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雨菊在阿里等你

作者:杜文娟      阅读:1156      更新:2013-12-06
     

                文/杜文娟
    
    1

  爸爸,你一定是我爸爸。你可真帅气、英俊、年轻啊。尽管你伤心欲绝,痛苦不堪,不顾一切的向废墟扑来,依然掩饰不住你非凡的气质和风度。当然,这一切都是我感觉出来的,而感觉的依据,则是妈妈临终前对我长久的讲述和自言自语。
  妈妈开始是拍着自己的肚子,边拍边说:雨菊啊,我觉得你就是雨菊,是个女孩子。雨菊这个名字,是你爸爸和我商量了不知道多少次才确定下来的名字,你爸爸说,这个名字灵动、漂亮、烟雨朦胧、富有诗意,给咱们的女儿取这个名字再合适不过了。我和你爸爸还给你取了个名字,叫阿里。阿里是个男孩子的名字。你爸爸说,如果是男孩子就叫阿里,如果是女孩子就叫雨菊。凭我的感觉,你不是阿里,而是雨菊。
  妈妈可真聪明啊,她猜对了,也可以说是感觉对了。女人嘛,总是敏感的,何况她是感觉自己的肚子,感觉自己的孩子。我在妈妈肚子里已经六个月了,与妈妈形影不离六个月,天天接受妈妈的抚摸,妈妈的呢喃,妈妈的营养,已经能分辨得出妈妈的声音了,同样我也能感觉和分辨得出爸爸的声音。妈妈的声音轻而柔和,溪水一样潺潺流淌,爸爸的声音高亢洪亮,晨钟一般明澈回响。
  在等待救援的最初时间里,妈妈不知道自己会遇难,她想自己既然在地震来临的那个瞬间没有死亡,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被救出去,回到阳光灿烂的日子,见到亲爱的丈夫,过平常人的日子,再过三个月,顺顺利利生下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一家三口过着其乐融融,快乐无比的生活。所以,在那个满怀希望的时间段里,妈妈给我讲述了她和爸爸的美好往事。
  妈妈来到丽江古城的时候,爸爸已经在丽江古城游荡多日了。
  爸爸是个摄影爱好者,行话叫色友,他在丽江城内和城外四处走动,脖子上挂着两架价值不菲的相机,一架是尼康胶片机,另一架是尼康数码相机,两架能够生产出神奇照片的相机在英俊潇洒的爸爸肚子上颠簸滚动,爸爸很爱护它们,有时候在不拍照的时候,也会把相机握在手中,生怕两架相机磕碰在一起,出现擦痕。
  爸爸第一次见到妈妈的时候,是在玉龙雪山的半山腰,爸爸从山上向下走,妈妈从山下向山上攀登。两人相遇的时候,都用诧异的眼光打量了一眼对方。因为在这条陡峭艰险的山路上,几乎所有登山者都是结伴而行,身穿色泽鲜艳的金黄、天蓝、橘红色登山服,登山靴、雪杖、雪帽、氧气瓶、绳索、食品,等等一切都一应俱全,爸爸和妈妈却都独自一人。更令对方惊讶的是,两人都穿着家常的运动服,轻装上阵,随意而行。妈妈两手空空,走走停停。爸爸只带了两架照相机,走一会拍照一会。两人各自望了对方一眼,便匆匆而去,向着山下和山上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爸爸走到山下后,回头仰望玉龙雪山,白雪皑皑的山巅云雾缭绕,彩霞满天。半山腰光裸的山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山脚下茂密的森林微波荡漾,鸟语花香。爸爸首先把数码相机捧在手中,对准取景框,咔嚓咔嚓连拍几张,再换上胶片机,咔嚓咔嚓再拍几张。在十分罕见的美景下,他常常会按这个顺序使用相机,他怕难得的景致瞬息万变,稍纵即逝。数码相机速度快些,可以快速扑捉到想要的构图效果,胶片机则更讲究色彩和光圈,艺术要求更高。如果拍摄不到完美的照片,拍摄一张庸常的风景照也好。他知道摄影是门减法艺术,为了拍到一张理想的照片,常常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比如一张高山云海照片,比如一张海上日出照片,有时候会耗费几个月时间。等待,是摄影者最常见的状态。
