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时夏日历

作者:赵明      阅读:2137      更新:2018-10-11

       题记:刚刚过去的夏天,留下了什么……

                                                                                                                    夏日四镜

     【壹】来自海上的台风雨,下了大半天。凉爽了不少。下午加班看完节目打伞往车上跑,小伞不堪风吹,要带着我飞。车门口的屋檐下淌着一股来自超市屋顶的水柱,刚好给我的车做水帘,觉得有镜头感,竟然不顾大雨,开车门扔伞进车,又费力从包里拿出手机拍这现世水帘洞。拍完一时雨大竟然无法再开车门上车,只好从副驾座进车挪到驾驶座,座位早被打湿,也没办法硬着头皮坐上去却发现车子打不起火来了。打电话给4S店的师傅按他说的做也无效,又找到手机里存的应急救援电话也没人接。车外大雨如注,雾茫茫一街行人咋就突然消失殆尽,没办法还得继续努力,给邻居微信群里发求救信息,得到好几个救援电话说要来拖车。冷静一想,不如等明天雨停吧,这天气还真不能任性,于是滴滴叫车,打道回府。此大雨中的大暑天,我的伏天之经历。

     【贰】一天午间,去配钥匙。配钥匙的小门头门没开 ,我就站在街边等。日头正高,树荫里依然热得不耐。眼前是一个卖花的地摊,各种盆花,花盆,成串的蝈蝈笼,和几个笼中的绿蝈蝈。这一切的中心位置,一把藤椅,藤椅上是个70岁左右的老头,闭目,似乎将睡未睡。市声熙攘,蝈蝈声像阳光一样明烈,拽不住他渐渐走进酣眠。我看到一棵花,叫不上名字,似乎像茉莉,叶子和花型又比茉莉大两号,就很想问问到底是什么。可是又怕惊了这位看花人,犹豫再三,想,问一句,听不见就算了,谁知我话音未落,就听到了答案:非洲茉莉。然后,看见那看花人动了一下脑袋,又睡着了。我是听到了梦话?

     【叁】到家开窗,纱窗上发现一只蝉。是为躲下午的阵雨而来的吧。很惊喜能给它一栖落脚之地。做做家务,隔一会去看看,它还在,还在就好。喜欢这种与自然相容之感,比如檐下飞燕,庭树伫雀。黛玉语之紫娟,“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想象其时绿竹纱窗燕归来。。。

      【肆】这几天的天气,晴雨交替。晴是阳光通透的晴,开车的我,常常被刺得睁不开眼睛,刹那却又乌云压城,云有千钧就在头顶,似乎来不及逃离,预估就要大雨倾盆,却一瞬微雨洒窗前,见前面的天忽然裂了一道白帛,乌云斑驳瑰丽,渐成锦色晚霞,在西边大片的空旷里,漫肆铺展泼彩。。。每每此时感念,没有比天空更美的画,空明也好,云彩也好,那里是自然里另外一个广大的世界,赐予现实生活中如蚁的我,神迹一样的美。这美欲说不能,至于语塞。

 

                     回听,麦收季的一次对话

     

      有一天,我忽然注意到,世上最重要的一次收获,并不发生在秋季。

 

    “快收麦子了吧?”
    “才过了小满,得到芒种”
    “每年的六一左右,记得小时候六一儿童节去拾麦穗”
    “也得看天,今年雨水多,晚一霎。有时一阵干热风就熟了”
    “这个时候雨水多,麦子一定长得好”
    “不差,今年麦穗长得大,麦粒也应该挺成实,也得看看上肥够不够,大水加大肥,就一定收麦子”
    “啊,可以好好吃新麦了,新麦馒头最香了”
    “地里家雀也是多,俺家那块麦地在山上,都没去看看长咋样,家雀吃了多少了”
    “不是有稻草人吗?去年去峨庄,看见麦地里的稻草人,真像回事”
    “家雀可精了,时候长了,就吓不住了……人去了都不怕,到跟前才飞”
    “看来保护生态挺有效果,人和鸟和谐共处”
    “它们每年都吃掉不少庄稼”
    “它们也吃虫子吧,虫子也危害庄稼吧?所以丰收了,也有它们的功劳吧,也该分一点收获给它们,是不是?”
    “是,你说的对,吃就吃吧”

 

                   这个夏天的日常絮语……

 

       两天,三场大雨,瓢泼样的。昨天下班后还抢在雨的间隙跑了步,窃喜好一会儿。今天本想如昨,早早吃完饭出门。小区水塘,浓绿带泥,满得咣当,草木葱郁滴露,萱草开了第一朵,有点怯怯的,却是笑着的。继续往湖边走,过了苇草林,就懵了,积水阻路,蚱蜢一样的小虫在路上乱蹦,很好奇,蹲下细看,原来是小青蛙!应该是刚从蝌蚪变来的吧?不能往前走了,退回。桥头上,几个大人带着孩子在看小青蛙,好奇地大喊大叫,就是初见之喜了。又见一小狗摇着尾巴走来,后面跟着S老师,和她说,回去吧,路上积水,走不了了,她说,不如去学校跑步吧?等她送小狗回家,一起去了学校,先去看石竹花,又去牡丹园,芍药还有一朵,最后的一朵,趁着一线天光,看到了一朵盛开到荼蘼的白色大花,已然憔悴,仍然美丽。春天算是公德圆满,多么好啊,春天去了,更葱荣的夏天来了。

       黄昏的散步,手机里找了首《菊次郎的夏天》伴奏,挺合适。散步的人三三两两,偶尔相向而遇,听见也有伴曲而走的,当然曲子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眼中的世界,也在营造自己的世界。即使距离如此之近,人也并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里的。

       今天有要事,那就是下午高考结束。这个周末更有周末的样子。湖边散步的人却少了许多,都陪考生庆贺去了吧。依然慢跑,风渐起,一湖榖皱。看水,看水草,清凉舒适,养养眼。回来路上发现月季花不多了,印象中不是开一夏天的吗?

