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落叶秋弧

作者:金兰仁      阅读:1998      更新:2018-10-08

   前些天,从更南的南方回家。进城等信号通行时,一片焦黄的梧桐叶从路旁树上悠悠地飘入车窗,亲近地落在身上,似是告知,转眼已到秋了!

   仔细端详手中的叶子,看微曲的叶面,焦黄的叶色,毕露的经脉,如其说是拾起一片落叶,倒不如说是收到一份光阴的信函,一张季节的告示,心中顿感岁月飞逝,时间无情。因为,不久前时间还在抚爱艳丽的桃花,刚刚光阴还为绿色道道喝彩。转瞬之间,时间就烘焦了树叶,光阴就染黄了世界。落叶本是寻常事,是自然现象,没有什么值得惊诧的,但秋季观落叶,心情还是异样。从远古、从祖宗开始,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就知道秋叶是“秋愁”的符号,“秋叶自飘零”“闲庭落叶深”“落叶满山空”“门外潇潇落叶频”等等,熟记于脑,浸润于心,谁又能免俗呢?

   也是,这个季节,路旁通红的枫树叶,虽然艳丽,但掩不住岁月的沧桑;花园香樟叶依旧泛绿,但绿中泛黄的样子,还是透着旅途的疲乏。如其说是看到落叶,倒不如说是看到了季节的时钟、光阴的记号。当你拿着一片落叶,触及微凉的温度,看之枯萎的形象,抚之残缺的叶面,再乐观的性情,不免也会悲伤。再硬的心肠,不免也会软化,心感人生如白驹过隙,何不对自然、对自己及他人可以更好一点?

   不过,合上古书,收回思绪,不把落叶与无情的时间联系,而放眼当下被落叶铺满的道路、屋顶,感受乡亲丰收的喜悦,远看被落叶衬托的整个城市,就会感触如金的叶子,显示的是生命辉煌和荣耀。这季节,位于长江南岸、傍江而建的家乡,到处都是多彩的面貌:紫红的枫叶,焦黄的梧桐,酱色的芦苇,浅黄的银杏,就连道路、溪流以及别墅都染成金黄,有如广袤的色彩海洋。在这彩色浪潮起落之间,露出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的果实:蛋黄的杏果,橙黄的香橼,褐色的冠梨,紫红的高粱,金黄的玉米,洁白的棉花,谁看谁傲娇,谁看谁心悦!夕阳西下时,从长江大桥或江北堤坝上南望,斑斓的林木成带成片占据城市每个角落,众多的湖水放射出丝丝金线,蜿蜒的河流成了金色腰带,就连巍峨的高楼名建也如同贴上金箔,金秋与夕阳叠加,全城满是金黄。炫目之余,不由心生感慨,这绚丽的色和金色的光,不仅仅是秋的色彩,更是古城盛世的灿烂。

   家居旁侧的龙开故道无疑是秋天彩色海洋里的一缕碎浪,是视觉冲浪的好地方,也是与叶子亲近的好去处。这儿,看叶子的变化,知道春夏秋冬的交替,时令节气的演变。堤侧的梧桐,春绿夏青秋黄;公园的桃树,春芳夏绿秋零落。故道两侧,嫩芽衬着樱花是春天的标配,绿叶伴着槐花则是夏天的景致,而秋日金黄杏叶铺就的金色大道,沿河畔蜿蜒;冬天多数叶子凋零,但穿插于林中的樟叶、松针还是用疲惫的身躯,发黄的面貌守望故道,迎接春天的到来。这些叶子,一岁一荣枯,一载一发衰,看似自然,其实就是这一段绿色的经历,一段斑斓的日子,一段回归的过程,在有限的岁月里,发挥着生命的活力,托起片片绿色的风景,涂抹出幕幕斑斓的情意,让四季有了鲜明的印记,让光阴有了脚步声,让岁月多了许多记忆。

   在树林里踱步多了,渐渐也就能听懂叶子,特别是落叶的絮语,看懂叶子性状,感知秋的步伐。早秋,叶子渐进斑斓,在空中舞动色彩。叶柄虽然萎缩,但很少离开树梢的,即使偶然落了地,不是随风飘走,就是随流水走天涯,落叶成不了风景。仲秋,叶色浓深,染色力超强,落叶将溪流、建筑、小道都成了绚丽的色彩,构成了最美的秋景。晚秋,落叶或深埋在泥土之中,或围坐在大树根旁,留下的几片叶子孤孤单单地悬挂在树上,不得已落下的时候,常常未落地就已经身形撕裂,魂飞魄散,落叶就不是风景。看来,落叶只能应季而来,美景也只能应时而生。时间到了,辉煌不请自到。季节到了,要谢幕了。自然规律,毫无例外,不用抗拒,也抗拒不了!

