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五登斯楼

作者:王启浩      阅读:1416      更新:2018-09-08

        古代埃及人喜欢建金字塔,古罗马人喜欢建神庙,中国人则喜欢建楼阁。

        中国各处的大小楼阁究竟多少,我没去考证。我只知道比较出名的有永济的鹳雀楼,昆明的大观楼,西安的钟鼓楼,南京的阅江楼,烟台的蓬莱阁,以及江南三大名楼——江西南昌的滕王阁,湖北武汉的黄鹤楼,湖南岳阳的岳阳楼。

       今生有幸,这三大名楼我都亲临过。我曾登临过滕王阁,领略过“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的磅礴气势;我曾攀上过黄鹤楼感受那江上烟波带给人的满怀愁绪;更登上过岳阳楼,面对浩浩洞庭,汤汤波涛,掂量“登斯楼也”的高格与气度。

        不过, 三大名楼中,我去得最多的还是岳阳楼,应该有五次之多。 人们可能会觉得奇怪,作为武汉人,黄鹤楼算是近水楼台,为何舍近求远,三番五次的去登那个矮小,不起眼的岳阳楼?

        第一次接触岳阳楼的时候,是在书本上,那是在中学教书时给学生讲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我教书有个特点,就是两个“凡是”:凡是课本上的古代诗文,我都要求学生背;凡是要求学生背的,我自己先背。所以直到今天,《岳阳楼记》全文我还能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其二,对喜欢的文章我备课也格外认真,争取把课讲好,以我之所好引学生之所爱。估计《岳阳楼记》这篇课文我讲得还不错,引起了学生们的兴趣,课后就有几个学生围着问我,老师,你去过岳阳楼吗?我不无遗憾地摇摇头,“没去过”!学生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离我而去。这个场景对我触动不小。如果,我那时去过岳阳楼,学生们一定还会继续问一些感兴趣的问题,还有,在课堂上,我可以讲自己亲历的见闻和感想,课也可能讲得更好,更有吸引力。于是我领悟到,一个老师的阅历见识对自己和学生多么的重要。正是从那时开始,我就产生了今生必去一次岳阳楼的愿望。

        第一次登岳阳楼,大概是在2000年初夏,离我教那篇文章的时间大约过去了十年左右。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像着站在高高的岳阳楼看到洞庭湖那“衔远山,吞长江”是何等的壮观,还设想一定要在范公的铜像旁留个影,以示我对范公的景仰之情。当我刚到岳阳楼景区门口的时候,正下着小雨,这小雨和着洞庭湖的雾霭,使我眼前有些迷朦。一走进景区,我的目光就在急切地搜寻岳阳楼,走了好一段路什么也没看到。当我们再上两个阶梯的时候,一抬头,一座楼阁出现在我的眼前,上一横匾写着“岳阳楼”三个大字,啊,我久仰的岳阳楼,今天终于见到了你的尊容!可细看岳阳楼,却显得陈旧且斑驳有痕,单薄而矮小,更不见范公高大的铜像。人说,泰山归来不见峰,比之于黄鹤楼,这岳阳楼的规模,气势都差远了。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人之有名,不在俊丑,楼之有名,亦不在大小。这岳阳楼之盛名,就在这一篇《岳阳楼记》上。要说三大名楼,皆与诗文有关,一首《黄鹤楼》诗引来多少文人墨客,代言了多少人剪不断的乡愁;一篇《滕王阁序》又挥洒出多少高朋胜友的飘逸与豪兴。而《岳阳楼记》就不同了。我认为,就这篇《记》足以横贯春秋,奠定它在中国文学史及其思想史上的地位,连同范仲淹的名字一起成为不朽!

       《岳阳楼记》是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写的,作者于前一年出知邓州,作记之时,他本是“迁客”,古时的迁客多是“骚人”。迁客骚人,多自以为怀才不遇,生不逢时而牢骚满腹,多愁善感。就连心胸那么旷达的苏轼屡遭贬谪之后,也哀叹“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然而,作为一个封建时候的士大夫的范仲淹却能在几次被贬之后不仅未“感极而悲”,还有这么豁达的心胸写出此文,竟然敢呼喊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卓傲不群的惊世之语来!真有点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东西孕育了他“先忧”“后乐”的情怀。按理说,“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还轮不到他范仲淹这样一个地方贬官,“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也不应该是他范希文,头顶有青天,身后有百姓。如此忧乐,予谓何求哉?何况,这一“先”一“后”不是说着玩的!身处宦海的宿吏范仲淹焉能不知,此言一出,它将会引起多少同僚的“羡慕嫉妒恨”,更有甚者,他还竟慨叹“微斯人,吾谁与归?”熟话说,志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你范公在这社会上还想不想加入个什么“群”,还想不想和谁一起“混”?

        我对范仲淹所处的时代没有作过太多的研究, 历史上的范仲淹也确实不一般,及第后曾任县令,通判,知州,直至参知政事,虽因秉公直言而屡遭贬斥。他也曾发起过“庆历新政”,颇有绩效和政声。他不只是个文学家,也不仅是个思想家,政治家,用现在的话来说他还是个将军,会带兵打仗。时称“朝廷无忧有范君,京师无事有希文”,又传“军中有一范,敌人闻之惊破胆”足见其用兵之韬略和战功之卓著。范仲淹能出此惊世之语,是有人格做底气的,是有功业作支撑的,具有强烈的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范仲淹,一个封建士大夫,连同他的《岳阳楼记》曾使多少人望其项背,又使多少人感到汗颜!

        2000年以后,我又多次登临岳阳楼,每一次的登临,我都会默念一次《岳阳楼记》,然后俯瞰洞庭,遥望君山。每一次的登临,对我来说,都是一次觐见,同时也是一次洗礼。

         一篇《记》文将一面湖,一座楼,和一个人紧紧地连在一起,而一面湖映照出一个人光彩的精神世界,一篇《记》铺展开一个人的坦然与高洁,一座楼铸造了一个人的伟岸与不朽,这就是我数次登临岳阳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