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怀念妈泽璎珞

作者:陈尚武      阅读:1103      更新:2018-09-08

 

陈尚武

 

    偶同儿子一起操练一下英文。岳母,同婆婆一样,英文都是妈泽璎珞(mother-in-law),顾英文名思义,法律意义上的母亲,不是亲妈。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婆媳关系是古今中外亘古不变的难题,原因很简单,都是璎珞(in-law)惹的祸,不是亲的。

    妈,我们的关系可不是这样,您不觉得吗?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妈泽璎珞。您一定会说,妈泽(mother)就是妈泽,没有璎珞(in-law),这该是您的口吻。或许岳母与女婿的关系天生就要好处一些,正像民间所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妈,您就这样匆匆离我们而去了,让我们情何以堪。您知道,我们都是医生,尽管我们一家聚齐了医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可是我们仍爱莫能助,无能为力。我们想多陪陪您,多一些孝敬的机会,想让您看到您心爱的外甥成才成人。可是,穷尽我们所能,也不能多挽留您一天,让我们倍感挫败。子若养而亲不待,这是何等地遗憾。

    您走前一个多月,学医的我发现您情况比较差,建议您住院治疗,您还固执地坚持您行。走前的10多天,您毫无征兆地进入昏迷,无法与人交流。您应该没想到您会这么快离开,因而也未及给我们任何嘱托。尽管我们早有思想准备,这一天总是要来的,但真正到了这一天,我们仍然觉得手足无措。

    您走了,可您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在家住的几年时间,您待我如己出。您怕我感觉陌生,处处留意,设身处地,让我觉得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分子。我一开始就体会到了。

    您一定记得我们唯一的一次冲突。那是您肿瘤术后的第二天,由于您对麻药似乎不太耐受,术后有些恍惚,在病房胡乱走动,闹着要回家,甚至是将病房当成了家,要赶走其他病人。我担心影响到您的伤口,制止您,您说了我的不好。可是等您清醒以后,您似乎想起来了,却对此只字不提,我也心照不宣。

    您最心疼您唯一的外甥了。儿子小时候一直由您照看。上小学时,我要出国学习,您还来我们家专门照看了他一年。他寄托了您莫大的希望,儿子也视外婆最亲。他总讲等他长大了要好好孝敬您、报答您。可是儿子上班不到一周,您就匆匆地走了,没有给他一点尽孝的机会。当他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您想他是何等地失落,一直难以释怀。

    年中,送您入土为安后,我们返回了家。头七,因为刚离开不久,岳丈大人没让我们返回拜祭。满七,我和妻儿因忙于各自的工作,也未能亲往祭奠。我想这也迎合了您的心愿,不让我们耽误工作。此刻,我正在出差。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我思绪万千,我把对您的思念化作文字,待下次我们带着儿子返回去看望您时,烧于您的墓前,算是我们邮寄给您的一封久违了的家书。

    妈,您走了,再没有病痛的折磨,也了却了无尽的牵挂,却留给我们无限的思念。愿天国没有痛苦。妈泽璎珞,一路走好。

 

     陈尚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