   叶子不会抗拒,不会有人们臆想的那样忧伤,反倒是人活得没有那样从容,总是妄想青春常在,希望辉煌永驻,到头来空悲伤。秋叶沙沙,落叶从容,将要离开树枝、或已经落地的秋叶,叙说的不是衰败和无情,而是有温度的、充满柔情的故事,是生命之歌中的一个章节。叶子将落,不是大树不挽留,而是大树期待叶子免于寒风的欺凌,寒流的蹂躏。叶子的离开,看似是追寻风的爱意、顺从雨的教唆。经常看到,叶子往往架不住秋风的呢喃、秋雨的催促,急急落下,并且随风回旋跳舞,随溪水漂流歌唱。其实不然,最终,任风怎么诱惑、流水如何献媚,落叶都不会离开大地,而且大都围坐在大树身旁。虽然落叶的地方,来年不可能长出新叶,但落叶深埋大地,落叶归根,开始新的生命旅程。不是吗?每一片叶子,从嫩芽出露到尖尖如荷,到亭亭玉立,到如今身着彩衣化蝶纷飞,最后化骸成泥,是神奇的生命过程。在有限的生命里,将光和热变成能量供应大树母亲。落叶的过程,其实就是将生命的终点转变为新生命起点的仪式,在其中,蕴含着血脉传承的缘由和世代繁衍的密码!

   无法读懂秋叶的思想,但能感知每片秋叶里蕴含的美。这种美,不但“有声有色”,而且“举止优雅”,不但有多彩的颜色、归根的习性,而且有落落大方姿态、不慌不忙的心境,特别是落叶在空中画出的秋弧,更是美得让人心醉。这个季节,走在林间,总会遇到一片片叶子,悄然从高矮不同的树枝上衔枚脱落,悠悠扬扬,乍滑乍划,缓缓地降落在土地上。望头顶一片梧桐叶,脱离树梢时,本以为会直接砸到头上,哪知道,它忽高忽低,上上下下,如从眼前伸展出去的波形曲线,最后落在远远的前方;看远处数片银杏树叶,在树枝上摇曳,认定将落在眼前的步道上,哪知道,它们左左右右,摇摇摆摆,猛不丁从高高的银杏树上,画了一个双曲弧线,轻轻地贴到脸上。无声的落叶,漂亮的弧线,谁看谁心美!内心经常默默地拷问,这哪里是落叶,明明是朵朵随风舞动的花朵,秋日里欢快飞旋的彩蝶!

   每当此时,总是后悔读古诗,怀疑有“秋愁”。是的,古人之事,不可喻今,未来之事,不在今日。当下之景,就是那么美丽,而且这种美,看似是自然现象,但却具有超乎自然的魔性美,甚至牛顿定律用在秋叶上都失效了,这儿是另外的世界!不是吗?牛顿的苹果是直接砸在头顶,而落叶总是款款地画弧线走去飞来。无论有无风的催促,有无雨的追赶,落叶飞行在空中时,都要画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线,上凸的,下凹的,左摆的,右缩的,飞来的,飞去的。都知道二维生长的叶子,在气流中不会走直线,可冥冥之中,总觉得似乎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操控、引导着落叶,飞出如此魔性的弧线。也是,像笛卡尔、牛顿等科学巨匠们都为之膜拜,不但将叶子形状、落叶弧线的美抽象成数学曲线,铭刻在记忆里,而且还试图以她们的美为模板,来解释和模拟自然、便捷和美化人们的生活。

   大师们可以近似完美的曲线刻画她们的形体,但无法诠释落叶及秋弧的心境。要是能读懂秋叶飘落时的心情、破译秋弧中的密码,该有多好!曾傻傻地求问秋天落叶为何会飞弧线,答案总是不能让自己释怀!直到有天坐在家居楼顶,看衔山的夕阳,那种忽隐忽现、期期艾艾的展示,心中猛然大彻!原来,落叶肯定受到夕阳的启示,在生命谢幕之时以及新生命到来之前,用举止优雅的姿势,近乎完美的弧线,一呼一吸的瞬间,给世间,一个圆满的亮相和定格!

 

                                二0一八年十月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