       天阴欲雨,今日就不出门了,还有一周端午节了,在家做点应景又好玩的事,裹粽子。糯米红豆花生红枣,泡了五个小时,包了19个,上锅蒸半小时。窗外夏意蔚然深秀,傍晚天光久长,夏至未至。

       天热如蒸,蒸出氤氲草木香,是这个季节特有的气息。水边却有来自水波的细细凉,犹如问候夏安,也要静心才感觉得到。雨该来了吧,夏雨总会不约而至。明天夏至。最好当此时。近极未极,天光带动一切,还在成长着。忽见海棠树上挂了红果子,想起小时候吃过的一种涩涩的小苹果叫海棠果,不知是否与此相同。海棠花与苹果花倒是真相似。

       一场大雨,突然而至。雨后的砖路上落了崖头上的泥,泞得几乎无从下脚,一人高的草丛里蹦出青蛙,两腿一蹬,噗通跃进水里。水波盈绿,拂过看了一天屏幕的眼,抬头又见一弯柳眉月。风渐起,带来水上一丝凉,苇草里响几声虫鸣。想起这几天的邻里群里,有人说夜间面湖之窗传来蛙声,扰眠,正好听取蛙声一片。寻常人也辛弃疾了。

       湖边采花,回家插瓶,美。不知花名。隐约觉得是曼陀罗,百度扫一下,果真。可是,再看,还有毒性,赶紧扔了,反复洗手,喝绿豆汤。

       周末晚凉,水边听水。今年雨水次第接应,周边水系锅溢钵满,水落处,响如溪涧轰隆,草清花香暗动,竟有山居陶然。想这周蒙头忙碌,风雨云山不见,到底忙了些什么事呢?过去了,谁还想的起。

       抬眼,紫薇花枝头挂了一串串红色的小果子。秋意初临。

 

                               大城小片

 

      【壹】

       雍和宫,13年前来过这里。这次又谒,却一如初至。从大热天的熙攘大街进门,就觉得不同,倒也不单是静。这里,把一种念提炼出来了,所以纯粹。尽管这是第二次来,我对这里也没有更多了解,只是想进来的想法,无由而又强烈。进来更觉得所有的建筑,树,人,空气里的香火味,都在说着一种归依的情绪。慢慢地,心就安了,净了,清凉了。一重重穿正殿而过,仰望,只觉不语亦有知,心生欢喜。以欢喜,从殿门口拿一本《妙法莲花经》和《心经》。忽然很想再读《红楼梦》,某些感觉,说不清哪些感觉两者相通。三年前,在据说真与红楼有些渊源恭王府里,我却反复想着薛宝钗那一句“芳园筑向帝城西……”

        【贰】

       从楼宇,街道,人潮里走向一个目的地,不意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杨柳依岸,荷花荷叶婷婷于水央,大日头的炎热里,有了带荷香的风,一丝凉意是暑气里的稀罕,如甜。闹市里突然有了平静,我看见对岸垂钓的人竟有村野之闲,荷花边的游水者,全然忘我如鱼。他们一起给这个大都市开了一扇窗,让眼前的水连接了江海河湖,无分年代岁月,一任旷达。这是京杭大运河,通连古远。吐纳繁华。我与它不约而见,久久看,看至惊喜。

     【叁】

       中午吃饭,手机没电,看见餐桌边里有书架,就找了一本翻,不想一下看进去了。这是一本专写生活意义的书,这个话题太大、太重要也太寻常,因为无从说起所以常常说不好,或者说多了想多了就归于虚无。很多时候干脆不想,稀里糊涂,以至于忘了初心,背离初衷。这本书说,活着的意义是爱,爱是最理智的行为。至理如常,深深同感。看了一半,时间到了要走,问服务员,想买了它,一旁老板娘说送你了。我说这就过分了,老板娘却执意。愉快接受,京城在我心目又加分。是今天的一种意义。

      【肆】

       七月十五,在老家,要吃西瓜黄酒蒸鸡,还有嫩南瓜素饺子。也许前者是要留住夏天,后者是小秋初尝。是童年在祖母身边生活的记忆。许久以来都忘了这习惯,也没听周围人说起过,今天在北京却一时想起又甚是怀疑,不是我的梦吗?夏天将尽未尽,秋意初来,中元的祭祀不可缺却也不必太隆重,是一个随心的致意。石榴挂了果,也还不太熟,可以忽略,以便它专心长大咧嘴大笑。只有时光的匆忙感又闪念,变成中元之月,让我举头感叹也感恩。月,是城市头顶并不显眼的灯,给我些许喜悦与伤感,这一天,是寻常中的顺势。不留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翠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