时,却被告示牌上“不得入内”四个大字浇得浑身冰冷,问过门口的工作人员方知景区因为整修暂时关闭。

       “不要紧,附近还有个好地方,我这就带你们去。”朋友安慰我们。

       不几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又一个海湾——大澳湾,刚一下车即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万顷碧浪浩浩渺渺,安静、祥和、神奇、梦幻。脚下的海水清澈透明,水底的沙粒一尘不染。好一个美丽迷人的童话世界!

       碧水、蓝天、红日,面对如此壮美的画面内心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大海啊!”牵着儿子的手静静地面海而立,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只祈求此刻成为永恒。

       浪花飞溅中,黑衣黑裤的朋友打起了太极,一招一式舞得天更蓝、水更绿、日更圆。

       大年初三早上十时许,我们再一次来到了月亮湾,这次主要是为了参加小区组织的拔河比赛。

       自二十余年前移居狮城,就跟拔河完全绝了缘,所以听说有拔河比赛,自然不落人后,踊跃报名,而狮城生长的幼子则是第一次身临其境,既兴奋又害羞,在大家的一再鼓励下才微笑着加入了拔河的队伍。

       一声哨响,大家齐心合力抓紧绳子用力拉,海滩上一片欢腾,输赢都已不那么重要,几乎每个人都倒在了沙滩上,头顶蓝天白云,身边海涛阵阵,要多美有多美,这就足够了。

       活动结束后,想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要离开,万般不舍涌上心头,再一次弯下腰,捡拾起大大小小的贝壳,捡拾起月亮湾的安静、清澈、纯粹、散淡、自然、温馨……

      “妈妈,我们以后常常来这里吧。”儿子边捡边说。

      “好的,我们以后常常来这里。”我边捡边应。

       那一刻,心中明确地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爱上了大海,死心塌地地爱上了。

       爱小河,也爱大海,从此我的人生也跟父亲一样,柔情满满,了无遗憾。足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春见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