  真是天助我也,终于拍到了玉龙雪山最美的风采。爸爸自言自语道。
  还没等他笑出声来,一阵惊雷,乌云翻滚,雷鸣闪电。玉龙雪山不见了,砾石和森林不见了,瓢泼大雨,铺天盖地。他快速躲进一个岩洞,抹掉头上、脸上的雨水,用衣角擦拭相机上的水珠。雨继续下着,将岩洞变成了一个天然水帘洞。爸爸在山洞内来回走着,后来干脆坐在岩洞内看雨。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刚才那个女孩子没有任何装备,甚至连一顶草帽都没有,狂风暴雨下的她会不会有危险,她是否已经登顶,或者在下山的路上,或者跟自己一样,在某个山洞内避雨。对于登顶,他持怀疑态度,再怎么神速,也不会这么快登上高耸入云的雪山之巅,玉龙雪山不是谁都能登上去的。但谁能说得清,道得明,登上世界著名高山的人不全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职业登山者,也会有一些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男人和女人。
  完全是下意识的,他把头伸出岩洞,雨帘被他撞破,脖子和头上落满了水珠。他再一次伸手抹掉水珠,就在这个瞬间,云开雾散,晴空万里,千阳灿烂。雨,风一样,不见了。他走出岩洞,精神抖擞,顺着山涧小溪,一直走到丽江古城。他把自己置身在一个酒吧,一杯一杯喝着啤酒,他喜欢这个酒吧。喜欢的主要原因是这个酒吧有着一个曼妙的名字,一米阳光。
   
    2
   
妈妈被掩埋在废墟中,尽管身上只是一点皮毛之伤,对生命没有多少威胁,但毕竟在随时都有垮塌危险的废墟里,余震不断,危机四伏。这堆废墟原来是一家商店,地震来临的时候,妈妈正在逛商店。妈妈自从跟爸爸结婚以后,随爸爸住在四川西北部的这个小城,妈妈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吃起了火锅,吃起了干锅,还喜欢吃麻辣烫。她像所有孕妇一样,一分钟前想吃这种食品,一分钟后又想吃另外一种食品。妈妈当时正在货架上挑选火锅底料,房屋和货架就轰然倒塌了,她被卡在货架下狭小的空间内,胳臂和腿刚好能够伸直。她想了很多办法,用尽全身力气,还是爬不出去。她哭喊和求救了很多次,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隐隐约约的一点光线。
  妈妈几乎就是在黑暗中向我倾诉,也可以说是向她自己倾诉。当她继续讲述的时候,没有一点悲伤之意,反倒是饱含热情,满怀爱意。妈妈越讲越有激情,越讲越声情并茂,她大概不清楚自己面临的危险,或者只是为了驱散恐惧,才事无巨细,把她和爸爸的秘密全都告诉给我。
  爸爸第二次见到妈妈的时候,是在清晨的四方街。
  丽江人每日清晨都要用水清洗四方街的,水是从玉龙雪山流淌下来的清澈溪水,有着浓郁的凛冽之气,四方街上的石板也是多年前从山上凿取而来的。爸爸想要拍一张纯粹的四方街照片,也就是说,不想画面太复杂,太纷乱。
  摄影作品嘛,讲究简洁。爸爸常常对妈妈这样说。
  但白天的四方街总是人头攒动,川流不息。四方街是丽江的一张名片,所有来丽江的人不到四方街就等于没有到过丽江。摄影的最佳时间,一般在日出清晨和日落黄昏。丽江的黄昏比赶集还热闹,外地来的游客像得了命令一般,全都集中在这里,燃起篝火,手拉着手,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彻夜狂欢。黄昏的四方街,自然无法拍摄到画面宁静,留白较多的照片。爸爸只能选择清晨。
