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女人的“情”与男人的“义”

作者:禹燕      阅读:959      更新:2017-02-14
文/禹燕

古人云: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
——寥寥数语,道破了中国男人对人际关系的独特理解,也袒露了中国男人对女人的漠然态度。

在中国,男人是更重兄弟之情的。无论是同宗兄弟还是结拜兄弟,男人之间的情谊往往比男女之间的情分更重要。所谓“情义”,男人更重的义,而女人更重的是情,即男女之情 。
“义”这一概念更多地与男性生活相关,而“情”则更多地与女性生活相系。
当然,“义”也不仅仅是指兄弟之义,“义”的含义十分宽泛,除了兄弟之义外,还有君臣之义、主仆之义、父子之义等等,故又有“忠义”、“孝义”等词。
“义”在某种意义上是男性文化的一个核心理念,正是在“义”的糅合下,男人的心理、情感、意念才得以凝聚。
一部《三国演义》实际上是一部“义”的演绎史。它以一个个生动的故事诠释了“义”的全部含义。这里有“桃园结义”的兄弟之义,有各为其主的君臣之义。忠义之士倍受赞誉,不义之人万夫所指。
所有的智谋、计谋、阴谋都以“义”的名义献出,所有的谋臣智士、骁将勇士都围绕“义”而聚集。“义”能启迪男人的心智,“义”能鼓舞男人的勇气。
一部《水浒》也是一部义士的传奇。108个好汉从各个不同的地方聚集到梁山泊,吸引他们的正是忠义堂上的义旗。
武松为兄弟之义而杀嫂,石秀为朋友之义只身劫法场,都是脍炙人口的义举。
女人的生活似乎与“义”不大相关。女人能与“义”联系在一起时似乎只有两种情形,一是对作古丈夫忠贞守节,死后被封为义妇,一是因人生遭际脱离女性正常的生活轨道,闯荡江湖,成为侠女。
女人更重的是“情”,女人可以为情而生,为情而死。祝英台以死抗婚,为的是一个“情”字;杜十娘沉箱自尽,为的也是一个“情”字。只是中国传统文化并不欣赏女人之重情,并用种种方式压抑了女人的情。
当男孩子们读着《水浒》,听着《三侠五义》等英雄义士的传奇故事时,女孩子们则在背诵《女儿经》,听着母亲和祖母讲述一个个贞女节妇的故事。
“义”是中国文化对男性最早的情感启蒙,而“贞”则是中国文化对女性最强的情感约制。
当然,作为男性文化的一种象征,“义”也带有男性文化的功利特征。尽管“义”强调的是友情为重,但在情感的后面往往却潜藏着某种目的性,也正因为有这种功利性作祟,所以男人的“义”,有时就显得不那么单纯了,常常掺杂进一些奇怪的混合物,甚至还会发生种种变异,这就使“义”又具有了“大杂烩”的性质。
了解了男性文化与女性文化在“情”与“义”上的差异,就能对女性与男性的生存状态做出某种合理的解释——
女人的悲剧往往在于过于重“情”,而男人则容易为“义”所累。
男人可以为全男人之“义”而冷淡女人,甚至牺牲女人;而女人则可以为圆男女之“情”而疏离女人,甚至伤害女人。
因此,男人的凝聚力极易强化,而女人的粘合力则极易瓦解,有限的“情”便一次次淹没在强大的“义”之中。
如果男人对女人多用一点“情”,女人对女人多存一点”义”;如果男人的生存意念里多一些“情”,女人的生存意念里多一些“义”;那么,男人和女人的生存状态都将会有所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