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一日看尽长安花

作者:齐亚蓉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327      更新:2020-03-04

       初次相遇在三十五年前,那个春日的风稍带着寒凉,天地欲开不开欲合不合,混混沌沌、朦朦胧胧。轻拂的霸柳惹得双目些许湿润,影影绰绰的行人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满街满巷,他们是哪个朝代的臣民?来自哪里?又要去往何处?……千年长安梦湿漉漉落了一地,零零碎碎、模模糊糊,叫我如何捡得起?!

        刚刚走出大山的我茫然不知所措,伸出的双手停在了半空,不知想要抓住些什么,颓然蹲下身子这才发现俯拾皆是实实在在的秦砖汉瓦,它们就在我的脚下,早已被踩得平平整整,每一块砖上刻满了文字,每一片瓦上写满了故事,我虔诚地触摸着,努力地想象着每一个走过的身影,每一双踩过的脚印,千年古都的街巷里,我差点儿迷失了自己。

       抬起头,这才发现那座闻名天下的钟楼就在眼前,虽然屹立于闹市,虽然四周人潮汹涌,但我明显能感受到它的孤单和落寞,可不是吗?只是时间就足以让一切灰飞烟灭,只是一场暴风雨就足以把烟灰冲刷得干干净净,从而旧貌换新颜,但坐落于千年古城中心地带的这座砖基木楼却不畏风雨、不惧战乱,依稀六百年前的模样。唯一的伙伴是千米之外的鼓楼,它们是一对亲兄弟,曾经比邻而居,如今遥相呼应,暮鼓晨钟,坚守着这座城市的唯一和永恒;它们是这座城市的标志,秀丽华美,古雅雄健,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沧桑和变迁。它们不仅仅只是建筑,分明这座古城历史和文化的积淀啊!“文武盛地” 穿越时空,“声闻于天”直击心坎,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和魅力让我这个来自大山的过客浑然忘却今年何年。

       再次踏足古城在三年之后,这次是踩着父亲的脚印跨进了同一所高等学府的门槛。那个秋日的午后太阳依旧温暖,人到中年的父亲引领着风华正茂的女儿再次膜拜过钟鼓楼之后搭乘公共汽车自南稍门大姑家来到南郊那座花木葱茏的校园,故地重游的父亲感慨万千:“那时出了南稍门都是土路,下雨天到处一片泥泞,我就把鞋脱下来光着脚走去你大姑家。”眼前出现了父亲当年英俊洒脱的模样,女儿的眼里闪烁着感动的光芒,仿若洒落小雁塔顶端的金色阳光,柔和而宁静。

       此后的四年时间里女儿如同当年的父亲般频繁来往于学校与南稍门之间,一次又一次跟马路对面那座拥有千年历史的佛塔(小雁塔)擦身而过,但不知为何愣是没产生过登高望远的念头,直到去年夏天受邀参加“西安论坛”才终于走近塔身,但也只限于近瞧,那时才知道其实是于心不忍——不忍给这古老的佛塔任何负担,只愿它长长久久跟古城相依相伴。

       但距校园不远处的大雁塔却糊里糊涂爬了上去。忘了时间,忘了季节,模糊的记忆中一群人相随着盘旋而上,到了顶楼朝下望,惊叹造塔者匠心独具的同时突然很是担心这逾千年的古塔能否承受得了这么多人年复一年的踩踏;担心这佛门静地能否忍受得了这般嘈杂喧哗。后来曾不止一次怀揣一颗虔诚、敬畏之心从不同角度远观近瞧这座最能代表古城风韵的古建筑,再也没踏进去过半步。

       学生时代最为喜爱的莫过于兴庆公园,入学后不几天,刚刚开始熟络的同宿舍八个青春少女集体出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谈古论今中恍若踏入了千多年前的兴庆宫,跟着那贵妃玉环赏花沉香亭,听那诗仙李太白吟诵“一枝红艳露凝香”。

       从此迷上了古城的楼台亭阁,爱上了古城的一砖一瓦。一个又一个周末,早餐后雀跃着跳上公共汽车搭乘至南门,跟随人流穿过城门一路向北,眼睛始终没离开过那天外来客般悠悠然于闹市之中闭目养神的楼阁,百米之外肃然立定、若有所思,仪式般。之后西大街、北大街扫视片刻,然后径直东大街去也。

       两个貌似饱读诗书的天之骄女旁若无人高谈阔论起来。行人接踵比肩、悠闲散漫,街道宽阔大气、齐整化一,俨然大唐盛世再现,热闹非凡。困了,倦了,去碑林歇歇脚,摸摸那些年代久远的石碑、石刻,做做白日梦;或者靠在那厚实的城墙根解解乏,然后走出城门凭栏凝视护城河磨蹭大半天;偶尔辗转去博物馆装模作样一番。

       四年时光就这样流水般漫过这座千年古城的街巷。十三朝古都的瓦檐倒映其间,清澈透亮;丝绸之路的起点若隐若现,如梦似幻;黄河文明的摇篮轻轻摇晃,躺上去,即刻梦回大唐。

         

        “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这是父亲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多年以后每当自南洋归来省亲总也禁不住如此感叹。此时的双亲早已搬来古城安居,而最早生活在这里的大姑则已魂归故里,犹记得当年她最常提起的就是初来那些年南稍门外还是一片农田,“看到麦子黄的时候我就想起了老家树上的杏儿。”这么说的时候她眼里常常泪光闪闪。

       而今动辄落泪的轮到了我这个移居海外多年的游子。最初是感动的泪,每当又一次看到那楼、那塔、那城墙的时候,确认自己又回到了千年古城,眼眶瞬间潮湿;后来是伤感的泪,眼看满城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原本耳熟能详的街巷面目全非,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满腹委屈不能自已;再后来是欣慰的泪,走进大唐芙蓉园,伫立大雁塔北广场 ,漫步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知道大唐盛世不再只是一个梦,感动莫名。

       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千年以后这座古城会不会变回千年以前的模样?

       孟郊的诗句再次萦绕耳际:“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就让我们一起回到唐朝,跟着这位仁兄春风得意一回吧。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