  爸爸来到四方街的时候,石板街刚被冲洗过,湿漉漉、清爽爽的,古旧沧桑的石板上有着许多光滑的坑凹,坑凹是那样柔和、细腻,小凹里有一些水,浅浅的,微微荡漾的,明澈的。爸爸干脆蹲下来,静静欣赏一个小石凹,和小石凹里的一掬水。在细微的水波里,他看见了一弯新月,括弧一般镶嵌在天宇。他抬了一下头,新月多光鲜啊,黛色的天空多纯净啊,散发着清晨特有的清辉。他又低了一下头,看那一窝清水,新月不见了,水凹呈现出孔雀绿。他眨了一下眼睛,以为看错了,刚才还黛色的天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他有点怀疑自己的视力,但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怀疑。水凹里的孔雀绿变成了人的肩膀,接着是人的上半身,然后是一个袅娜的女孩子。爸爸被惊呆了,爸爸惊得差点一屁股坐在石板街上。
  妈妈讲到这儿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呵呵呵的笑出声来。
  爸爸快速将水凹里的妈妈拍摄下来,才抬头寻找妈妈。妈妈走进一条小巷,肩上披着一条孔雀绿的披肩,披肩是纳西族妇女手工扎染的,是妈妈头一天在街市上买的。
  行走在丽江古色古香,清静雅致,湿漉漉的小巷里,披一条这样的披肩是和谐的。这也是妈妈告诉我的,说是爸爸的原话。
  妈妈走在清晨的小巷,小巷是湿润的,恬淡的,静谧的,身旁流水淙淙,哗哗作响。水所流经的地方,生着嫩绿的水草,水草有生在溪水里的,年复一年,冬来春去,在或清冷或温暖的溪水中摇曳生辉,翩翩跹跹,逶逶迤迤。水草有的生长在岸上,终年清爽洁净,水雾弥漫。冬日的清晨,或雨过天晴,阳光婆娑时分,溪水会生出轻轻淡淡的烟雾,水草便多了几分云蒸霞蔚,烟雨迷蒙的感觉。溪水边不单生长水草,还生长大丽花、杜鹃花、三角梅,还有就是淡黄、洁白的雨菊。雨菊在色彩缤纷的花朵中并不显眼,细小、低矮,生长期却长,香味淡雅、绵长。
  爸爸跟随妈妈,走在烟波浩渺的幽深小巷。妈妈有一头长长的秀发,瀑布一样飘扬在丽江清晨的风中。披肩随意的搭在妈妈肩膀上。妈妈穿一双高跟鞋,时不时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响声大的时候,会惊飞几只小鸟。爸爸不时按动快门,为妈妈、小巷、古屋、飞檐、溪水、飞鸟拍了许多照片。爸爸跟妈妈保持着一段距离,他知道丽江处处可以入镜,处处可以入画,处处都是华章。如诗如画的景致里有这么一位优雅古典的女孩子,画面就灵动了,诗篇就飞翔了,主题就有神韵了。
  妈妈在晨雾中彳亍着,漫步着,亭亭玉立着,玉树临风着。爸爸一直跟着,一直拍照着。当妈妈走进一条更加狭窄的小巷的时候,爸爸的心动了一下。怎么会尾随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呢。她显然只是一个游客,一个外乡人,一个举止优雅,超凡脱俗的女孩子。女孩子显然有一些孤独,有一些落寞,有一些惆怅。爸爸在这一刻,想起了一句美妙的诗句——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是啊,女孩子如果撑着油纸伞,是多么绝妙的构图啊,丽江虽然不是江南,却有着江南水的魅力,江南雾的神奇,江南小巷的典雅。哦,女孩子应该有一把伞,最好是油纸伞。爸爸正计谋着,思虑着。妈妈弯了一下腰,轻轻采摘了一朵雨菊,她把雨菊举到唇边,顾盼了一下,回眸了一下。
  哦——妈妈惊吓般的叫了一声。
  啊——爸爸吃惊的叫出声来。
  爸爸认出了妈妈,妈妈就是几天前独自一人攀登玉龙雪山的女孩。他慌慌张张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妈妈没有认出爸爸,也没有跟爸爸搭讪,她走进了更加幽深又寂寥的小巷。
   
    3
  
  雨菊,我想把你生下来,妈妈可能没救了,可能逃不出这一劫,但妈妈想让你活着,你爸爸肯定会来救我们的,如果我死了,能救出你,你能活着,我在九泉之下也心安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你陪伴在他身边,我会感动和幸福。
