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客人效应

作者:黎乐      阅读:999      更新:2016-12-08
文/黎乐

家有客来,如果远到上代人的那里,那种几乎是乡下的,才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客人來了,会一一地介绍给自己的任何家庭成员,那个年月猫狗也是有,但不多。放心,沒有宠物要介绍的。吃喝并不充裕的年代,于是,巧妇上场。客人想吃与喝,是不能伸手的。往往是一个人陪着客人说话,分开他的注意力,女子才能想着各种方式,搪塞过去那一份平时也舍不得吃的窘迫。小朋友们早兴奋地等着巧妇的最好吃的佳肴。
客人,是伦语里的君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大家在那个年代,假意真情却也谦谦地维持着君子之风。
后來,出现了许多的不速之客。
有喜欢的。有朋友自远方來,那是哪个年代哪一个时机都存在的喜悦。于是外面吃喝玩乐,恰巧地变成了另一个喜欢,比如酒店,客似云來。
有不喜欢的。从古至今,人们不是活在食物里,大米,小麦,牛肉和鸡蛋,不是活在空气中,炊烟,蒸气和白云。超市的大米里有虫,因为单据沒有了,提回去,不认。好吧,气呼呼地回头,再不去这个超市了,什么卡什么单什么优惠的信息,全扔掉。自己种下的,长势很好的小麦要长虫子了,沒关系,买药啊,打下去 ,虫子一样生长旺盛,去找店家,店家说,这批货可能过期了吧,骂骂咧咧换个店,重新买。牛肉说有疯牛病,停了,不吃。鸡蛋明明从农家拿过来,打开來一看,不过就是超市品种,你不去看着鸡蛋从鸡那里下來,有可能还是人工的。就算是看了鸡蛋从鸡那里下來,你还得看看鸡吃的是什么料。这时候,想念起客从乡下来,自己看着从土里冒出来的东西了。
好吧,人们活在问题里,多如牛毛的问题。超市依然开着,店家一样卖着,鸡蛋一样有人吃着。问题呢?
问题依然存在着。谋杀,不是为了为财就是为命,而事件沒有到自己的头上,那都是人家的事。事情到了自己的头上,反正沒有要自己的命,真正的伤亡是抽象的,人们不能理解看不见的事情的发生。就算发生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人们了解这么一点小事,他们无法理解遥远的空间里,那些宇宙中正在发生的爆炸,或者塌缩。问题,一直就是问题,就是摆在那里,成为无数未经解决的问题。
当然,有人会闹的,但结果呢?赔你一点钱,当然,都是临时工干的,还有,那个采购任务的人,已经离职了。你想勾起同仁的奋起反抗,不要这高大上好不,別人就算只是附和,一句话一样可以噎死你:你是谁??你不过是这个城市的一个过客。作为一个客人,你想干啥?!
回家,外面拼的一个云雾里,跷个二郎腿让人暂且休息一会行不?供房子已经血本无归的,还有个孩子啊,于是另一个累得个半死的早叫开了:“你就象一个客人。”导火索一蹦而起,批评一个人,累死的每一个人,谁不会!你以为就你会对一种真理进行描述?你以为就你那么能?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在外面拼?你看好了自己的,你不惹事,人家來惹你。你看看事实,你技术再好,人家开个车照样能将你在安全岛上的家人给撞飞了?你看看客观,那么引起这些事实发生的政治,机制,功能,生活,真实的疼痛,精确而彻底。
你不参与进来,你以一个客人的姿态看着这个社会,好哇。这个时候,当然沒有智者,沒有先知,所有的问题揭示不了真理,每个人,都在路上。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过路的。过路的,始终在路上,以一种客人的姿态前进着,经过着,他只是负责來看看的,不能动,不能视,不能理,他应该可以超越一切。
客人们学会了视而不见,学会了遗忘,学会了更多的忍耐。客人是不会停留的,世界不会为一个客人停留,客人也不会为一个世界停留。客人只是客人而已。客人也是人。这个世界,更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止。你生就生,你死就死,某天,人们记得一个客人,曾经來过么?
客人的寂寞,一定不会深刻,就像他的生命,不该來自于人类。人们不应该谈寂寞,尤其是过往的客人。一个客人不应该有的问题。
回头一看,出来一个事件,“XX事件曝光!嫖娼是栽赃,XX被打死。”我就是一个客人,然而我不吭声。一个客人不该有太多的平淡,更不应该有太大的悲伤。
浑蛋18级!