  雨菊,你已经六个月了,通常情况下,如果强行生下你,虽然是早产儿,你依然会成活的。雨菊,乖女儿啊,别怪我狠心,我要生下你,生下你,让你活着,让你活着见到你的爸爸。我要用劲了,你多担待啊,配合一下妈妈。雨菊,我多爱你爸爸啊,我不能让你爸爸失去你。你是爸爸和妈妈的爱情结晶,我可能要死了,但我得让你活着。我爱你啊,雨菊,我的女儿,你爸爸多爱我啊,我不能……
  我感觉到了,妈妈在用力,妈妈在挤压肚子,在大喊大叫,在废墟里翻滚。哗啦啦的废墟摇晃起来,妈妈咬紧牙关,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妈妈哭喊的时候,不像其他女人那样一个劲的哭,妈妈边哭喊,边继续讲述,讲着,讲着,哭喊声变弱了,诉说的味道多了起来,到后来,简直就是在讲故事了,但妈妈没有忘记生我的头等大事,妈妈拼命挣扎,大汗淋漓。她在生我,在生她怀孕六个月的孩子——我,雨菊。
  妈妈的生命之门渐渐开启,我的头朝下,几次都撞到了她的生命之门上,几次又缩了回去。我在妈妈的肚子里时间太久了,都六个月了,跟妈妈结成了生死同盟,是妈妈身体的一部分,已经习惯了在妈妈肚子里的感觉。这会儿,妈妈想要把我生下来,想让我脱离妈妈的母体,我还舍不得哩。这一切,我都不理解,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提前生我。妈妈要生就生吧,我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任何怨言,我的生命是爸爸妈妈给我的,爸爸去外省出差了,不在我和妈妈身边,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的命就掌握在妈妈手中,我只能顺其自然,听之任之。
  后来,我渐渐懂得了妈妈的意思,她努力着,我也配合着她,不知用了多少力气,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头渐渐伸出了妈妈的身体,眼睛渐渐睁开了。可我的身子还在妈妈肚子里,一时半会出不来。
  妈妈更加大声的喊叫,这时的她,不哭了,只是喊叫,一声一声喊叫爸爸的名字。我听清楚爸爸的名字了,爸爸原来有这么一个伟岸大气的名字,爸爸的名字真好听啊。妈妈喊一阵爸爸的名字,讲一段他们的过去,再喊叫一阵,再讲一阵。我断断续续听清了爸爸妈妈后来的故事。
  爸爸终于正式见到了妈妈,他作了自我介绍,把妈妈的几张照片递到妈妈手中,妈妈的脸红晕了,有了些微的羞涩。他们自然是在一米阳光酒吧见的面。对于妈妈来说,完全是一种巧合,而爸爸呢,就有点处心积虑,蓄谋已久的意思了。
  听见爸爸的问好,妈妈第一反应就是点头,然后礼节性的回一声:你好。
  接着,妈妈发出一连串的惊叹,因为她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背影、侧身、回眸、低头,被放置进专业性很强的照片中,自己成了摄影作品的主人公。妈妈立即喜欢上了自己的艺术形象,对创作这些艺术形象的爸爸也顿生好感。当然啦,那个时候,爸爸还不是爸爸哩,只是一个模样很酷的男士,一个摄影爱好者。
  就这样,爸爸和妈妈说了很多话,喝了很多啤酒和咖啡,越说越投机,越说越相见恨晚,最后就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了。
  妈妈还说到了她的前男友,就是因为前男友伤害了她,辜负了她,她才独自一人,云游四方。来丽江以前,妈妈已经走了很多地方,大海、高山、丘陵、戈壁,无处不留下她孤独伤感的身影。
  她说,每当回忆起当年走过的秀美山川,名胜古迹,想起的不是那里的风土人情,绮丽风光,悠久历史,留下深刻记忆的反倒是自己眼泪流淌的姿势。眼泪从脸颊滚落到胸前,发出的那种寒风一样的声音,和千奇百怪的形状。
  自从和爸爸相识相恋以后,妈妈是多么快乐,多么幸福,多么满足啊。他们结伴而行,到了虎跳峡,看万丈峡谷的神奇险峻,金沙江水的万马奔腾,一泻千里。到了泸沽湖,感受摩梭人走婚的妙趣横生,碧波湖水。还到了腾冲,眺望大自然给地球留下的大小天坑,地热温泉。后来就到了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牧场真辽阔啊,爸爸妈妈各骑一匹骏马,游荡在青草萋萋的原野,饿了,喝一口酥油茶,渴了,喝一口酥油茶,酥油茶是草原上最好的食物。太阳当头的时候,两人下得马来,追逐牛羊,追赶雄鹰,采摘野花,编织成两只巨大的艳丽花环,戴在恋人的脖子上。接着打马扬鞭,驰骋而去。星星出来的时候,两人下了马,并排躺在绵软的牧场,一遍一遍数天上的星星。爸爸给妈妈指定了一颗星星,说那颗星是妈妈。妈妈也给爸爸指定了一颗星星,说那颗星是爸爸。爸爸星和妈妈星常常挨得很近,一闪一闪亮晶晶,有时候相跟着游弋在夜幕之上,明明暗暗,光耀万里。
  他们在云南、四川、西藏三省交汇处的高山大川、原始森林,爱得死去活来,惊天地泣鬼神。莽莽大山见证了他们的爱情,奔腾不息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成为他们的证婚人。爸爸和妈妈在滇西北大气磅礴的高山峡谷,崇山峻岭,豪迈奔放的相亲相爱了,爱得轰轰烈烈,荡气回肠。三江并流艳慕着他们的纯真,横断山脉聆听着他们的私语。
  他们相约一起去西藏,把爱的激情洒满青藏高原,洒满冰清玉洁的雪域之上。
   
   4
  
  雨菊,我还是不能生下你,在这种地方,就是生下你,也很难存活。没有人来救我们,或许救我们的人没有发现我们,你爸爸就是从外省赶回来,恐怕也来不及了。从光线的明暗变化分析,今天已经是地震第三天了。
  第一天,我抱着极大的希望,作了很大努力,希望能够获救,能够很快回到你爸爸的身边,然后顺顺利利生下你,一家三口过着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第二天,我想生下你,想着我可能活不久了,将你生下来,被你爸爸救出去,将你养大成人,成为他的小棉袄,你小的时候,他疼爱你,就像疼爱我一样。当你爸爸老了的时候,你孝敬他,相伴他左右,给他无限力量和爱护,就像我爱护他一样。可是,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我用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还是没有把你生下来。
  雨菊,我的女儿啊,我生不出你,我无法将你平平安安的送到你爸爸怀里,无法让他养育你,将你培养成聪慧善良的大姑娘,也无法让你为他养老送终,相伴他一生。我不甘心啊,雨菊。我爱你,更爱你爸爸。我努力了,想让你过早的来到人世,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成人。但严酷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现在就是生下你,你也回到你爸爸的身边,可是,你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你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没有妈妈的孩子,就像没有根的浮萍,该怎样面对短暂而长久的一生呢。一般来说,再短暂的生命也有几十年哩,当你越来越年长,越来越懂事的时候,你的思考会愈多,思考多了,痛苦会随之而来,并且伴随一生。
  ——况且,况且你爸爸那样年轻,才华横溢,生机勃勃,不可能不给你迎娶一位妈妈,也就是你的后妈。如果你的那位后妈富有爱心,像我爱你一样呵护你,你将三生有幸,幸福安康。假如……雨菊,我说的是假如,你还是个没有出生的孩子,不明白人世间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纷繁浮躁。很多事情都是会改变的,都是有变数的。再假如,你爸爸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爱你,那样细致入微的疼你,关心你。而是厌恶你,嫌弃你,觉得你是他往后生活的累赘,是他幸福的绊脚石,我该如何是好?
  作为爱人,作为我深爱的丈夫,我不想给他添麻烦,不想让他承受生活的压力,不想让他为生活所累,想让他的生活充满阳光,生活幸福,爱情甜蜜……雨菊,我的女儿,我不敢想象,我是生下你呢,还是让你跟我一样,成为人世间的过眼烟云,如同尘埃,无声无息,离开这个难以割舍,又多灾多难的世界。
  雨菊,我不作努力了,不想生下你了,我知道你的头已经出来了,身子还在我肚子里,我已经没有力气生下你,现在也没有生下你的愿望了。
  雨菊,我的女儿,我给你当了一回妈妈,你给我当了一回女儿,我们是有缘分的,我要感谢你哩,虽然不知道将来如何,或许,或许我们俩被你爸爸救出去,或者被某个好心人救出去,那可太好啦。但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我感到自己越来越不行了,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我该怎么办啊,雨菊,我是一鼓作气,尽最大努力生下你,给你一条生路,还是就这样将你卡在我的生命之门上。我知道,这样很危险,稍不留心,你就会被憋死。
  雨菊,我的女儿,还是顺其自然吧。你能活着,是你的造化,你如果死了,也是你的造化。你和我,女儿和母亲,都顺其自然吧,我真的无能为力了,不知如何是好,对不起啊,女儿。
  雨菊,我的女儿,现在我唯一能作到的,就是给你讲述你的爸爸,讲述我和你爸爸的爱情故事,这样,我就不恐惧了,不害怕了,不疼痛了。你要知道,一个常人在生孩子的时候,有多疼痛,多艰难,我在废墟里已经三天了,滴水未进,精疲力竭,奄奄一息。我还在幻想奇迹发生,还在作着最后挣扎,我爬不出水泥钢筋混凝土的魔掌,爬不出死亡半步,但是我没有放弃,没有放弃我自己,和我亲爱的女儿,你,雨菊。
  雨菊,我还是继续给你讲我和你爸爸的故事吧,回忆使我幸福、安详、轻松、平静,作为爸爸和妈妈的女儿,能够分享爸爸妈妈的幸福时光,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啊。我不停的回忆你爸爸,讲述你爸爸,你爸爸就跟我们在一起了,他就陪伴在我们左右了,有他的陪伴,我们就不害怕了,就是死亡,通向死亡的路上也有爱在陪伴。
  女儿啊,我继续回忆啦,你好好听着吧,可别睡过去了,此时此刻,睡过去就永远睡过去了。雨菊啊,你还是想睡就睡吧,就这样睡着了也好,安安详详的睡去。一切随缘……
  爸爸,我是雨菊,我是你的女儿,终于看见你啦,可是你来晚了。我的妈妈,你深深爱着的那个有着瀑布般秀发,气质高雅的女人,她死了,就在你扑向废墟的那一刻,她停止了絮叨,整个身体冰柱一般冷硬。我被她卡着,卡在她的生命之门上,出不来,进不去,窒息得快要死了。我肯定必死无疑,我是那么娇嫩,我纤细的脖子,怎么能承受得住妈妈钢刀般的割锯呢。
  尽管我要死了,还是要感谢我的妈妈,在我即将来到人世和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妈妈一直陪伴着我,对我不弃不离,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和至亲至爱的人,让我分享了她的幸福,使我知道了一个女人如火如荼、甜蜜、纯粹的爱情故事,还使我认识了你,爸爸。
  爸爸,当你惊涛骇浪般扑向废墟的那一刻,我就为妈妈惋惜和兴奋。妈妈,你如果再坚持一会该多好啊,爸爸来救我们了,但一切都太晚了。妈妈,你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你并不是丽江古城的晨雾,缥缈易去,你是一株娇艳欲滴的雨菊花哩,那种生长在川滇藏三省交汇处的原始森林中,与原始森林同样古老、多彩、幽香的雨菊。
  我的爸爸是多么爱你啊,妈妈。
  我马上也要死了,跟随妈妈而去,但我有个愿望,希望妈妈的灵魂带着我的灵魂,飞翔到西藏,到阿里。因为妈妈说过,下一次她跟爸爸的出行计划,就是穿越喜马拉雅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中间的河谷地带,沿着波澜壮阔的雅鲁藏布江,经过圣山冈仁波齐峰,拜谒古格王国遗址,然后,一路西行,去那狮泉河畔的阿里。
  爸爸,我肯定会喜欢那里的,因为那是妈妈和你向往的地方。妈妈说过,那是一块圣洁、纯净、祥和的地方。爸爸,我和妈妈先走啦,别忘啦,我们在阿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